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書盟 > 儒門劍道 > 第十六章 依依

第十六章 依依

    “喲!”

    隨著門一開,依依抱著雀音琴很是大方的直接邁步走了進來,猶如回到自己的家中,進到屋內之后,隨意就將雀音琴一放,完全無視了傅劍寒這一位主人。

    若只這樣也罷了,但依依進到屋內顯然也不怎么安分,東翻翻西拉拉,最后很不客氣地一坐在床頭就此對傅劍寒說道。

    “公子,你看起來好窮喲!”

    房間內都是學院配給的東西,可謂身無長物,而且就連傅劍寒平時放些財物的盒子也被依依翻了出來,饒是傅劍寒對于這種事不是那么在意,但這時被依依當面一說,哪怕知道她是有意開玩笑,也忍不住灰了臉。

    “看來我那詩句要改改才是,應該是‘明朝抱琴請莫來’才是……”

    “嘻嘻……公子大人有大量,應該不會計較這點小事情的喲!”

    依依邊是拿著金銀把玩,邊是嬉笑著說道,不過在見到傅劍寒臉色漸漸有轉黑的趨勢,當下眼眸一轉,又是說道。

    “不過,公子你真的太窮了喲!這么些金銀在府城內最多只夠幾天用的,公子想要在府城立足,還要想辦法先弄到些錢財喲!可惜喲,紅袖招有紅袖招的規矩,一旦選擇了主家之后,一應的供給只能依靠主家,所有的財物全都不準帶來,不然倒可解公子之困喲!”

    微微搖搖頭,依依這樣一說,傅劍寒還能如何?

    總不可能真的跟依依這個小姑娘生氣不是?

    “這你不用擔心,不說那張瑜的玉佩還能換些錢,只要過得童生試自然有錢財奉上,而且我也不是沒有其他的辦法,想要換取到一些錢財容易,但不過若專門為此就不值得了。”

    對于傅劍寒所說,依依只是點點頭,根本沒有更多反應,事實上對于有才學的文人而言,錢財永遠不可能成為困擾。

    真正有才學的文人,只要言說一聲,自然有大把的人為求一文而上門,錢財自然而來,這事情依依已經見過許多。

    傅劍寒在依依看來就是真正有才學的文人。

    見到依依的確是不在意,當下傅劍寒也自一笑,而后隨意一坐下之后就此拿出那枚文道精華看向依依問道。

    “依依,本來我還打算在學院當中找人問問關于這文道精華的事情,如今既然你來了,那么不若你便直接告訴我這文道精華到底是什么寶物?我曾經見有人捏碎一枚文道精華之后,就此變化出一隊武者士兵,我可以確定那些士兵都是確確實實的真人,雖然要依令而行,但不難看出他們的眼眸之中似乎亦有感情,你可告訴我這是為何?”

    “公子見過有人使用文道精華喲?那是對戰妖魔的喲?公子快快說說喲!”

    依依沒有立即回答傅劍寒的疑問,反而是頗為好奇地問道,甚至干脆連連直接拉著傅劍寒的衣袖。

    對于依依如此,傅劍寒頓時感覺到有些頭疼,這樣‘胡攪蠻纏’要到什么時候自己才能問得明白?

    說實話,對于依依的說話習慣,傅劍寒已經適應,但見到依依這般好奇,當即心頭趣味一起就是說道。

    “乖乖的回答,若不然你以后身為我的侍女,就給你改名叫做豆芽!”

    不說出口還不覺得,但這么開口一說,傅劍寒卻覺得很是有趣,帶著一絲惡趣味就是對依依說道。

    “豆芽,豆丫,嗯,這個名字也蠻有趣的,不然以后你就改名叫做豆芽吧!”

    “豆芽?豆丫?”

    依依頓時傻了眼,依照紅袖招的規矩,她這類找到了主家的弟子,名字的確是可以由著主家隨意命名,而且她還不能拒絕,這也是她只有一個名字,連姓都沒有的原因。

    當然依著紅袖招的規矩,若是不能找到合適的主家日后身為門派中人還是自己給自己重新命名,現在的名字只算作一個簡單的稱呼而已。

    但叫依依還好,叫豆芽就不能忍受了,好在,依依也是十分靈慧,當下立即嚴肅開口說道,連常用的口癖一時都似乎給忘記了。

    “公子,這文道精華的確是天下第一等的寶物。據說這文道精華乃是文道院所成,不經人手,不用凡俗之物,純粹依靠匯聚天下間讀書人每日研讀詩書而成的一點信念而生,其形若水,善利萬物而不爭。可以說一枚文道精華就是無數讀書人的信念匯聚,憑著這信念就可以改天換地,心想事成。”

    “改天換地,心想事成?”

