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書盟 > 儒門劍道 > 第二十六章 文心幻境(下)

第二十六章 文心幻境(下)

    “人族大道有孝、悌、忠、信、禮、義、廉、恥八大大道,道不分高下,唯言唯行而已。”

    “孝:百善孝為先,自孝順父母起,及至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以孝人族,以孝激活自身之力,進而掌握孝之大道。”

    “悌:兄弟子弟為相互和睦相處,以整個人族為家,合聚眾人之力為自身之力,進而可掌握悌之大道。。”

    “忠:忠于國,忠于人族,以忠誠為信念,為自身行事之準則,甚至愿意為之而犧牲,忠誠之下,信念所聚,自可成忠之大道。”

    “信:乃信義也,言出于口必應之,承諾以信諾以應人族也,信由唯心,故而念可由信而生,信守應諾,自然可得信之大道。”

    “禮:天下規則出于禮,順應禮為規,以整合整個人族行事為準則,準則既定,大勢也要為之所順,此乃禮之大道。”

    “義:義之所在,雖千萬人俱往矣,慷慨以赴,自然義氣相投,雖為此舍身而不悔,此乃義之大道。”

    “廉:廉潔奉公,克己及人,以自身之廉潔而教化他人,自會成為他人榜樣,廉之大道由此而來。”

    “恥:知恥而后勇,此為自查之道,查出自身之誤而后改,進而查出人族之誤而改之,不斷改正錯誤,進而讓我人族可時時奮新,此乃恥之大道。”

    孫老的解釋其實并不算多,甚至在傅劍寒聽來也只是泛泛而談,有一種流于表面并未曾深入其中的感覺,所以雖然聽完之后也自認真思量,但他依舊不明白到底什么是大道。

    “孫老……”

    “呵呵……說得有些空乏?此只可意會不可言傳也!若是靠著能說的,就能明白,也不用文心幻境了。我想告訴你的是,所有大道核心都是共通,即是為了我人族存續發展而盡力,所有大道的基礎也同樣是為共通,即從自身做起,從身邊之事做起,若是連自身都做不好,談何惠及人族?”

    孫老顯然明白傅劍寒的疑問是什么,還沒有等傅劍寒開口詢問就已經嚴肅應答說道,神色嚴肅認真,顯然不是作敷衍。

    “至于如何得此力量?大道在心,信念為聚,以劍伸展,百家為用,不過這就在知道自身應該要行哪一大道之后了,待到那時自可以大道之力具現于現世,便可以劍為承載橫掃妖魔、巫蠻之輩。”

    雖然傅劍寒這時還是滿心疑惑,但多多少少已經明白,此乃唯心成道之法,不過人族先賢輩出,自然不可能完全是唯心唯念,其中也自有配合強健自身之術,最后借用長劍顯現大道之威。

    當然,這時傅劍寒現在又未曾觸及大道,自然不能多做了解,這也只是按著自己所聽聞而做的猜想而已。

    略做一想,傅劍寒很快再次開口而詢問。

    “那如今這文心幻境就是鍛煉心念之地?”

    “不錯,鍛煉自身心念,成就自身大道,說起來容易,但實際上,哪怕成為秀才也不可能輕易接觸到大道,所以除了‘讀書百遍’之外,還可將自身投入到此文心幻境之中,親身經歷以凝大道。”

    孫老微微頷首,而后再是一指而道。

    “此文心幻境之中有上古先賢一百二十八事,此為先賢所行所為,專注于一道,可借以旁觀而有所感悟;另外還有古今賢能六十四事,此為世所公認,可如黃粱夢幻,以自身融入其行,借此同生其心,以得大道;另外還有近年九國共三十二大事,此雖乃再造幻夢,如身親臨,以自身之力而遵其所行,可逆轉過程,可改易結局,以此激生自我之道。”

    旁觀、融入、親身而為,顯然一步步更為深入,越往后也就越為容易領悟自身之道,但傅劍寒明白事情不會有那么的簡單,不然孫老也不會三番五次勸言,當下直接開口而問。

    “孫老,有話請明言。”

    “旁觀先賢之事,多為感悟,不過若你本身無有底蘊,如何感悟?融入其中,最易受到前輩所影響,一旦是被影響,那么日后成就最高不過達到前輩成就而已,更多者是遠遠不如;至于親身而為,若有違逆人族之事,立斬不饒,若所行所為不遵大道,是為庸才,今生無望文道,若雖有所行,更為盡力,但若身隕幻境中,則自身根本受創,少則數月無文思,多則數年不得道。”

