uc書盟 > 儒門劍道 > 第六十七章 檻聯

第六十七章 檻聯

    “傅兄,這位是安尚宇公子,這位是趙富海公子……”

    歲旦乃是儒堂聚集最多儒生之時,如同司徒亮等人自然也自到來,倒是與傅劍寒給‘撞’到了一起。

    對于傅劍寒也在此,他們顯然并沒有多驚訝,畢竟選擇忠道之人,除非是各家自己內部培養出來的,一般而言都會選擇儒門。

    所以在見到傅劍寒之后,他們倒也頗為熱情的直接拉著傅劍寒來到三重殿堂,為傅劍寒一一介紹說道。

    在坐的最少也有童生身份,還有不少的秀才,至于幾位坐在上首似乎評判者則乃為舉人身份,當下傅劍寒自然不敢怠慢,一一見禮。

    文人之間,再如何也能為對方保留一分顏面,更何況相互之間沒有仇怨,所以面對傅劍寒的見禮倒沒有任何一人忽視,紛紛回禮。

    “……不知各位這是在討論什么?”

    見禮過后,傅劍寒自然順口一問,在他到來之前,這里已經人聲鼎沸,不少人都在爭論些什么。

    其實一路行來,傅劍寒已經發覺,也許因為是歲旦的緣故,其實這時諸多人多言詩詞歌賦,就是華章也多為贊頌之詞,真正爭論也非嚴肅華文。

    所以這時雖被拉來,但傅劍寒也自順勢推舟。

    “哈哈……說起來這也是傅公子的強項了。”

    聽到傅劍寒一問,方明凈隨即一笑,顯然他也明白,為何司徒亮會將傅劍寒給直接拉了過來,神情之中頗為有一種興奮之意,好似強力幫手到來了一般。

    “各位,之前傅公子可就曾言有‘煙鎖池塘柳’一聯,至今無人可對出一合適的下聯,可謂檻聯大家,既然如此,各位何不聽其一言?”

    傅劍寒一聽隨即也就明白,檻聯,這本來也是歲旦習俗,而且還是一件頗為雅趣的事情,不過這時方明凈如此一說,分明就是在給傅劍寒拉仇恨,一下子數道目光直接看了過來,目光之中隱隱有幾分考校比量的意思。

    尤其好幾位女子更是一副躍躍欲試的模樣。

    不錯,因為今世文風大盛,男女皆可掌劍道,所以這時殿內的儒生當中,幾乎有一半是為女子,多著素雅衣飾,別為一道風景。

    “呵呵……方公子過譽了,我與檻聯一道完全不通,至于那上聯不過隨手偶得,算不得什么。”

    傅劍寒微微搖搖頭,他可不想惹麻煩上身,但他雖是如此一說,但依舊是有人來了興致。

    “煙鎖池塘柳原來乃為傅公子所出,既如此,傅公子且來一對此聯如何?”

    一個女子微微而笑言,倒也不是什么惡意,只想一試‘新’人而已。

    “方才我們正說道一上聯,霧鎖山頭山鎖霧。”

    “呃……”

    傅劍寒一聽頓時微微一愣,這一對聯的答案他還真知道,應該說是前世所聞聽過的檻聯便有其一。

    今世文風鼎盛,但文道共通,所以前世所聞的詩詞傅劍寒才能一一在此暢行,同樣的,在一些情況下出現與前世所聞相同的詞句也不是什么意外的事情。

    但傅劍寒卻有些猶豫,猶豫是否該要對答出這下聯。

    不是擔憂什么,而是這本來就是一場游戲,不爭什么,自己倒也不必無端端出什么風頭。

    當然,更重要的是,傅劍寒還自明白自己的確不通檻聯,除了一些最為有名的聯對之外,根本無所有知。

    就算對出這一道檻聯,難道還能對得上下一道?

    終究不過如同紙老虎,一戳就破。

    傅劍寒這么一猶豫,在他人看來卻是因此感覺為難而在思索,所以片刻之后見到傅劍寒始終無所答,倒也漸漸將關注放開,轉而同時熱切討論起來。

    當然,也同樣有人來與傅劍寒討論,畢竟近些時日來,傅劍寒的名頭流傳,還讓人可見其才學。

    這點事情其實十分正常,一個對聯對不出,倒也不會有人糾結在此,只略一書寫之,而后高高掛起。

    不過有趣的是,傅劍寒的那一聯‘煙鎖池塘柳’同樣被書之掛為條幅,仔細所問,這些都歷時難解之聯,一目掃去,怕有不下百條,這是歷年難答之聯,也是九國共難之聯。

    這一世文風鼎盛以致如此也。

    而在今日新掛起的也已有了十五條幅,每一條幅上都有一聯,而且每一聯的難度都極大,或者疊字聯,或者回文聯,或者頂針聯,不一而足。

    若在這幾日之間,無人能答,基本就可應為難解之聯,過后自然廣傳九國。

    一目掃去,數百條幅的檻聯委實不易對上,哪怕是以傅劍寒兩世所觀,能應答者也不過百之一二而已,這也不過是恰好碰撞上了。

    終究傅劍寒前世今生都不意在如此,對于對聯所知也為甚少,所以這時傅劍寒也沒有逞威風的意思。

    哪怕只要對出以往‘難’聯,也可有機會宣揚名聲也自一般。

    不過顯然在此殿堂之內往來的也有高人,不少新掛檻聯雖然可高掛一時,但很快就被人所對了出來,將其聯取下。

    這期間,依依這個小妮子倒有幾分活躍,連續十多道檻聯都被其對了出來,其中就包括方才那一道回字聯被她對出了‘天連水尾水連天’,讓得傅劍寒都感覺到幾分驚異。

    看起來,依依這小妮子這一段時日可沒有拉下功夫呢。

    “依依,想不到你還有這等本事,很不錯呢。”

