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書盟 > 異界大領主 > 第兩千四百六十七章 戲弄

第兩千四百六十七章 戲弄

    比方說,修煉者所施展的絕大部分的負面法術,像是水屬性法術的遲緩、冰系法術的冰凍、木系法術的木質化、邪毒法術的腐蝕等等,金剛法相都有很強的驅逐作用,要是使出這些法術的修煉者實力一般的話,金剛法相甚至可以直接豁免。

    周喬這一次最大的依仗,那個偽金甲僵尸,最拿手的手段就是尸毒,而金剛法相正好是尸毒這樣的毒屬性攻擊的天敵,使用出來,正好克制偽金甲僵尸,所以,宋清修直接選擇了佛門的手段。

    這不,加持了這個法術之后,巨型力量分身整個人如同一尊五米多高的金剛佛吒,怒目圓瞪,蠻肉猙獰,身上爆發出一股駭人的氣勢,渾身散發著數尺長的,金燦燦的佛光,耀眼奪目。

    在佛光的照射下,他周圍的那些尸氣,都再快速的消融化解,根本無法靠近分毫。

    至于周喬所打出的那些鎮魂波紋,直接被佛音給擊潰,就算是有一些殘余的力量,也被金剛法相身邊的金燦燦的光圈給消散了,完全沒能起到斷絕宋清修和巨型力量分身之間聯系之效。

    “該死,這個家伙居然還精通佛道的手段,有了佛門的金剛法相的護身,我的攻擊效果直接減小了一半多,該死的佛門!!”

    周喬的心中是震驚無比,甚至于直接大罵了起來。

    他拿出來的這口蕩魂鐘雖然是中品的法器,但是它威力奇特,曾經幫助周喬突襲昏眩過不知道多少敵人,可以說是百試不爽。

    今天他還是第一次見到,有敵人能夠這樣干凈脆落,毫無破綻的將他的蕩魂鐘給擋住,讓自己的蕩魂鐘沒能起到任何效果。

    進過這些戰斗,宋清修已經發現了周喬所在的位置,他立即棄了偽金甲僵尸,指揮著巨型力量分身,手擒伏魔棍化為一道刺目的金芒流星,刺入尸毒霧氣之中,金剛法相身邊的佛光,一下字沖破了層層毒霧,伏魔棍直取周喬所在的位置。

    周喬立馬是發現不妙,心中大急。

    他沒有想到自己怎么快就暴露了所在,而且,敵人會這樣的干脆,直接選擇硬抗自己的金甲僵尸的一擊,也要殺過來。

    周喬很清楚,一旦被巨型力量分身近身,那他真的是逃無可逃了。

    周喬立馬是醒悟過來,第一時間收回蕩魂鐘,同時抽身急退。

    之后,他馬上以神識草控偽金甲僵尸,不惜代價全速回援,拖延住巨型力量分身的瘋狂進攻。

    隨著周喬的明令,偽金甲僵尸丹田之中的金丹上面的黑色兇光大放,周喬這是在不惜損耗尸丹里面的本質力量,也要擋住巨型力量分身的突襲。

    強行激發尸丹的力量的偽金甲僵尸,身上的金色更加的黯淡了,但是,周喬這邊缺露出了一絲笑容,因為,他的目的達到了。

    下一顆,偽金甲僵尸張口吐出一股濃稠的黑液水箭,夾著強大無比的力量,化為一道黑色的閃電,轟向巨型力量分身,速度之快,就算是宋清修察覺到了,也來不及反應了。

    “轟!!”的一聲,這到黑色的水箭擊中了疾速飛奔的巨型力量分身的后心位置,強大的力量直接把巨型力量分身撞的倒退百米之后,才勉強停住。

    黑色丹液所化的水箭,撞上了金剛法相身周的金色光芒,頓時,金色光芒上面發出了一聲聲嗤嗤響,強大的腐蝕力不斷的腐蝕著金剛法相,極其快速的消耗著巨型力量分身身上的靈力。

    這一次周喬帶著的心思就是,他縱然破不了巨型力量分身的護身法術,卻也要大量消耗它身上的靈力。

    宋清修這個時候是氣的破口大罵,他雖然對這一擊的攻擊并不在意,但是現在想要擺脫這偽金甲僵尸的死命糾纏,直接逼近周喬,卻也同樣是非常的不容易。

    而這邊的周喬則借著偽金甲僵尸將巨型力量分身拖延住的這個空隙,抓緊時間,急忙施展出幻影術和遁術。

    僅僅是幾個呼吸的工夫,就在巨型力量分身的伏魔棍快攻到他身旁的時候,周喬施展出了幻影術,幻化為三個一摸一樣的“周喬”,他們沒有多說什么,直接是一左一右一后,向三個方向,激射而出,用遁術遁入迷霧之中。

    轟!

