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書盟 > 儒門劍道 > 第四十章 清蘇瑣事(四)

第四十章 清蘇瑣事(四)

    “哼!你還真以為我留在這里是為與你們衛國人計較?其實當初之所以相爭起來也是為了這一村村民,不過經過這么幾年的努力,我已將大致情況全都摸清,只待這些時候就將這村中隱患解決……”

    說到這里,這位孔姑娘略略顯得遲疑了一些,顯然是因為傅劍寒方才‘人工降雨’的事情所遲疑。

    不過,很快這位孔姑娘就此猛地一提氣,侃侃而談道。

    “我叫孔鵲,乃魯國孔家子弟。我承認你的確很有才華,并非只懂死讀書之輩。然你雖能解決清蘇水患,但這鼠患,你可有法?若無法,可愿隨我一道前往,讓我看看你的實際本事如何!”

    話語淡淡,但其中的傲氣未減,可見這位孔鵲姑娘的性子如何高傲甚至連面對傅劍寒這么一個童生之時,都不減半點,非要與傅劍寒爭出一個勝負高低。

    “呵呵……我不過一時僥幸知道一二方法而已,豈能比得上孔鵲姑娘多年辛苦?若孔鵲姑娘能滅鼠患,在下愿意鼎力相助,我雖不敢言能幫助多少,但可向孔鵲姑娘保證,只要是姑娘的吩咐,我必定完成!”

    傅劍寒已經明白這位孔鵲姑娘乃有文人為國為民之心,更何況傅劍寒終究沒有與一個女子爭個高低的意思。

    沒有必要,也沒有意義。

    “鼠患之難就難那妖鼠,經過這幾年來是觀察,我可以確定那妖鼠有類似先天靈覺之能,能遠遠就可感知其人的實力。而且經過之前幾次險些被擒捕之后,妖鼠更為謹慎小心,一旦有舉人靠近便為遠遁。”

    孔鵲對于傅劍寒如此回答倒也沒再有過激的反應,只在微微頷首之后繼續言道。

    “正因如此要想將之成功擒殺,就必須讓武者往行。你也知道我這是一縷分魂吧。若在文廟之中,借助靈獸顯形,我自可保持舉人實力,但出了此村,無有靈獸憑依,我的實力就如同尋常秀才,并不會讓那妖鼠懼怕逃遁。如今,我已經將所有鼠道全都探明,有十足把握可尋到那妖鼠,如此你可愿與我一行?若你還能憑己之力解決妖鼠,那么我便認可衛國果然人才濟濟。”

    “探明鼠道?你已經將所有老鼠洞穴全都探明清楚?”

    傅劍寒沒有立即應聲,反而是注意到另外一點,這分明是最簡單,也是最花時間的方法,但偏偏正是這樣的方法也是最穩妥的。

    但在傅劍寒想來,那妖鼠雖然是為隱患,但這孔鵲分魂就能有這份實力,在舉人當中也必定是屬頂尖,如何會用這樣的方法?

    “鼠道狹長,但若是利用得好,便可為村中引來水脈,甚至此法可成,日后也可做為各村引水脈的依據,就算如此此法之用有所削減,但做為一個補充還是可以的。”

    也許看出了傅劍寒的心中所疑,當下孔鵲淡淡地解釋了一句,果然是舉人,考量問題總不是那么單一。

    雖然這幾年功夫白費了一半,但也不見她有任何沮喪。

    “至于眼前,雖不能一舉兩得,但也可滅除鼠患,保一方安平!”

    微微頷首,傅劍寒知道孔鵲性子高傲,所以沒有再說得太多,只應下此事,由著孔鵲安排。

    轉眼之間又是數日過去,之所以如此自然是在等待清塵子離開,讓那妖鼠的戒備之心放下。

    據孔鵲所言,妖鼠的巢穴是在清蘇村外,在此村外數百里地下之內何處都為可能。

    對此,傅劍寒本來就已經有所準備,哪怕花費巨量的時間也不會遲疑,但真的等見到此處洞穴之時,心頭還是忍不住一震,左右相顧而不敢信。

    “這就是妖鼠之洞?”

