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書盟 > 儒門劍道 > 第三十二章 騰龍夜宴(四)

第三十二章 騰龍夜宴(四)

    見到傅劍寒提筆欲書,依依當下侍立一旁,輕舒玉臂,輕捻磨墨,紅袖添香,更有一分韻味。

    “東州之龍蟠,江州之鄧尉,泉州之西溪,皆產梅……縱之順之,毀其盆,悉埋于地,解其棕縛……”

    筆走龍蛇,鋒芒自顯,這也是傅劍寒前世所知,乃龔自珍的《病梅館記》,用在此時,只做稍改地名,即可謂正好。

    隨著依依一聲聲而念出,只一開始不少人就此臉色微變,隨著漸漸所書,漸漸深入,,不少人都激動得忍不住站了起來,一雙眼眸當中透露出抑制不住地驚訝之色,甚至好幾人都忍不住簇擁上前。

    “……窮予生之光陰以療梅也哉!”

    一氣呵成,傅劍寒淡淡一笑,輕輕將筆放下,筆落書成,異變頓生。

    “轟!”

    隨著一聲猶如炸雷般的轟鳴,頓時就見從那詩文上噴射出一道天柱紫氣,只見剎那之間,便是紫氣漫天,不再局限于方圓之所,上通天際,下覆地淵。

    片刻之后,漸漸有紫光垂落,整個開河府全都籠罩在其中,無盡紫光之下,黑夜不在,直如白晝,光柔而不耀眼,漫而不耀眼。

    在此紫光之下,更可感覺自身百病俱消,身強體健,外邪自散。

    “紫氣沖霄,萬邪不侵!”

    就在眾人震驚之時,隱隱之間,更聞聲聲妙音入耳,仿佛是有一大儒正在誦讀這一篇文章,直入人心間。

    在此妙音之下,所有人都忍不住沉浸其中,伴隨聲聲入耳,在場眾人自然而然就是明了文中真義。

    “文聲自成,妙音天傳!”

    到來此時,所有人都明白,傅劍寒真正的文及大道,文道天垂,華章真正已入文道之中也!

    不過一眾多人沉浸在此曼妙天華之內,直到仙音渺渺,紫光消散,才漸漸回過神來。

    “紫光耀世,文照一府,妙音自傳,靜心入神。果然是真正的絕妙好文。這才是真正的文道認可,文道所鐘!”

    孫老長長地舒了一口氣,率先回過神來,贊嘆而道。

    “此等華章,就算是老夫這一生,也不過只見得七十一回而已,至于其中屬于老夫自己親筆所書者,不過區區七文而已。雖然此文只光照一府,未能文顯成形,但縱觀老夫一生,能做到如此之時,已經年近六旬。好!好!果然一代人更勝于一代人!”

    孫老乃為東閣學府第一人,其才學在整個東州之內也是屈指可數,能如此直言,已經可以說是給予傅劍寒最大的贊譽。

    事實上,整個騰龍閣內,此時全都寂靜無聲,所有學子、秀才、舉人全都在體味書中真義,更無其他所思。

    直到良久之后,所有人才是齊齊發出一聲贊嘆。

    “妙!”

    微微一笑,低下頭再是觀之,傅劍寒頓時發現自己身前的文章已經變為一本薄薄的書冊,但整個書冊卻是散發出比之前所得的大道真頁更為厚重的氣息,書冊雖薄,但一眼看去,其厚重之感,更重于山崖。

    雖只一書,卻重于泰山。

    與此相等的便是,只見在傅劍寒手邊又是多了十枚文道精華。

    “這便是大道真書?不知道這大道真頁,大道真書到底是有何用?”

    一連得到了兩件很自玄妙之物,但卻不知道有任何用途,換做是誰都感到郁悶,若只有一件傅劍寒也許還能按捺住心思,但這時再得到明顯更為珍貴的大道真書之后,傅劍寒終于忍不住開口詢問。

    這時傅劍寒能做求教自然唯有孫老,而見到傅劍寒問來,好在孫老也不拒絕,隨即微微頷首而道。

    “大道真頁、大道真書都唯有能觸及文道真義的詩文在其初次所作之時,得到文道認可之后才會形成,依據其中大道真義的多少分為真頁、真書。其有鎮壓氣運,增進自身文道之用。不過要想真正發揮出其功用,還需將之放入文道院中才能真正發揮其用。”

    說到這里,孫老微微一頓,思量了片刻之后,隨即猶如頑童般一笑繼續言道。

    “好吧,說得更明白一點,若你個人持有,其中大道真頁依照其中真義不同,每隔十年到二十年就會自行產生一枚文道精華,而若是大道真書,依著其中的真義不同,每隔一年就會產生一枚至九枚文道精華。但若將之送入文道院中,所費時間減半,所得文道精華更可倍增,不過若如此,所得文道精華卻非你個人所有了。當然,是否要放入文道院全看各人選擇,但除了一些為留子孫后代計而做為傳家之物流傳者,所有能文及大道者,全都會將之送入文道院中。嗯,我只如此實話說說,具體如何,你想如何選擇就要如何去選擇。此事亦不會有任何人做強迫,縱然不送入文道院內,亦不會有任何不利之處。”

    送入文道院?

