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書盟 > 儒門劍道 > 第五十章 忠!

第五十章 忠!

    “傅公子你可謂百年難得一見之才,哪怕大將軍曾有皇室神童之名,但在這個年紀,這個童生身份時,也許在文路上比傅公子還強上幾分,但在文道之上卻比不得傅公子能名留文道。以傅公子之才,自然當有大志向,春闈在前,傅公子不會錯過時機也在理所當然的事情了。”

    心月狐只在瞬間就恢復了平靜,但看著傅劍寒頗為疑惑的神情之時也不由得微微搖搖頭。

    “我知傅公子你心中為何有此疑惑,但傅公子只要認真想想,若易地而處,傅公子將會如何抉擇便可知。以我之所見聞,傅公子之才華當為我所見之第一人也!”

    傅劍寒微微皺眉,兩世為人,他深知沒有無緣無故的愛,也沒有無緣無故的恨,不過傅劍寒任由如何去想,也沒有想過自己何時會得大將軍看重,所以當下干脆直言。

    “我與大將軍一直素未謀面,不知何時能得大將軍看重,還請心月狐姑娘直接告知,若不然我實在難以接受大將軍之恩情!”

    一語說來,透露出一種別樣的認真,同時將那紫檀金木盒一合,再次遞到了心月狐的面前。

    “傅公子,其實你真的不必如此妄自菲薄,不過既然傅公子不愿一猜,那么我就直接所言了。”

    見到傅劍寒如此,心月狐狡黠地一笑,輕輕巧巧就將話語轉了過去。

    “或許傅公子沒有所覺,大將軍之所以如此看重公子卻不為其他,而是因為傅公子所成之忠道也!忠之大道,忠于家、忠于國、忠于人族。大將軍自問我衛國如今可謂蒸蒸日上,陛下雖然年輕,仁厚,但亦是賢良,乃治世之君,能聽良言,善于納諫,若能有賢臣輔佐之,必可光大我衛國,傲然九國之上也。”

    原來如此!

    忠誠之道,的確是讓傅劍寒忠于衛國,雖不敢說如今就可為之肝腦涂地,在所不惜,但若對衛國有益之事,傅劍寒絕對會為之。

    如此,有才學,有忠道,豈不正是良臣賢能的真種子?

    哪怕傅劍寒如今對于當今那位年輕的陛下頗為不以為然,但受到自己所行之道的約束,卻必定會為衛國盡心。

    也無怪大將軍會是別有關注自己,甚至愿意花費時間來接見自己一個區區童生,可謂天大恩情。

    若為常人,就算不感激涕零,也總有幾分心動,但不知為何,傅劍寒心頭的不舒服卻沒有減少半分。

    但無論如何,面上傅劍寒卻是慎重的點了點頭,認真回答說道。

    “既然如此,我自當感謝大將軍之恩也。”

    一語言聲,話語自畢,微微思量之間,傅劍寒已有去意。

    “傅公子,且莫怪我多有一問,不知道傅公子這一次欲考秀才,是準備一舉獲取秀才之名,還是只準備見識一二,以為日后準備?”

    見到傅劍寒似乎已經準備有潛心閉關之意,心月狐這時卻突然徑直說道。

    “傅公子,你可知世家與寒門之別?世家與寒門之別就在底蘊,可縱然如此,為取秀才之名,不少尋常的世家子弟往往都要二三次科考,反倒寒門子弟卻可一舉奪取。這其中為何會如此,你可知曉?亦或者你以為尋常世家子弟不如寒門子弟否?”

    “竟然還有這樣的事情?”

    只在一語之間,傅劍寒就被心月狐引起了興趣,不過以傅劍寒的智慧只略做一思量,就有幾分明白。

    “莫非在院試當中,還有什么玄妙不成?世家弟子如此,想必是為了能獲取到更好的成績吧?”

    說話之間傅劍寒自然是想起了童生試的文華洗禮,童生試中前三與之后的諸位童生所得的文化洗禮的確大有不同。

    世家與寒門的差距就在底蘊,能做知道一些寒門的人所不知道的事情,也許這院試當中也同樣是有什么玄機。

    “呵呵,不知傅公子可知何為秀才?不知公子可否知道,秀才之中亦有‘白衣秀才’之說否?”

    心月狐沒有立即做回答,反而是狡黠一笑繼續開口而問。

    “秀才?白衣秀才?”

    傅劍寒頓時微微一愣,卻不明白,他知道到秀才已經可及大道,但如今再細細一想,自己如今已及大道,卻不是秀才,難道秀才就是指著自己這樣的人?

    若如此,這個所謂的稱呼有什么意義?