    眼前這一洞穴雖然隱于高高的草叢之間,將大半個洞穴,但真的說起來,說其是熊洞都是可以,如何只言是鼠洞?

    傅劍寒實在是有些不敢相信,按他的估計,這洞穴一路都足夠兩人并排而行,也可稱作鼠洞?

    “那妖鼠體大如牛,而且靈覺敏銳,行如迅風。不過除此之外倒也別無本事,但別看其洞寬廣幽深,其洞穴之內起碼是有百余處出入口,而且若不能在最短時間堵住它,它隨時還可以打洞開出新的通道,借機逃遁,所以必須在最短時間之內速速而行,擒殺那妖鼠,若被它見識到厲害,逃往他處,就真的成為了一患。”

    言說之間孔鵲已經步入洞穴當中,手中燈火雖然只照四周方許,但孔鵲卻如同已經在洞中走過千百回一般,縱然目不可遠視,但行步之間不曾有半點遲疑。

    “吱吱吱吱……”

    才不過行出數十步,就聽聞到一陣怪叫,只在片刻之間,無數黑乎乎的老鼠頓時涌動而來,猶如黑潮一般。

    才方一入洞,就驚動了惡鼠,面對這般‘洶涌狂潮’,就算是山中猛虎,林中巨熊也會在瞬間被其淹沒吞噬。

    但就在這時,還未等傅劍寒動手,孔鵲已經踏前一步,身上帶著一股凌厲的氣勢,不知何時她的手中更多出了一柄碧綠色的短劍。

    短劍的劍鋒不長,劍身幽碧森寒,乍然一看,很容易認為其乃一柄匕首一般。

    “禮,規家國,規天下。”

    隨著其話語,孔鵲當即向著身前猛然一揮斬出,這時,離著黑鼠狂潮還有好一長段距離。

    一寸短一寸險,如此短劍自然應當長于近搏,而不是遠遠攻擊,但應著孔鵲一劍揮斬,一道劍光噴涌而出,隨即橫掃而過,哪里有半點貼身近搏之意?

    只見劍光一劃,恍若間將所有妖鼠全都排了隊列,全都規劃得方方正正,但只在下一瞬間,所有妖鼠全都‘吱’地慘叫一聲,隨即全都被開膛破肚,無數血花飛濺。

    一劍斬千鼠!

    “嘶……”

    見到如此,傅劍寒忍不住倒吸一口涼氣,直到這個時候,他才發現,哪怕是死,這些惡鼠也是死得十分整齊,就連飛濺的鮮血也沒有半點疏漏。

    再看孔鵲,俏立在前,隨手一收短劍,恍若無事。

    傅劍寒眼尖,甚至能看到那短劍依舊光潔,不沾半點黑污。

    “小心!這些惡鼠不是只殺盡就可以的!”

    就在這時,孔鵲突然提醒言道。

    還不等傅劍寒與依依反應過來,隨即就見一股惡臭傳出,而且鮮血和那些老鼠的尸體混雜在一起,更讓人升起一股惡心之感。

    哪怕是傅劍寒一見之下,也覺頭皮發麻,張口欲吐。

    好在只在下一瞬間,識海當中的大道真種的那枚嫩芽微微一震,隨即傅劍寒不久之前所領悟的忠之一道恍若有若洪鐘轟鳴心間,不自覺中傅劍寒就隨之運轉大道,以大道護佑自身。

    大道庇護,百邪不侵,頓時傅劍寒心中煩悶全消,再過看去,雖然依舊厭惡,但卻也沒了方才那種幾欲嘔吐的異常。

    “嘔……”

