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書盟 > 儒門劍道 > 第八十四章 推斷(上)

第八十四章 推斷(上)

    “本來這案件很簡單,按我看來,只要將案件敘述完畢就應可偵破,不過若仔細深究,就可發現,其實簡單當中也有不簡單。”

    傅劍寒微微一笑,說得羅文都有幾分尷尬,不過好在傅劍寒也沒有故意賣關子的意思,當下話音一轉,直接言道。

    “關于此事我有證據,而這證據就是谷明志公子你曾在案發時候,有過無緣無故的昏睡!”

    “昏睡,我說過那是……”

    谷明志微微一愣,隨即張口欲言,不是匆忙辯解,只是下意識的應答,但這一次傅劍寒沒有等他說完,直接就打斷了他的話語。

    “我不知道你當時具體感受如何,但根據當前所了解的情況,你若有此昏睡,不是你說謊,必然就是有人在你當時所用的茶水做了什么手腳。我派人了解過,雖然不少人都見過你平常時有在屋外苦讀的習慣,但卻沒有什么人知道有什么茶水是放在屋外,加上既然你兄長沒有什么結怨,事后各家也沒有什么異常,那么若茶水有異,自然只可能是自己人所為!”

    谷明志還欲張口辯解,但傅劍寒這時又淡淡一笑繼續直言而道。

    “若你未曾有昏睡,那么就是你最有嫌疑,若你果然的確曾有昏睡,那么就是他們二人最有嫌疑。當然,其中不排除事情乃為我推斷有誤。但我現在卻想問知一事,還請谷明志公子暫時將所有事情放在一旁,回答我此問如何?”

    “是何疑問?”

    雖然如今自身之道已損,但畢竟曾經是秀才,谷明志的心性也十分堅韌,所以雖然對傅劍寒的推論并沒有任何認同,但依舊可以鎮定開口。

    “問題很簡單,既然谷公子有此奇異昏睡之舉,其他人或許難以明知,但谷公子本人應該最是知曉自己到底是不是有所異常,既然如此,谷公子為何就不做此言明?”

    谷明志話音一落,傅劍寒當即盯著他的眼眸直接喝問。

    “谷公子也知這事情太過突兀,哪怕心中憂憤也會思之,這本來應該是人之常情,但谷公子為何沒有絲毫異樣感覺?”

    “這……這……”

    谷明志眉頭緊皺,所有的人都能看出他的遲疑,但所有的人更能從他的臉上看出這遲疑正是因為他在思索。

    從他眼眸當中的疑惑當中不難明白,就連他自己都不明白自己為何會如此。

    這時候,傅劍寒沒有著急,沒有催促,只是目光來回巡視。

    但可惜,一切都似乎十分正常,沒有人露出半點異色。

    而在思索良久之后,谷明志終于是微微搖搖頭。

    “傅公子之言我亦明白,不過自見兄長身死之后,我心思繁亂,也許正是因為如此而沒有更多心思思量。不過這其中應該也不會有太多的關系吧?”

    最后一句似乎在反問,又似乎在推托,不得不說這一句話一出口,真的很惹人懷疑。

    也許自己本身不覺得,但其他人看來卻十分的明顯,在他人看來,谷明志分明有幾分含糊隱瞞的意思。

    不過此事既然已經交托給了傅劍寒,羅文等人自然不好在這個時候插口,只將目光來回掃視。

    可惜,縱然以羅文眼眸之犀利,亦看不出有任何不同尋常之處。

    “事情本身很矛盾,就通常而言,只要知道這一份矛盾到底是誰在言謊,那么結果自然明了。可惜,從始至終,單從表面上看,三位都沒有任何可以懷疑之處,哪怕是要說谷明志你說了謊,我也看不出你有任何說謊的意思。”

    傅劍寒依舊不急不緩,若對普通人,單單如此就是一份巨大的壓力,難免就會露出驚慌之色,但這時哪怕再仔細觀察,也無法從三人眼中看出半點驚恐,正如傅劍寒所言,想要憑著言語動搖根本不可能。

    或者說,若只從表現來看,三人當中絕不會有兇犯,因為三人所行所為皆出自于自身本心,絕非有什么思索應對。

    “傅公子,你到底是有何意,還請一言,我兄長果然是被人所害?嫌犯果然只是我等三人?”