    孫老這種終于是將所有的話緩緩說了出來,不過說道最后他卻是猶豫了一陣之后,長嘆一聲才是說道。

    “唉……我說過你的基礎不牢,所以你若只做旁觀,則與百書苑慢慢閱讀無異,若要融入其中,自身化先輩,必定或多或少受其影響,誠為不可,唯有親身而為方可為正途,但親身入幻境,本就是秀才欲成劍道之一大考驗,你基礎不穩,連八道具體為何都做不知,貿然而入,只會損及自身,所以我才望你能在百書苑安心讀書,此為正途。”

    緩緩言來,傅劍寒倒也算明白,孫老如此也是為著自己著想。

    但細細思量之下,傅劍寒最后還自微微搖了搖頭,如今自己便如入寶山,若只取一些‘金石’而不得‘寶玉’,實在是可惜。

    “一步慢,步步慢,大道唯心,心念所在,豈能只靠外力而凝,若本心如此,依照本心而為,便可入此文心幻境了吧?既然大道非靠口言,自然也就看心中所念,自己的言行若如以,本就可以觸大道了吧?更何況我等讀書之人,若遇難關,所思所想就為如何計量收獲與付出,如何有勇氣以成大道?就算我不知道大道為何,但連勇氣都沒有的人,絕不可能得成大道。”

    “的確如此……能想到這一點也足見你的天資不凡,更為難得的是勇氣可嘉。”

    微微地沉默了一下,孫老還是點了點頭,但臉上依舊是帶上了一絲苦笑,以孫老的見識如何能不知,越見如此,便越可證明傅劍寒之才,他實在不愿意傅劍寒如此冒險。

    但在見到傅劍寒決心已下,孫老終于還是緩緩開口言道。

    “雖然古往今來幾乎無人在童生之前會入文心幻境,但在秀才之前也的確有過不少先輩如此而行。其中不少人本心如此,心念如此,遵從本心,行為大道,故而行事無往而不利,能悟大道。但最少當時,其也知曉自己的本心為何,如今你可知你本心是何否?”

    本心為何?

    “孝、悌我雖有心為之,但我即不知父母何人,又無兄弟姐妹,自不可行此二道。”

    傅劍寒前世父母兄弟已不可見,今世‘醒’來已在武堂,可以說并沒有太多的牽掛,自然不可行此二道。

    “禮之一道我不過初涉其中,連禮儀都未通;至于廉之一道,雖然我不好享受,但亦不愿特別克制,與我本心相違背。所以若行此二道必定事倍功半。”

    寥寥數言之間,傅劍寒可選大道已經去了一半,倒是孫老微微頷首,一個人認清別人不難,難的是認清自己。

    “你能認識到自身自然尚好,但還有四道你如何做決?大道純一,唯有抉擇一道而已。”

    傅劍寒當下卻是不語,剩余四道皆可言行,但自己能不能做到卻不可能直接明心而知,只在微微地沉默之后,直言說道。

    “大道看其行而非看其言,還請孫老你能為我授法,讓我可直達幻境。”

    傅劍寒沒有再做回答,但這樣所言,卻讓孫老忍不住愣愣地看著他不言,四目相對,直到過得一陣之后,孫老才終于是緩緩搖搖頭。

    “唉……你這樣的剛硬的性子可實在不是什么好事。有些時候回頭并不是什么難事,而且早一步觸及大道是好,但就算晚上一些又如何?只要心言如一,大道自可期。”

    年歲到了孫老這個地步,見識已廣,知道什么人能勸,什么人不能勸。

    雖然相處的時間不長,但卻能明白,如同傅劍寒這樣的人是絕對不會輕易動搖的,所以只說了這一言之后,隨即向著傅劍寒突然一指,一道紫色光芒直射在他的身上。

    “我只能為你所選擇要進入的是三大幻境當中的哪一類,其余也幫不了你什么。所以你若入幻境的話,我會為你選擇第三類的幻境,親身而入。你若要去便自去,不過且記住,雖然若不過幻境文道可能有損,但文道有八,終究只能抉擇其一,若真的文道有損,那只能證明那一道本身就適合于你,不用為此而擔憂,當以保存自身為上策。文心幻境本來就有為人篩選掉不適合本身道路之用。”

    直到這時孫老才是言說出了一點真實:文心幻境終究是人族圣地,雖然會有難關,但卻不會害得人族學子。

    雖然可能會損及自我之道,但絕不會說就此而絕文人之道,不然如何被稱為人族圣地?

