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書盟 > 儒門劍道 > 第八十章 見面

第八十章 見面

    不得不說,這舍利燃香也的確是十分珍貴之物,加上苦海大師將一整塊舍利燃香全用在傅劍寒身上,只在幾句話之間,傅劍寒就發現自己已經差不多恢復過來。

    “多謝大師相救,若有劍寒能為之事,劍寒愿盡力以報。”

    傅劍寒拱手行了一禮,這一次真的說來畢竟不是佛門責任,能拿出此等寶物相救,傅劍寒自然要言謝。

    “阿彌陀佛,傅施主無恙就好,不過燃香舍利終究是外力,傅施主還要多多修養幾日,以作康復。”

    苦海自淡淡一笑,并未曾有絲毫施恩望報之意。

    “至于報不報答自無須言,此乃我佛門本心而已。若傅施主實在有感,不若今后能多觀我佛門經義,為天下蒼生盡一份力就好。”

    “多謝苦海大師,佛門心意我自記在心間。”

    傅劍寒微微沉吟了一下,隨即不再多言于此,轉而是向苦海言道。

    “你也知道我是為何而來,其一乃為大師之邀,但更重要乃為一疑案也。聽聞那疑案相關之人及其尸身全都在松山寺內,不知道大師可否帶我前去?”

    傅劍寒本來就有在進過幻夢之后前往處理案件之意,如今那張鐵一雖然未曾清醒,但想來佛門也會同樣施救,所以當下如此直言。

    “阿彌陀佛,如此人倫慘事我亦知也。不瞞傅施主,為了能讓死者安息,空寂師兄早已有所安排,此時想必為其所做的法事已將近結束。若可以,還請傅施主待會盡量小心一些,莫讓死者難安。”

    一聽傅劍寒所言,苦海就明白他所說是何,先是行了一禮直言,然后又自一引路而道。

    “傅施主,請隨我前來就是。因為這幾日寺內往來者甚眾,所以將他們安置在偏殿所在。”

    “如此勞煩大師了,大師且放心,我乃為讓死者瞑目,生者安心,萬萬不會做出任何褻瀆之行。”

    傅劍寒微微頷首,隨即同苦海大師而行,一同是往那偏殿行去。

    “公子。”

    依依和齊向武見到傅劍寒無事自然也是長長松了一口氣,不過在隨著行了幾步,齊向武突然快走兩步走到傅劍寒身旁輕聲自責道。

    “公子,之前我未曾能保護好公子,還要公子多加保護。身為公子的護衛,是我失職,還請公子責罰。”

    傅劍寒微微一愣,隨即又自微微搖搖頭,甚至連腳步都不由自主地微微一緩,轉頭看了看齊向武一笑而道。

    “不必如此,對于你的實力我還是知曉,更何況此等本為考驗,若不是我強自支撐硬抗,本來就可隨時退出,倒是我太過逞能了。”

    傅劍寒此言倒是出自本心,他的確沒有責怪齊向武的意思。

    畢竟當時進入幻夢空花,猶如迷夢,不說齊向武一個武者了,就是傅劍寒其實也無法做得更多,也就是趁著對方無人主持的時候以道影響,可最后也不過一個同歸于盡而已。

    “可是我身為公子護衛……”

    齊向武顯然是一個十分認真地人,縱然傅劍寒如此而言,但依舊難以釋懷,見此,傅劍寒微微搖搖頭,腳步再是一緩,微微拉開了苦海之間的距離,隨后只看著齊向武輕聲言道。

    “正是如此,所以今后我才更需要你的相助。”

    傅劍寒的話沒有多少激情澎湃,唯有淡淡地肯定。

    齊向武為人沉默,但不是無智之人,只微微一愣,隨即又自一頷首,最后卻沒有更多廢言,只在微微沉默之后,輕聲應答。

    “請公子放心,這一次蒙受公子恩典,也讓我有所明悟,我已感覺到晉升之機,只要再給我一段時日,我定可成就武師之身,到時必定可護衛公子周全!”

    一番話說得斬金截鐵,其面色更是一片堅毅。

    “武師。”

    聽到此言,傅劍寒也不由得微微深吸一口氣,再是看看齊向武,微微拍了拍他的肩膀,沒有再做他言,只是快走兩步,追上苦海大師。

    “勞煩大師等候,劍寒實在感激不盡……”

    一切盡在不言中!