    這算什么?

    傅劍寒微微一愣,自己持有就不說了,送入文道院應該能得到一些補償,但下金蛋的母雞和金蛋一對比,無疑是前者更為重要。

    更何況還不知道送入文道院中到底會不會有額外好處。

    抬眼看去,卻只見孫老微微含笑搖頭不答,以傅劍寒對于孫老的了解,頓時明白,就算自己繼續追問,孫老也不會再多說。

    說到底,這只看各人選擇而已,只是這樣的選擇真的不容易選擇啊!

    就在傅劍寒微微皺眉之時,張易之豁然起身,大步行到其身前,隨即對著傅劍寒長長一鞠躬,而后起身認真所言道。

    “這一次果然是我錯了。不過錯得好,錯得妙,若非有此錯,如何能見此文?我等自以為打壓磨礪乃是為著他人好,卻不知如此一來,卻以自我之道而拘束后輩,使之成‘病梅’,‘秧梅’。以自我之道而拘束他人之道,最后禁錮他人之道,如此,是為大過矣!”

    張易之侃侃而言,言語之間,更有一種‘朝聞道,夕可死’的喜悅,全然沒有半點憤怒之意。

    一言以畢,張易之又再向傅劍寒行了一禮,然后重新走回張家之人身前,再是對張家的人行了一禮。

    “我雖不修孝悌之道,但孝悌之意,我亦知也,所以這一次對于芝明所為,雖然不做贊同,但也不做反對。然而如此本就已經違背自我之道,縱然無事,在此縣試之后我亦準備往邊關進駐三年以守以恕我自身之罪則。然,如今我既已犯大過,便當自請罰之,至今而后,我與張家再無關系,日后再無張家張易之,唯有人族張易之!我終生只在邊關駐守,以御妖魔,除非至我身死,不然決不讓妖魔犯我人族!”

    話音一落,張易之身上驀然發出一股沖天劍勢,一瞬間,整個人都變得鋒芒畢露,看上去,張易之這時并沒有因為文道反噬自身,反而愈加有所精進。

    但與此同時,其一雙眼眸之中卻漸漸褪去了幾分神彩,整個人顯得淡漠了許多。

    “文思斷心,何苦自罰至此!文思一斷,今后你不可寸進,我人族雖多一堅守之士,但卻少了易棟梁支柱。”

    孫老一聲輕嘆,本來就要起身阻止的身形也自凝在半空,良久才是回坐下。

    “文爭,你不是與自己相爭,而是與我等相爭,孝悌之道維護自家,如此卻有違你恥之一道,但你不愿與我二人相爭,故而才難以說服自身而做自行,何苦如此!”

    這時,張璉兄弟不由得黯然淚下,雙拳緊握,眼眸之中透露一絲懊悔,但同時對于張易之的選擇也忍不住有一分驕傲。

    但無論是聽到孫老所言,還是聽到張璉兄弟所說,張易之都沒有太多的反應,直到最后才是微微頷首。

    “我身為人族,早已將一身以獻人族之意,早在數年前我發現自己始終無法更進一步便有至此垂坐邊關,以御妖魔之意,如今,只不過欲借此事而再做突破不成最后進行了抉擇而已,如此一來也算成了自我之道。”

    倒是張易之這時言語說來,雖然話音平淡,但卻有一種從容不迫之感。

    “此事已說開,我知道以大哥、二哥的深明大義,必定不會因此遷怒于小輩。不過對于芝明之事,還自讓他自做努力吧,若披荊斬棘,迎難而上的氣魄都沒有,日后能有什么成就?好了,各位,就此拜別了。”

    一言畢之,張易之隨即轉身就走,毫不留戀。

    “文思自斷,唯道長存,這是我人族之內文人自我有罪之時,以此自罰,一旦用出可讓自我之道有所進益,但自此文路斷絕,且必須永坐邊關,無論是有多大罪過,一旦如此,便可罪消,為我人族英雄。不過自古而今,我人族之中用此法之人雖多,但大半皆本無過,只因自身之道言行不符,與其是說此為罪,不如是說此為功。”