    再好的脾性也經不住幾次三番所言,谷明志這時也是直言。

    “傅公子之前所言我亦贊同,但傅公子既然將目標放在我等身上,又言之鑿鑿,那么我就不能不如此直接言問一聲,兇手到底是誰!”

    聽到此問,傅劍寒雖有神色一收,整個人都變得嚴肅起來。

    “說起來,一開始我也想不到這其中會有什么,畢竟以尋常人力行事,不可能不露半點破綻。可在后來我卻有想,若不單單是人力,若有妖魔在其中行事又如何?”

    妖魔!

    其中有著妖魔插手陷害?

    “此言當真?”

    “是妖魔害的家兄?”

    “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傅劍寒話音一落,頓時所有人都不由自主震驚出聲,面上全是不可置信之色。

    這里是松山寺,雖然借用給傅劍寒以作斷案,但佛門也讓人陪同,聞聽傅劍寒一言,一直未曾有多發言的空寂大師眼眸突然一睜,身上氣勢頓時勃發。

    “阿彌陀佛……”

    在所有人都沒有反應過來之時,伴隨著空寂大師一聲佛號,頓時就見其身上陡然放出陣陣金光,金光只在瞬間就將整間殿內全都照耀滌蕩,無有一處缺留。

    “這是……”

    傅劍寒眼眸微微一睜,想不到竟然在此能見此佛門絕藝。

    佛光普照!

    這正是佛門絕藝,佛光普照,據說此法唯有大德高僧方可所用,本身此法無任何傷人害人之能,但卻可破除所有變幻之術,在此法之下,所有變化全都無可遁形。

    佛光一放即收,空寂大師依舊十分平靜,只是微微轉過身來,向著傅劍寒行了一禮,緩緩言道。

    “阿彌陀佛,老衲擅自做主,還請傅施主見諒,實在若有妖魔偷入開河府,那就有可能會有百姓受害,所以一做聽聞就自做反應。”

    對于空寂大師如此,傅劍寒只微微搖搖頭,并沒有絲毫介意,不過只聽其繼續緩緩而言。

    “不過請恕老衲直言,傅施主之前的推論的確十分精妙,哪怕是老衲這方外之人亦認為的確有幾分合理。不過方才老衲以佛光滌蕩,殿內諸人卻非有妖魔變化者,老衲別的不敢說,在此術上還有幾分造詣,不知傅施主可否為老衲釋疑?”

    傅劍寒微微頷首,沒有任何的意外。

    “說起來,之前我所言都有實證,唯有最后這一點,只是我的推斷,沒有絕對的實證,但我認為我的推斷是正確的。這其中是有妖魔作祟,不過不是有著妖魔變化為人,而是妖魔以迷幻之術惑人,從而犯下此案!”

    什么?

    迷幻之術?

    聽到傅劍寒所言,所有人全都是一愣,不明所以。

    “我說的不單單只是說妖魔以迷幻之術迷惑于人讓人做出如此罪行,若是如此,這簡單的案件本身就早已可偵破了。”

    傅劍寒沒有理會眾人的驚愕,而是繼續言道。

    “我的意思是,這迷惑就是連人本身的心智亦為是迷惑,也就是本人在犯下此案的時候,就連自己都是不知道,而自以為自己在做另外的事情,而在之后,讓其神志重新恢復,如此就可讓其自身都不知道,從而做到‘完美無缺’?”

    “什么?”

    所有的人又是一愣,看向傅劍寒的目光也不由得帶上了幾分奇異,畢竟傅劍寒所言實在有幾分‘天方夜譚’的意味。

    這簡直是在張口白話,實在讓人無法信服,無論如何,都不可能如此輕易斷案。

    若不是之前傅劍寒所言皆有實證,恐怕根本不會讓傅劍寒繼續多言,可饒是如此,這時眾人也不知道該要如何應答。

    所有人都有一種越說越迷糊的感覺。

    一時之間,所有人俱是面面相覷,最后還是羅文緩緩開口。

    “傅公子,可否請細言之?”
重庆时时到底有多假 钱程无忧 网络理财平台排名 炒股手机上如何开户 炒股指标哪个最好用 短线股票推荐山鹰王子 长投股票分析师 股票推荐买入截图 京融实配 股票配资合法吗 股票涨跌原因解读书籍 股票分析报告怎么写 广州配资网 p2p理财平台推荐 基金配资地址 股票行情大盘走势软件 阿里巴巴股票分析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