    傅劍寒本來就不是心思狹隘之人,見到依依有如此之能,反倒為其而感到欣喜,見到她又對上一聯,忍不住帶著幾分笑意而道。

    “嘻嘻……公子是做大事的人,自然不可能分心在這種小道上,不然這事如何能難住公子大才喲?”

    聽到傅劍寒的夸贊依依顯得很自開心,忍不住連連嬉笑道。

    “而且公子你有所不知喲。對聯這種游戲在紅袖招內很是盛行喲,各個姐姐們才是真正的對聯高手喲。”

    “此等游戲我等的確甘拜下風,這一次本來就多有她們所出檻聯,然后又由著她們自己對上,結果讓我等大失顏面。本來還指望傅公子你能扳回一成,才特地將傅公子拉來,傅公子你是不是有意如此啊?”

    就在這時,旁邊司徒亮也是隨之搖搖頭,顯然方才他聽到了依依所言,說話之間頗為的有些‘不善’。

    “傅公子,想不到相比起你來,你這侍女更精通對聯,早知道就不拉你到來了,這不更讓她們得意了。”

    司徒亮所指自然是男女之間的‘爭斗’。

    雖然這一世沒有男尊女卑的說法,哪怕女子主事也同樣十分尋常,但不得不說,相對女子,還是男兒更為強勢一些,如此自然也免不了在男女之間有幾分爭斗比試之心。

    不過以傅劍寒對司徒亮的了解,自然也知道這不過戲笑之言,

    但方才司徒亮說話的時候并沒有特意壓低聲音,在聽到其所言之后,旁邊一個身著儒服,頭戴方巾的女子就輕哼一聲說道。

    “哼!傅公子才學我亦知也,乃我等女兒家的知心人,但尺有所長,寸有所短,難道就不能讓我等強上一分?而且你們男子在才學上勝過的地方還不夠多嗎?還要與我們小女子來爭奪這一點樂趣不成?更何況傅公子大人有大量,豈是你等小心眼之輩?”

    聽到女子連連發問,司徒亮唯有苦笑以對,倒是傅劍寒可以微微淡笑,甚至舉杯向那女子一敬。

    “得罪得罪,我自罰三杯。”

    最后司徒亮唯有苦笑連連而飲,面對女子的詢問,他實在無話可答。

    出現這樣的情況也不是不可理解,女子一向心靈手巧,雖然因為毅力等等因素而在大道領悟上略遜于男兒,但在檻聯這種利于巧思的地方可謂大占優勢,所以在這殿堂之內的女子可謂大占上風。

    不過好在檻聯只做玩樂,雖然落在下風,但也沒有任何一個人做什么抱怨。

    “說不定人家心中是想,這等玩趣之事,逗逗你們即可,用不著花費什么心神。傅公子,你說是也不是?”

    但就在這時候,一個清麗的聲音直接響了起來,聲音之中帶著絲絲調笑之意,而且還專門沖著傅劍寒而來。

    反正是一開口就將傅劍寒給架在了火上烤。

    “誰讓檻聯與大道無關,難見大道真義。不然以傅公子之才,如何會枯坐于此?‘煙鎖池塘柳’能出得如此上聯的人,竟然連一題的下聯都答不上來,各位可信?這分明就是全然未曾有用心之故也!”

    若說之前方明凈還可說是玩笑,這話就有些故意了,總之一下子所有的目光又是聚集在傅劍寒身上,讓傅劍寒頓時又生如芒在背之感。

    順著聲音看了過去,隨即傅劍寒就不由得微微苦笑了起來。

    他怎么也想不到心月狐竟然會出現在這里,正帶著一絲狡黠的微笑盯看著自己,目光當中是一種戲謔的神色。

    但無論如何,隨著她這么一語,一時之間傅劍寒就成了眾人的焦點。

    哪怕再不想開口,這時也必須開口了,微微一思量,傅劍寒隨即開口應答說道。

    “檻聯之中自有真義,我豈會看不起檻聯?只不過人各有長,能出得上聯,未必就能想得到下聯。至于說才,我相信諸位之才更在我之上。我遠有所不及也。”
重庆时时到底有多假 渝三峡重组 万盈网配资 东莞股票配资招聘 股票配资平台是合法的么重生回古代 小说 财经新闻股票行情查询上证指数 今日股票推荐网 股票配资排名-选杨方配资给力 股票指数什么意思 股票涨跌由什么人决定 腾讯股票行情 子基金配资 股票融资是不是回购 鼎牛配资 上海期货配资宋钱 杠杆炒股平台 卓鼎策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