    但傅劍寒、孔鵲能安然無恙,是有自身大道庇護,但顯然依依卻不行。

    依依本來就只是武者,雖然天資聰慧也一心向學,但顯然還未曾能悟大道,沒有大道護體,雖然也用內息真元運轉,但始終無法驅散心頭煩悶,一張口就是連連嘔吐,連酸水都是吐了出來。

    “依依,你先回村中休息一下吧。”

    這一段路才剛剛開始,按著孔鵲所說,那妖鼠為了保命,將此地道挖通數百里,藏匿其中難覓其蹤,加上這些惡鼠幾乎無窮無盡,恐怕后面便愈加的困難。

    “不要……”

    依依本來跟隨而來,就是為了給傅劍寒爭一口氣,這時雖然嘔吐得手腳筋軟,但還是十分勉強地說道,但她才方一說出口,那孔鵲就是毫不客氣地說道。

    “這些惡氣乃那妖鼠生前食各種穢物而生,本身就帶毒素,一旦死后堆積更會形成毒霧,若有大道護體或者自身內息真元自成循環運轉,方可無事,若不然,繼續走下去,必死無疑。你的修為實力都不到,除非想要送死拖累,不然就必須要退去!”

    “不用再說了,聽我的命令,我立即帶你離開!”

    雖然孔鵲的話語很不好聽,但她所言必定是熟識,傅劍寒自然不會讓依依繼續強撐,直接開口說道。

    無論依依心頭再是不愿,但隨著傅劍寒直接將她伸手一抱,頓時全身酥軟,說不出話來,隨即傅劍寒就此轉身離開,回返村中。

    對于這一次無功而返,但孔鵲顯然也不甚在意,只是默默點頭隨即跟隨傅劍寒離去。

    “公子……”

    離開了惡鼠的洞穴回到村中,依依總算好轉了幾分,甚至因為被傅劍寒抱回村中,臉上更多了幾分嫣紅之色,更顯俏麗。

    但想到自己身為侍女卻不能跟隨在傅劍寒身邊,依依顯然就有一種極為的不甘心。

    “要是我能領悟大道的話,那么也就能幫上公子了……”

    “好好在村中休息,區區幾只惡鼠,難道還能為難得了我不成?”

    但這時,傅劍寒只是微微一笑,拍拍了依依的肩膀安慰說道。

    “我相信以你的聰慧,過不了多久就可領悟出自我之道,就算不能,待過些時候,我與慢慢探討,難道還不可成?”

    “嗯……”

    依依面色雖然依舊是有不甘,但聽到傅劍寒如此而言,終于還是微微頷首,臉上緊繃的神色也微微伸展開來。

    “聽清塵子說你們來此,除了相助清蘇村民外也有磨礪自身的意思?傅劍寒你能解決水患,為我人族得大貢獻,故而可得文道天垂,甚至只做稍加領悟便可掌握,就連將大道轉換為劍道都不過一步之遙,之前能輕易以大道之力抵御惡毒入侵便是如此。”

    但就在這時,一直靜靜陪同退回村中的孔鵲突然開口指點說道,這時聽她愿意所言,無論傅劍寒還是依依都忍不住認真傾聽。

    相比之下,她對于文道的了解遠在傅劍寒之上。

    “我不知道你具體是怎么一回事,但我想你應該是出身江湖門派,愿為侍從以師之。在魯國也有類似的門派,服侍我的幾位姐妹都是出身那些門派當中,她們在我學得大道之后,便以我為師,而后多以忠、義二道為成。如今既然傅劍寒乃是成忠之一道,若你有心,能更做感悟,應該更易從所學之才是。”