    “呵呵……多謝孫老了。”

    不知道為何,隨著孫老這么一指,傅劍寒頓時感覺到身周的壓力一時全消,當下先是向著依依微微一笑,然后又沖著孫老再是一點頭,隨即就此大步邁向園子。

    本來應該怎么也到不了的園子,只在幾步之間就是步行到門前,不過當傅劍寒的手指一觸碰到大門之時,頓時感覺到一股巨大的吸引力隨之傳來,隨后整個人就恍若控制不住身形,直接跌落其中。

    夢幻神迷之間,好似剛剛過去一刻,又好似已經過去了許久,傅劍寒只感覺自己似乎萬分清醒,但偏偏困倦得連眼皮都睜不開。

    自己到底在哪里,是陷入了幻境之中嗎?

    就在傅劍寒心感迷茫之時,一個聲音乍然而起。

    “文紀八百三十六年,妖魔西進衛國,氣勢洶涌,為抵御妖魔,衛國烈武帝率士兵三十萬親征,三戰破妖魔,打得其東逃,無數大妖魔因此而敗亡,堪稱衛國立國以來有數的戰績,但在大勝之后,烈武帝發現若可追擊,可有機會已絕衛國之邊患,遂領著疲憊之師十萬追之,而后陷落于絕境,被無數妖魔齊齊圍困血淵山之中,左右沖突不得脫,此乃妖魔以諸多大妖魔為犧牲而施展的誘敵之計,當此之時,雖有二十萬士卒屯于開河府,但疲憊之師不可遠征也……”

    隨著最后一聲渺渺,傅劍寒腦海猛然一清,隨即睜開眼來!

    左右一掃,似乎有些熟悉,不久之前才是見過,又有數分陌生,各個樓閣的樣式顯出了一種故舊之感。

    自己還在開河府中,自己已經不在開河府內,或者說,自己這是在十年前的開河府!

    舉目掃去,整個開河府內沒有不久之前所見的繁華,只有無數的傷員往來,尤其是城墻所在,更有無數的殘肢碎體,鮮血橫流,不少人的臉上正帶著一種深深地茫然,一種突然由大喜轉為大悲的茫然。

    “血淵山之戰!想不到竟然是血淵山之戰!”

    傅劍寒對于衛國的事情其實并沒有太多的去了解,但再怎么不了解,對于這十年前才發生的大事件還是知道的。

    之所以如此,卻與那只聞其名未見其人的大將軍有關,因為這血淵山之戰,正是大將軍第一此上陣軍戰。

    “時有烈武帝被困于血淵山脈,諸多妖魔在其智囊掌控之下對其圍而不攻,乃為圍點打援之計也!當此之時,縱有雄軍二十萬亦不可輕動,諸多文士束手無策。值此之時,帝之長女為孝救父率眾而出,一日之內率軍而至血淵山,以孝大道領兵破其圍,勢成內外合擊,使妖魔陰謀破敗,救出陛下,史載為:血淵山之戰。”

    輕輕念著自己所知,傅劍寒當下便欲起身,方一動彈,頓時就感覺到一陣陣劇痛從身上傳來。

    及到這時,傅劍寒才自發現,自己身上不知何時已然受了重創,不少爪痕皆在自己衣襟之上,顯然不久之前才經過一場大戰。

    而且還不僅僅是如此,方才一動身子,傅劍寒就是感覺到自己身上靈潮涌動,內在大有不同。

    當下只略略一作檢視,頓時發覺自身奇經八脈俱是通暢,三魂七魄融合為一,一舉一動之間,隱隱有開山裂石之能,隨意一動,甚至都讓傅劍寒有些把握不住實力暴漲的身體。

    自己的實力不知為何爆漲,已經是一位武者,而且還是達到了武者巔峰的地步。

    若不是自己總感覺到一種虛幻之感,時刻提醒著自己這是在幻境之中,傅劍寒都有一種自身本來就是如此所覺。

    可饒是如此,一時之間傅劍寒還是變得有幾分迷茫。

    “這是……穿越?奪舍?”

    哪怕他有所心理準備,也沒有想到這文心幻境竟然會是如此神妙,過得一陣,勉強回過神來之后,依舊忍不住贊嘆一聲。

    “文心幻境,果然不愧是人族圣地……”

    (新書上傳,請各位書友能多多支持,多多收藏!多多推薦!謝謝大家!)
重庆时时到底有多假 股票涨跌幅怎么算 股市配资有什么风险 南京股指期货配资 什么是配资 股票融资额度 炒股第一步 好配资 炒股说明 基金配资是什么意思 牛大人配资 2016股票融资比例 赢牛网配资 聚财略配资 股票分析论文 基金配资价格 近期股票行情大盘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