    孫老長長嘆息一聲,不僅是孫老,諸多舉人這時臉上也同樣有著掩蓋不住的惋惜與認可。

    這正是文人風骨。

    不過畢竟這里還有不少學子,另外許多秀才也未能理解,所以長長嘆息過后,孫老又繼續而言道。

    “開河府駐于此,是為擋住妖魔內侵,為抵御妖魔第一地,但真正邊關哨所,乃在蠻荒之地,被妖魔所困圍,日日受到妖魔侵襲,哪怕是舉人之身前往,也只能勉強自守而已。舉人乃我人族中堅,自然不可強迫其所行。然為我人族大義,不少舉人甘愿舍身而往之,甚至舍棄日后可以精進之可能,自斷文思使自身文道得以突破增強自身實力以御妖魔也,正如易之,其今后已無法在文道之中更為精進。但正是如此,其人皆乃為我人族而獻身,皆是為我人族英雄也!”

    聞聽到如此,所有人都不由得默然,文人風骨,英雄無名,這才是人族真正的棟梁支柱也!

    當然,對于傅劍寒而言,他也沒有想到事情竟然會如此,可就算若先知,自己也會做同樣選擇,如今自己唯有在日后更好以報人族耳!

    “孫老,這是我那三弟自我的選擇,就算沒有這事,若不能在文學之道上有所突破,能成進士,這也不過遲早之事。莫說三弟,就是我等兄弟突破不成,遲早也會如此所行,這是我兄弟早有的信念,也是我等舉人應為之事。”

    就在這時,張璉又是開口說道,他的臉色雖然帶著幾分黯然,但也有幾分驕傲,而后他再是看向傅劍寒。

    “傅公子,正如三弟所言,我們張家上下不會因此而嫉恨于你,反而會為我衛國多你這么一位英才而高興,至此之后張家自然不會再對你做什么阻礙。不過我那后輩張芝明,一向被譽為舉人之才,進士之望,心高氣傲之下必定會與你爭。我今在此明言,你們二人相爭,你盡可放手施為,哪怕因此而讓其連秀才都不可得,我張家上下所有從文者,也不會因此有任何怨恨于你!”

    鏗鏘話語,擲地有聲,而且更是語出至誠,并不是虛情假意。

    不僅張璉如此,其他人紛紛如是而言,人人皆是如此,這亦是文人風骨,公心永遠大于私心。

    不過雖是如此,但張易之文思自斷的事情顯然是讓張家的人心頭抑郁,所以當下張璉再是一拱手而道。

    “今日夜宴本來我們應邀而來,按理應當好做飲宴,然如今既有此事,心中總有幾分郁悲之感,繼續留在這里,恐怕打攪了大家的酒興,所以我等先行一步,還請各位能做見諒。”

    沒有人阻止,但隨著張家的人離開,許多人的確沒有了什么繼續下去的興致,只不過礙于顏面不得不繼續坐于宴中。

    如此,那些應邀而來的賓客也就罷了,真正郁悶的是那些學子們,本來為這夜宴,不少人也是做了準備。

    但不說這時許多人沒有了繼續飲宴的興致,單單只傅劍寒的那兩篇詩文珠玉在前,就足以是讓人生不起敵對之意,想要做什么文章根本不成,哪怕早有準備,一相對比,無異于珠玉與瓦石之差距。

    雖然對于他們而言,其實收獲遠比經歷一場文華洗禮更多,但終歸是一場失敗。

    所以在這之后,本來應該是歡飲的夜宴,卻顯得平淡了許多,雖然不是沒有人出來一展才學,但卻引不起更多波瀾,反倒不少人都在暗自回味傅劍寒的詩文真作。

    一場夜宴散去,除了傅劍寒之外,其他人可以說都是一場輸家,正如同不久之前的清江文會一般,文人匯聚到來,但除了傅劍寒一人詩文之外,其他人全都一場空。

    但無論如何是說,經此一宴,傅劍寒已經可以確認為縣試案首,同時,后日將在文道院內正式公布排名。

    “文華洗禮。花費了那么多功夫,也就等待這個時候。”

    回到自己的小院之中,傅劍寒不由得長長舒了一口氣,緩緩自言而道。

    “自此之后,我也算是童生,身份自有不同,不過童生空有身份無有實力,更無法接觸文之大道。雖然文華洗禮應該是可以增強我的實力,但比起秀才,比起舉人,還差得太遠太遠,不說要成為人族支柱,就是想要把握住自身命運也不可得。我還需更進一步,若我所算不差,明年開春,正是春試之時!我不可錯過!”
重庆时时到底有多假 通达策略配资 股票分析报告怎么写 东风股份股票历史行情 唐山配资 股票分析报告网 基金配资比例 直接投资工具包括哪些 盛谷策略配资 股票分析报告3000字 002208股票 美国股票指数东方财富网 九鼎期货配资 股票涨跌多少钱是怎么算的 钱程无忧 泽钜配资 上海期货配资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