    傅劍寒微微皺眉,就算有了依依的解說,他還一頭霧水,心想事成,想怎么樣就怎么樣,這文道精華能做到這樣?

    “哎呀!就是憑著這文道精華想怎么樣就怎么樣的啦!文道精華本身就是天下文人信念所及,一念天地俱變,想要達成什么想法都可以的啦!別說什么召喚來人,就是改易山川什么的也在一念之間啦!”

    依依顯然不大擅長解釋,見到傅劍寒不解,心頭一急當即就叫嚷了起來。

    “公子你不是見過有人使用文道精華的嗎?就是那樣的啦!不過你見的那人文才一定不怎么樣,發揮不出文道精華真正的效用,是哪家的紈绔子弟嗎?不過一般的紈绔子弟也接觸不到這樣的寶物吧?”

    這樣,那樣,到底是哪樣?

    好在,傅劍寒的理解能力不差,略略思量之下,總算明白了依依的意思。

    “意思就是只要我想做到的事情都能通過這文道精華來實現?如此果然是天下第一等的寶物,不過我見到那人使用之前在口中吟誦《詩經·秦風·無衣》,這就是使用文道精華的方法?”

    “這自然不是,據說真正的使用方法是靠著自身劍道來使用,具體如何我也不知道,不過日后公子成為秀才、舉人的時候自然就會有所了解;其次就是以魂魄之力激活,但這最少也要成為武者并且激發自己的魂魄之力,這就是那些莽夫武修在獲得文道精華之后所用的方法;最后則是直接將這文道精華捏碎而用,如此效用最低,也就一般人才用這樣的方法,不過一般人也會得到文道精華?”

    說道這里,依依搖搖頭停頓了一下,見到傅劍寒沒有解釋的意思,嘟嘟嘴繼續說道。

    “之所以要通過吟詩就是因為要讓自己心中能有其思,一如身臨其境一般,從而發揮出威能。這也是文路上的詩詞雖然無有大道真言,但也被所有文人認可的原因,借由詩文以成境,再以境映照現實,進而改天換地,心想事成,若無詩文凝思,則更難以發揮出文道精華的力量。”

    “原來如此。”

    傅劍寒也算作明白,那幾首詩詞的確算得不錯,但為何隨著自己一一做來,竟然能讓花夫人,陳縣令等人都驚訝不己,原來卻是在此。

    的確,越是精妙的詩詞越容易沉醉于其中的意境,不過是不是只有這么粗淺,傅劍寒也知道這恐怕就不是依依所能知道的了。

    或者說,只是如此簡單,恐怕就不用那么重視詩詞文賦,所以應該還有更進一步之妙用。

    這文道精華本身就玄妙得很,想要知道這文道精華的妙用,除了請教真正的學士之外,就應該唯有親自試一試了。

    好在,傅劍寒暫時也不需要知道這些,他倒是更關心另外一事,文道精華如何可得。

    “依依,曾有人說,文道精華非上文路不可得,那意思就是說若上文路便得到文道精華了?”

    “公子喲!你怎么連這都不知道喲!”

    幾句話說下來,依依又是故態復萌起來,連連搖搖頭沒有立即回答傅劍寒的疑問,又是自發的說了起來。

    “公子喲!你知不知道喲,這樣可是會讓人笑話的喲!這可是常識喲!”

    “看來以后我還是叫你豆芽好了。”

    見到如此,傅劍寒隨即就此微微一嘆,悠悠然而說道,果然依依當下立即認真地說了起來。

    “公子,你有所不知道,這文道精華乃是我人族讀書人的信念凝聚,但每一枚都要無數讀書人日夜苦讀,然后借著文道院的力量慢慢凝聚,千萬讀書人的信念匯聚而成其一。如此一來自然不可能隨意發放,后來經過眾多圣賢決議,在文道之下設立文路,一年一刊,擇選天下優秀詩文選入文路,但凡被選中者則將獲得文道精華,依著詩文的精妙,但凡入選者最少可獲取一枚,最多可獲得五枚。另外還有一點,無論是誰只要能入文路,會有額外三枚的文道精華做為獎勵。不過文路一年一刊,唯有等到文刊發行之后才有文道精華。不過憑著公子你現在的詩文,我想等到了文路刊登的時候公子你最少也可以得到七枚文道精華喲!嗯!公子一定能得到七枚的喲!”