    孔鵲的話語隱隱有一點指責,但所說卻讓依依眼眸一亮,心中的不甘與煩悶更是消散了許多。

    不過還不待傅劍寒或依依做出感謝之言,孔鵲已經一揮手而后言道。

    “傅公子,這事情之難你也可見,便如此時,那妖鼠應該已經察覺了我們所行。雖然我們暴露的修為不高,但以那妖鼠的膽怯恐怕已經換了方位。雖然此事無礙,只要我們從其他入口而入便可,但其中之難你必已有所想見。一旦進入其中就不能有半點停步,必須速速而行,一旦見到那妖鼠更要放出自己的劍道,而后一氣貫之,一舉擒殺那妖鼠!我的確有著我的準備。不過,你若不能相助,便可直言。”

    孔鵲為人雖然有些面冷心熱,但更多的恐怕則是為人自有傲性,無論是方才的指點,還是這是的‘提醒’,恐怕都很難讓人產生什么感激,反倒會容易心中不滿。

    但傅劍寒兩世為人,比孔鵲更難打交道的人也不是沒有見過,所以對于其言行根本沒有放在心上,而且從她所言當中,傅劍寒不難聽出,恐怕之前的事情她也有所預料。

    甚至連方才的事情,傅劍寒都認為恐怕這其中也有孔鵲故意如此而為的意思,就不知道是為了嚇退自己,還是讓自己見識妖魔之力。

    但在傅劍寒心中想來,這孔鵲本尊的實力已經向進士沖擊,自然有其風范氣度,應該乃為后者,所為應該是:不讓自己自矜而傲,更讓自己知道妖魔之惡。

    但就算如此,難道自己就要退卻?

    自然不可能!

    微微沉默了一陣,就在孔鵲正欲催促之時,傅劍寒突然開口言道。

    “孔鵲姑娘,我是否可以請你再多等幾日再行剿滅此妖鼠?”

    “哦?多等幾日倒也無妨,畢竟現在那些惡鼠也不敢出來肆虐,不過我且問你,你是否有著什么想法?”

    聽到傅劍寒的開口,孔鵲連眼皮子也不抬,只是順口而應。

    “我沒有其他什么別的想法,但通過方才孔姑娘的話語我卻想明白了一事。”

    傅劍寒微微一笑,笑容之中更多出了一分自信之色。

    “我既學文,又得大道,自然應當真正得成劍道,這才是我文人能可斬妖除魔之法!憑此劍道之利,區區妖鼠又能如何?所以請你給我數日,我當以劍道斬妖魔!”

    聽到傅劍寒所言,孔鵲果然沒有絲毫嘲笑之意,反倒頗為認可地微微點了點頭。

    “你能這么快認識到這一點果然是文人的真種子。衛國也不像我所想的那般無人。三天,我等你三天,你乃得文道天垂而成自我之道,只要你能回顧自身,言行如一,當能領悟劍道。不過三天之后若你的劍道不成,此次也不需你相助,區區惡鼠而已。”

    傅劍寒微微頷首,沒有絲毫反駁,不過就在這時,一直沉默不語地依依突然也是一狠下心,突然開口說道。

    “公子!你放心!我不會讓你失望的!我紅袖招有秘法,只要一心能侍奉主家就可得借以領悟大道,我……我一定能成功的!”

    微微轉首,與那明眸對上,傅劍寒從中看到了決心,哪怕所謂的秘法有著什么難關危險也可成功突破的決心!

    “好!我相信你!”

    傅劍寒看著依依微微頷首一笑,依依也不由得握緊了拳頭,決心愈發堅定。

    不過無論傅劍寒和依依都沒有注意到,這時旁邊的孔鵲的眼眸之中也多了幾分認同之色。

    (新書上傳,請各位走過路過的朋友能多多支持,多多收藏!多多推薦!謝謝大家!)
重庆时时到底有多假 2019十大股票推荐 海通证券股票行情 辉煌配资 qq股票大赛 配配发配资 股票推荐分析APp 风速配资 a股票指数 万科股票行情 2019正虹科技有希望重组吗 老虎配资 场外配资 每日股票推荐暴涨 产业基金配资是真的吗 新浪财经股票直播 新浪刀锋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