    有著苦海大師引領,傅劍寒三人很快就來到了一間偏殿旁。

    這偏殿相比松山寺諸多輝煌的寶殿實在顯不出任何特異,應該只是尋常用于松山寺僧人做功課的地方。

    不過一入殿內,就不難發現殿內有著諸多僧侶,正在齊齊誦經、祈福。

    這些僧侶自然比不得論法大會上那些應邀而來各寺的大德高僧,只是松山寺本身的僧人,而且又不少人都只是初入門者,不過親自為死者做法事的那位老僧卻極為不凡,看上前平平無奇,但一舉一動莫不暗含佛門要旨。

    這一老僧應該就是苦海大師方才提起過的松山寺主持,空寂大師。

    這時誦經自然不是因為其他事宜,而是為那疑案的死者做一場法事,這時死者的親屬正是輕聲哭泣,卻絲毫不敢干擾法事。

    傅劍寒等人進來之后,盡量不引起任何人的注意,直接站到了一旁。

    這時也沒有任何人多看傅劍寒等人一眼,唯在行到羅文身旁的時候,羅文才微微抬頭向其頷首示意了一下,而后整個殿內又是陷入了平靜。

    好在本來法事就做了大半,過了一刻多鐘之后,整個法事就此完畢,所有的僧侶沒有發出任何一點雜音,默默退出了這偏殿。

    “傅公子,你來了。”

    直到這時,羅文才終于可以輕聲開口,不過說話之時臉上卻帶著幾分尷尬。

    “這幾位就是死者親屬,我已得他們同意,待到法事完畢之后,便可讓傅公子做檢查。不過還請傅公子能快些,畢竟……”

    羅文沒有將話完全說完,不過傅劍寒倒也能理解,若換做是自己,有人在自己至親死后還三番五次的糾纏,甚至多次‘驗尸’等等,自己也同樣不耐。

    想必這幾日羅文也不好受。

    “羅縣令且放心,我也相信貴縣仵作之能,我只是查缺補漏而已。”

    當下,傅劍寒微微點頭回應,同時目光一掃,從眾人身上掃過。

    這時,傅劍寒也注意到這時羅文所穿乃官服,不過對此傅劍寒卻沒有多思量,而將注意放在那三位死者親屬身上。

    只見在死者棺木旁邊,有著兩個男子和一個女子,應該分別就是死者的弟弟谷明志,其妻周霞,其子谷遠航。

    這時三人面上都見悲傷之色,情緒悲憤,沒有半點作假,不過仔細看起來,他們相互之間倒也沒有什么憤恨之色,不像是相互懷疑彼此。

    這情況羅文早已告知,所以傅劍寒倒也沒有什么驚訝,只略略一猶豫之后,隨即上前直言而道。

    “三位且節哀。在下傅劍寒,想必羅縣令已將我的事情告知各位。雖然我受羅縣令之托而行事,但我可向三位保證,若我果然查明不出真相,待到今日之后,我愿親向各位贖罪!”

    雖然羅文已將責任承擔了去,但在傅劍寒看來,該是自己承擔的責任,就當由自己來承擔。

    “我知道三位對死者身前都有深厚的感情,所以不愿因此打擾死者安息,因此對羅縣令的堅持恐怕有幾分誤解,但無論如何,此等疑案若可解開,才是最死者最大的告慰,這也是我與羅縣令之所以如此的緣由。”

    聽到傅劍寒所言,谷家三人的面色都有幾分古怪,想要發怒又不知道如何發怒,面面相覷之間沒有回答,唯有一片沉默。

    這時,傅劍寒沒有心急行事,只默默地等候。

    “這位傅公子,家兄逝者已矣。若可以,還請盡可不要打擾其安寧。至于縣令與公子之意,我亦可明白,乃為盡忠職守,為我等百姓謀。所以我同嫂嫂都同意了羅縣令之請,但這只最后一次,此次過后,我一定要讓家兄入土為安,萬萬不可拖延。”

    一陣沉默之后,其中一名面目清秀的男子終于緩緩開口言道,雖然其人看上去十分瘦弱,但整個人還是顯露出一股子書卷子氣,正是死者的弟弟谷明志。

    這時,谷明志的言語之中帶著絲絲感傷,頗有欲言又止之感,但最后還是堅決言道。

    “直到現在,我也不知道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為什么會突然發生這樣的事!但嫂嫂他們絕不應當有嫌疑,若要大道問心,盡可讓我來!”

    言出由心,言出懇切,讓人不禁為之動容,一時之間眾人都不由得微微頷首認同。

    就算谷明志其道已損,但兄弟之情猶在!
重庆时时到底有多假 持仓成本价越低越好 三明股票配资 中国期货配资网 云天华成配资 中国平安股票 股票k线图 智慧帮配资 万科a股票 私募分级基金配资 股票指数期货在到期日以成交股票进行交割 好配资 私募基金配资 金配资 a策略配资 2011年长线股票推荐 一路一带概念股有哪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