    “公子,白衣秀才的名字我也聽說過,不過具體有什么區別我也不知道喲。”

    這時,依依也自小聲地說道,臉上有著絲絲尷尬,身為侍女,自當輔佐傅劍寒,但隨著傅劍寒如今的進步,她所能相助的事情卻越來越少。

    這讓依依很有所不甘,若不是她如今也成就忠道,恐怕都沒有什么臉面繼續留在傅劍寒身邊。

    “不過據我所知,似乎白衣秀才的才學都是十分高喲!甚至我跟隨奶奶的時候還曾經見過有秀才高談闊論,連舉人都頷首贊同的事情喲。”

    “呵呵……其實所謂的白衣秀才就是白身秀才,有秀才之才,而無秀才之力也。”

    依依沒有特意壓低聲音,所以心月狐也有所聞,當下自如一笑而道。

    “秀才者,及大道之文士也。如此說來,所有能及大道者,皆可有機會成為秀才。但秀才既是文人,自當為我人族盡心盡力。但可惜,不是所有人都可以自身實力面對妖魔,讀書透徹,深明義理,但臨于戰前,卻無敢誅妖魔者也自有之。面對絕境之時,其憑大道之嚴或可做一拼,但在以往,卻無法發揮實力以誅妖魔也。”

    聽到此言,傅劍寒略略一思索就是明白。

    文人與武人不同,最少在成為秀才之前,其實許多人都是以刻苦攻讀詩書為上,至于自身實力,卻是借由考取童生,或者長年積累而成。及到成為秀才,憑著自身積累而擇道,言行合一自然也可水到渠成。

    如此一來,自然可以文風鼎盛不衰,但同時也有一問題,這些文人實戰上卻無深厚積累,真正臨于戰前卻因長年積于文事而無膽魄。

    思念及此,傅劍寒也是文人,忍不住一聲嘆息。

    “大道在身,自當無所畏懼,妖魔、巫蠻乃我人族生死之大敵,自當以力斬之,有何可懼!如此鼠輩,難當‘文人’之名也!”

    哀其怯弱,怒其不爭。

    “傅公子,人固如此,何須一嘆?更何況此等人雖不可迎戰妖邪,但其才學的確有過人之處。縱然其心氣斷折之后再難文及大道,但其才也可上文路,于我人族有益。不過如此一來,其多半終身只為一秀才,固有‘白衣秀才’之名也!”

    心月狐輕巧一笑,所言讓傅劍寒不由得微微頷首贊同,但傅劍寒這時卻更有疑惑一問。

    “縱然如此,又與方才所言世家、寒門子弟之間有何聯系?莫非院試當中可煉心性?借此以反復淬煉心性不成?”

    “自然不是。若果有如此之法,為我人族,早已公布天下,傅公子當知,世家子弟雖也為自家考慮,但卻會先考慮人族之利也!”

    心月狐微微搖搖頭,徑直說道。

    “所謂秀才者,修大道,秉承劍,以衛人族者也!所謂春闈其實分為兩部分,其一為‘文’考,其二為‘武’考,若單能過‘文’考者,便為白衣秀才,若能過‘文’‘武’考者,方才為真正秀才也!”

    “春闈應當為‘文’考,此乃院試,亦是文人之根本也。何為‘武’考?”

    微微沉默過后,傅劍寒就已經明白之前心月狐特意所言白衣秀才,應當就是因為‘武’考。

    “莫不是還要讓我等上得擂臺演示一番武藝不成?亦或者說接下來的冬狩大會還要有什么武力比試,可以借此上臺讓我展示一番吧?嗯,當然,此時‘武’考應該還未曾開始吧,不知到底是如何?”

    “傅公子說笑了。莫說以文人之尊如何可如此,就算是武人好勇斗狠,也斷然沒有自相搏殺的道理。所謂比武在冬狩大會是有,但絕對是點到為止,只做觀賞之用,哪怕是有失手傷人,也有大罪責。若有力氣,當斬妖魔,如何可做人族內爭?”

    聽到傅劍寒的話語,心月狐也忍不住搖頭失笑,當然傅劍寒本身也沒有這份意思。

    有著文人治理教化,所謂的武人也多有從文,縱然憑他們的才識考不得秀才、舉人,但家國大義還是知道,不會因一孔之見而拼死絕殺,只會將力氣用在針對外敵之上。

    “當然,所謂的‘武’考也同樣不是要求直面妖魔,若果如此,恐怕再有潛力者也有十之四五倒在此關。當然,正如同傅公子所想,‘武’考乃在‘文’考之后也,不過傅公子若想一舉成秀才,而且非是白衣秀才,那么唯當此時便可開始準備了。”

    “此時便可做準備?”

    傅劍寒雖然知道心月狐所行應該不會害到自己,但正是如此,他就愈發疑惑。

    “那所謂的‘武’考到底是如何?不是花花架子的表演,不是面對妖魔的膽色,到底是為如何?若我現在就要準備,又該如何做準備?若可以,還請心月狐姑娘直接言之。想來以大將軍之尊,必不會在這點事情上還做隱瞞。”

    對于心月狐的彎彎繞繞,傅劍寒已經沒有耐心,他更想要知道事情的答案到底如何,自己是否能一爭案首!
重庆时时到底有多假 股票配资网站 金牛配资 在线股票配资平台 建行股票行情 如何研究股票指数 香溢融通股票 股来顺配资 股票配资公司都是怎么开展业务 365盈配资 天盈配资 紫金矿业股票分析 今天上证指数走势图 股票涨跌幅 000002上证指数 专业期货配资公司 股票配资推荐安宁卓信宝配资精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