    顯然的,依依對于傅劍寒很是有信心,說道最后雖然故態復萌,但卻連連點頭說道。

    不過也當如此,若連這點信心都沒有的話,依依也不會在此時到來成為傅劍寒的侍女了。

    傅劍寒這時才明白那張師爺的打算,怪不得能舍得用那么珍貴的寶物來對付自己,原來在張師爺的打算當中他是能‘賺’得回來的,如果他能夠成功的話。

    同樣的,傅劍寒也能想到以那張芝明的精明為何那么想要謀算到自己,其他的且不說,單單只是這等寶物就足以讓人動心。

    若是自己成為他的奴仆,主家但有所命,自己能不將之奉上?

    自己最多得到一些金銀獎勵而已,與這等神妙寶物相比,區區金銀又算得了什么?

    “不過有那么容易么?”

    思量之間,傅劍寒忍不住淡淡而笑,在見到傅劍寒如此,依依當下就是拉拉傅劍寒的衣袖就是開口說道。

    “公子喲!你在想什么喲……”

    不得不說,有了依依這么一個活潑的侍女相伴,傅劍寒的生活卻是發生了一絲轉變,整個屋子都多了幾分活躍。

    但就在傅劍寒安逸享受安逸生活的時候,有的人卻是因為他而愁眉不展,甚至萬分惱怒起來。

    “再將事情給我說一遍,不要漏下一星半點。”

    張芝明的臉色少有的難看,憑著張家有著幾位舉人的優勢,張芝明在這濟平做事一向心想事成,但唯有這一次他發現事情有脫離自己掌控的趨勢。

    傅劍寒的才華超出了他的預料,甚至可以說,已經超出了他所能想象的最嚴重的情況。

    “那傅劍寒本身就是貧寒出身,全靠著武堂收留,就算得以接觸文學,有名師教導,但武堂任務繁重,又有多少時間向學?若偶然妙得一詩,那正可證明他天生才智不凡,但哪有接二連三如此的?”

    在張芝明看來,傅劍寒出身武堂沒有背景,自身境況又是不好,偏偏有著些才學有可能得上文路,謀取到文道精華,這才是張芝明計劃掌控住傅劍寒的原因。

    不然有才學的人天下有的是,張芝明為何偏偏一發現傅劍寒就抓住不放?

    但憑著現在傅劍寒表現出來的才華,張芝明突然就發現自己似乎掌控不住傅劍寒,如何不令他惱怒?

    雖然與張芝明也算作同歲,但在張芝明連連的質問之下,那張瑜卻只能苦著一張臉無法作答,只能一遍遍的重復敘說。

    再三聽聞之后,張芝明終于不得不承認還是小看了傅劍寒,一雙眉頭緊皺,思索良久才是漸漸舒展開來。

    “不管如何,如今整個局面還在我們張家的掌握當中,那傅劍寒的才華越高,為我所用之后就越有力,只要他是敗了這一局無法通過童生試,根據我與他的約定,便要為我所用。”

    “可是……”

    經過這一次文會,張瑜對于傅劍寒真正起了畏懼之心,如今想到要與他正面對上,心頭先自膽寒三分。

    “哼!”

    見到張瑜如此怯懦,張芝明很是不客氣地冷哼一聲,不過想到這一次還要用到他時,還是強壓下火氣說道。

    “我說了局面還在掌控之中就在掌控之中,那傅劍寒再是厲害又如何?這一次我準備請動我們張家的幾位長老。雖然不能直接干預童生試,也不能親自出手進行阻礙,但憑著他們的顏面足以大幅減少那傅劍寒的優勢。更何況那傅劍寒自身固然是有才華,但若遭遇到連連干擾,還能有什么文思?而且就算他再有才,有著幾位長老在也能讓他就算成為,但最后所得也不多,待到我成為秀才之后,再是,慢慢來收服他。不過多花一陣時間而已……”

    隨著張芝明的言語,張瑜臉色漸漸變幻,最后露出了一抹得意、暢快地冷笑。
重庆时时到底有多假 科大讯飞股票分析论文 五粮液股票行情查询 腾讯证券开户 理财投资软件排行榜 大丰收配资 融金牛配资 比较靠谱的理财平台 股票融资工具 大为配资 股票行情软件 鑫牛配资 股票配资什么意思 贵州茅台股票行情分析报告 最好的投资理财平台 股票涨跌是如何来的 有一万块钱怎么理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