    伏魔棍兇狠的一棍打在周喬剛才站立的地面之上,強大的威力,直接將地面上堅硬無比的巖石打成無數碎末,炸裂開來,地面上瞬間出現了一個三米多深,十幾米寬的大洞。

    收起手中的伏魔棍,巨型力量分身飛身落在周喬之前所站之處不遠處,朝左右望了望,看見三個“周喬”利用剛剛那一個間隙,再度消失在尸毒霧氣之中。    他當然知道這里面肯定有一個是周喬的真身,另外兩個則是幻術造成的假身。

    但是他的精神力掃過兩個周喬的時候,他發現自己的精神力也無法分辨哪一個是真身,哪一個是虛影。

    宋青修畢竟僅僅是筑基初期的實力,這樣的實力,哪里分辨的出金丹后期的周喬的真身。

    就算是那些幻身,宋清修也是分辨不出。

    一時間宋清修還真是不知道現在該追逐哪一個“周喬”才好。

    一分為三,他無法保證自己能夠將對方的真身給擊殺掉。

    這邊的宋清修因為實力上面的原因,根本是分辨不出那三個“周喬”的真假,所以,也沒有上去追殺,他根本不知道追殺哪個好。

    不過,這個時候,“周喬”卻沒有打算放過他,從濃霧之中沖了出來,帶著偽金甲僵尸,驅使著本命法器攻向巨型力量分身。

    看到這里,宋清修心中大喜過望,沒有多想,手一揮,伏魔棍猛的打了過去。

    鐺!的一聲,一擊打中,那個從濃霧中沖出來的“周喬”頓時幻滅,本命法器也隨之砸在地上,不過,沒有等宋清修收起這件本命法器,地上的本命法器就隨著一陣清風,化為了虛無。

    等到宋清修回過神來的時候,偽金甲僵尸這個時候已經是掉頭匆匆鉆入濃霧之中,再次消失不見了。

    “這是假的!”

    巨型力量分身的全力一擊,卻直接打空了,氣的宋清修是怒目圓睜,滿腔的怒火無處發泄。

    過了小片刻之后,又從濃霧中沖出一個周喬。

    宋清修原本以為這次應該是真的了,可是一棍打過去之后,卻發現這個周喬其實還是假的。

    下一刻,當濃霧內再次沖出一個周喬的時候,因為周喬的幻影只有三個,所以,宋清修這回以為是百分百真的,所以,全力以赴。

    可是,很快打臉的事情出現了,這個周喬還是假的,宋清修臉上頓時是掛不住了。

    繼而連三的被周喬戲弄,宋清修心底出離了憤怒。

    下一秒鐘,又是一個周喬殺了過來,這一次宋清修不再認為是真的,心底判斷還是假的,所以,這一次的攻擊他并未全力以赴,可是,卻沒想到是這一次襲來的周喬卻是他的真身,那柄威力兇悍的本命法器當頭就斬了下來,駭的他急忙用伏魔棍和金剛法相一起抵擋,最后才將將是擋住。

    不過,就算是這樣,威力強大的本命法器還是給宋清修造成了巨大的傷害。

    首先,巨型力量分身的身高直接從五米降低到三米,實力也貶低了一些,另外,金剛法相的顏色也變的黯淡了很多,表面更是出現了一些頭發絲大小的裂縫,也許下一次攻擊之后,這個金剛法相就會破碎了。

    如此三番四次,虛虛實實,把宋清修給折騰的差點吐血而亡。

    宋清修這邊被周喬折騰的差點吐血,殊不知,周喬這邊其實打的也很驚心,心里面同樣也很無奈。

    十幾次的攻擊,最后僅僅是讓巨型力量分身變為了一般的力量分身,但是,實力上卻沒有減少太多,對于周喬,還是有巨大的優勢。

    至于說直接擊殺,呵呵,他真是沒有什么辦法,所以,周喬只有用這樣的辦法,想要纏死力量分身。

    另外,金剛法相的防御太強,遠遠強過偽金甲僵尸的全力進攻,靠偷襲的話,根本無法一擊取勝,所以,周喬這邊只能狗選擇死耗,用自己的本命法器,加上偽金甲僵尸的強大戰斗力,盡可能將力量分身的靈力耗盡,活活耗死它。

    除此以外,周喬是別無他法。

    林澤此刻心中的驚駭,卻比周喬有過之而無不及。

    他在過去的三個月時間里面,靠著強橫的實力,歷經數十場大大小小的血戰,方才辛苦建立起他炎黃宗少宗主的威名。以他的實力,對付普通的金丹期強者,還不是手到擒來。

    可是,現在看到周喬的戰斗力之后,他才真正的意識到,那些頂級宗門里面的金丹期強者的實力,遠超他之前的估計。

    宋清修這一次利用陰陽五行顛倒大陣的強大實力,直接和周喬對戰,周喬面對著實力,修為比他高了一大截的巨型力量分身,不禁能夠正面激戰,而且,重箭展現出了層出不窮的手段,斗了這么久都沒有呈現什么明顯的敗像。
重庆时时到底有多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