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書盟 > 最初的尋道者 > 第七百零四章 紫心

第七百零四章 紫心

    “下雪了?”紛紛攘攘的雪花,落在越雨頭上。

    現在正值莽荒界的夏天,怎么看都不像是正經雪,但融化在手心的冰涼,又在無聲地證明著它是雪的身份。

    “肯定又是他搞的鬼。”她隱約能感覺到,讓這片地區氣候發生異變的源頭,正是不久前被自己空間傳送到幾十公里外的“污染之地”。

    不過她此時并沒有心思去湊熱鬧,只是默默地走回了屋里,誰愛折騰誰折騰去。

    ……

    草原之上,三道人影一前兩后追逐不休。

    跑在前面的,是一名書生打扮,但眉宇間卻不難認出其性別的妙齡少女,她像蜻蜓點水一樣跳躍前進,腳尖每一觸地,身形都能向前挪移十數米,顯然是修煉了一門不錯的輕身功法。

    而在后方追逐的,則是一男一女。

    女人滿臉陰沉,恨意流于面上,似乎恨不得少女原地去世,她的步伐有如巨人踏地,每一步都是一聲巨響,繼而在身后留下一個三寸深的腳印。

    男人表情復雜,一副想攔,又不敢攔的樣子。

    “見鬼,怎么突然下起雪來了。”此時正是夏日,少女身上只有薄薄的一層單衣,哪怕她是練武之人,但嘴唇在這突如其來的風雪吹拂下,仍然是被凍得又青又紫。

    雖然風雪漫天,但她腳下的步伐卻不敢有一點停滯,要是被身后的母老虎抓住,下場絕對是生不如死。

    連續在雪中狂奔數里,寒氣入體,她開始感覺大腦有些昏昏沉沉,只得一再輕咬舌尖,用疼痛來刺激精神。

    “真是天要亡你這只小狐貍精,還敢跟老娘搶男人?”后面猶如坦克一樣在風雪中橫沖直撞的中年婦人,對寒冷的抵御力顯然是要遠強于前者。

    反倒是她身旁的男人,也開始有些抵受不住寒氣。

    “不行,這樣繼續在暴風雪中趕路,就算不被后面的母老虎追上,也肯定會被風雪殺死。”

    但她卻毫無破局的辦法,只能打起精神,拼命逃亡。

    風雪越來越大,她的體溫也越來越低,視野開始發黑,只剩下一口向前沖的氣。

    就在情況越來越危急的時候,少女的眼前一亮,突然出現了一片綠色。

    她連思考的都來不及,便一頭闖進了這一片綠色之中。

    這一進去,仿佛是到了另一個世界。

    “我這是……死了嗎?”少女有些懷疑人生,因為這片地方,跟外面的差異實在是太大了。

    她貪婪地享受著照在身上的溫暖陽光,因為寒冷跟劇烈運動而被壓榨一空的體力,此時也似乎在快速恢復。

    風雪在她的身后不到十米,但卻遠得像是在電視里的畫面。

    “我沒讓你死,你可以死嗎?”一個地獄惡鬼般的聲音,幽幽地出現在少女身后。

    有一說一,一路追殺少女的紫衣女人并不算坦克,頂多是有點微胖,看起來跟她身后有點畏畏縮縮的男人體型相當。

    癱坐在地上喘氣的少女,還想掙扎著起來,但來到這個舒適區,泄掉了一鼓作氣的那股氣以后,她發現自己跑不動了。

    “這里環境不錯,你倒是挑了一塊好墓地。”紫衣女子知道對方的體力已經到了極限,壓根沒有逃跑的力氣了。

    “傾紫心,你追我追得那么死,真以為我不知道是為了神庭令,而不是這個窩囊廢?”

    “你知道便好,交出神庭令,我可以給你留一個漂漂亮亮的全尸。”

    兩人言語間,儼然完全沒將旁邊的男人當回事。

    “我……”男人似乎想插話。

    “你什么你,這個賤人只不過是想利用你,偷走家里保管的神庭令,你這傻子,還真以為她喜歡你?”

    “你……”

    “唉,沒救了。”傾紫心對身后的男人徹底失望。

    入贅到她家十年,一直就是這種慫包形象,好不容易雄_起一次,結果還是被狐貍精給忽悠的。

    神庭令是莽荒界神庭,也就是方舟賜予曾經有重大功勞家族的信物,一個神庭令,可以換取一個加入神庭的機會,或者是換取一門可以修煉到高階的傳承。

    “漫天風雪,只有這里春意盎然,必然是有上古重寶出世,不如你我聯手,先將寶物拿到手,這可比一份神庭外令值錢多了。”

    神庭令也分成神庭外令跟神庭內令,外令頂多是讓持有者成為神庭的外圍成員,或者換一份四階的傳承,對枝繁葉茂的奇遇獵人世家傾家來說,算不上是太過珍貴的東西。

    只有極為稀少的內令,可以讓持有者直接加入到神庭核心,或者換一份直指六階的傳承,那才是真正的傳家寶。

    “神庭令先交出來,姑且留你一條命。”傾紫心劍指對方。

    “喏。”少女很是不舍地從懷里,拿出了一塊方方正正,非金非玉的牌子。

    “情況未明,先留你這狐貍精探路。”

    要是在外面,傾紫心肯定會一劍了斷了她的性命,但此時卻是不同,多個炮灰探路,就多一分奪寶的希望。

    ……

    三人朝著密境深處走去,但沒走多遠,少女便驚訝地看著地面說道:“你看,這好像是靈紋?”

    “靈紋?”傾紫心跟丈夫兩人順著少女手指的方向看去,確實是看到了大量歪歪扭扭的紋路。

    這時他們抬頭望去,不知什么時候,漫山遍野都是這些靈紋,而且將手靠近這些紋路的時候,還會像烤火爐一樣,感受到恐怖的熱量。

    三人看著看著,很快便入了迷,雙眼逐漸被亮光充滿,四肢則開始不由自主地舞動,似有火光在他們身上蔓延。

    “厲害!這靈紋里藏著一套恐怖的輕功身法火焰身,練到極處,可以讓身形像火焰一樣四處蔓延!”少女最先說道。

    “胡說八道!這明明是燃天劍法,一劍燃天,萬鬼避邪。”傾紫心拿著長劍揮舞。

    “我好像是看到了一套拳法……”男人不太自信地說道。

    “……”

    三人意見相左,誰也說服不了誰,隨即便各自開始了演練武功。

    越是練習,他們就感覺練的這功法博大精深,傾紫心甚至覺得,自己領悟出來的這套燃天劍法,比家族傳承的直通六階的劍法更妙。

    什么妖魔鬼怪,都會在這大成的一劍下灰飛煙滅。
重庆时时到底有多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