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書盟 > 蒼穹之上 > 第一一一二章 無歸之地(二)

第一一一二章 無歸之地(二)

    少年一陣唉聲嘆氣,不過總算是填飽了肚子,至少三天不用再受罪了。

    他辨認了一下方向,正準備離開,忽然感應到了什么,回頭朝那無盡沙海看了過去,頓時一張嘴巴撐得老大,滿臉的難以置信。

    只見那茫茫沙海之中,正有一團巨大的沙暴襲來,還沒有抵達界限的位置,沙暴前鋒上,已經閃爍出了一片黃藍相間的巨大雷電,雷電噼啪炸響,在沙暴外圍交織成了一張巨大的電網。

    電網卻好像碰到了什么東西,滋滋啦啦的不斷閃爍,而后一團明亮的電光在電網中不斷擴大,形成了一顆巨大的雷球。

    偏生那可怕的雷球竟然沒有爆炸,而是中央位置上打開了一個空洞,有一道人影從那個洞里被扔了出來,然后整個雷電大網轟然一聲爆炸,強大的力量,竟然直接摧毀了整個沙暴,那個人影也被這力量炸的飛出去數千丈,重重的在草原上砸出了一個深坑。

    少年被這一幕給驚呆了,好一會兒才用力抽了自己一耳光,然后跳腳痛呼:“好疼、好疼,不是做夢,竟然真的有人從無盡沙海中走出來!”

    他撒開兩腿,朝著那人落地的地方沖了過去,快要到了的時候,卻又有些恐懼:能夠從無盡沙海中走出來,靈能必定無比強大,若是個惡人,自己毫無反抗之力。

    但是很快,他就搖了搖頭:在那樣的爆炸中,再強的靈能也沒用,此時多半已經死去。

    他繼續靠近,看到草原被這一次的撞擊,轟出來了一個巨大的環形坑,泥土翻涌起來,再往里靠近甚至出現了一些焦黑的痕跡。

    他手腳并用,爬到了環形坑的頂部,往下一看,差一點魂都嚇沒了:大坑中央處,那人竟然毫發無損,以一個奇怪的姿勢雙腿交叉坐著,在他的膝蓋上,橫著一柄劍。

    不過這人一動不動,也不知道在干什么。

    當少年出現的時候,那人轉頭看了他一眼。

    少年心中生氣了巨大的恐懼,不由自主的開始絮絮叨叨的自我安慰:“他這么強,我對于他來說,就是一只螻蟻,我的生死對他而言沒有什么意義,應該不會無聊到隨手殺了我吧……”

    宋征坐在大坑之中,腦中有些混亂,身上還時不時的竄出一道虛空雷電,滋啦一聲就在一旁炸出一個深坑。

    迷霧之下,竟然又是一個世界。但是他剛來到這個世界,就能感覺到這個世界有所不同,他的一切法術、神通在這里都不能使用了。

    而且還不像是某些特殊的“封鎮世界”,在那些世界中,自己的力量是被世界封印了起來,只要達到了某些要求,還有解封的可能。

    但是這個世界,宋征一進來就感覺到了一陣“不舒服”,這里和他原本所在的星海,是完全不同的世界,這里的“天條”被徹底改變了。

    也就是,他的法術和神通不能使用,不是被封印了,而是在這個世界中,是真的不“支持”這種手段。

    但對于他最為沉重的打擊是,他和自己的一切虛空寶物徹底失去了聯系。不但仙家小洞天、仙界洞府,寶庫世界完全感應不到,就連手上帶著的幾枚芥指,也都變成了普通的裝飾品。

    宋征的神器絕大部分都在那些虛空寶物之中,帶入這個世界的只有一件,便是手上的先祖劍。他暗中呼喚:“前輩?”

    先祖劍的聲音在他的腦海之中響起:“老夫在的,唉……沒想到你竟然會進入無歸之地,罷了……”

    宋征聽得出來,先祖劍責怪他任性,他也沒有解釋,這個決定他并不后悔。

    雖然大部分能力都無法使用,但是他嘗試了一下,發現自己的元能仍舊可以動用。這個世界的力量和元能并沒有本質上的區別。

    他又問了一聲:“前輩的能力還在嗎?”

    先祖劍哼了一聲:“除了本身的鋒利、無堅不摧,別的能力都無法使用了。”也就是說沒有了星海穿梭。

    宋征點了點頭,對于自己在這個世界中的處境有了一些了解。

    他轉頭看去,環形坑上,那個少年還躊躇不前,想跑不敢跑,想過來也不敢過來。他正要招手將這個本地的土著召喚過來,卻忽然聽到虛空之上一聲巨響,他回頭一看,只見滾滾的沙暴之中,忽然又閃爍起了巨大的閃電,緊跟著又有一顆巨大的電球形成。

    在那一顆電球旁邊,隨后又亮起了第二顆!

    轟!

    轟!

    兩聲巨響,兩個小小的身影被彈射到了宋征身邊,大地震動,水面一樣翻涌起來,環形坑上面的那少年,當場摔倒在地上,骨碌碌的從頂上一直滾到了坡底。

    他趴在地上一動也不敢動,裝死。

    竟然又有兩人從無盡沙海中走了出來!他沒看清那兩位是什么人,但是如果這三人是朋友還好,若是敵人一旦戰斗起來,自己必定會被波及,碾壓成渣啊。

    他暗暗叫苦,最近怎么這么倒霉?

    宋征所在的環形坑兩邊,又多了兩個巨大的坑洞,很快兩個小小的身影爬了上來,宋小圣一臉不滿道:“父親,不是我不聽話,是姐姐先把我扔下來的!”

    宋小天對的他怒目而視:弟弟你皮癢癢了啊,竟然敢告密!

    宋小圣這個時候才想到了這個嚴重的問題:不聽爸爸的話,頂多被訓兩句,他打都不舍的打。可是出賣了姐姐……要死啊!

    宋征看著一雙兒女,也是無奈苦笑,對他們招了招手:“算了,來都來了。”

    兩小來到他的身邊,宋小天伸著頭,伸出頭讓父親撫摸了一下,感覺很舒服。宋征低聲詢問:“你們的力量可以動用嗎?”

    宋小天滿不在乎:“神通不能用了,又沒什么大不了的,爸爸我保護你!”

    宋小圣還在擔心剛才的失誤,聞言立刻非常狗腿的湊了上來,涎著臉道:“我來守護姐姐!”宋小天狠狠瞪了他一眼,一抬腳丫按在了他的臉上,將他遠遠地推開。

    宋小圣:“……”

    宋征哭笑不得,宋小天雖然很有自信,憑借捕天者的肉身力量,也能夠縱橫這個世界,但是他始終心中擔憂:若真是如此簡單,這里為什么會被稱為無歸之地?

    他牽起了一雙兒女:“走吧。”

    從環形坑里走出來,他對還躺在地上裝死的少年喊道:“過來。”

    黃鱔少年萬般無奈,卻只能老老實實的爬起來,乖巧的來到宋征面前:“您好。”

    宋征有些意外,雙方使用的是同一種語言。

    他問道:“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黃善。”

    宋小天眼睛亮了:“爸爸,我記得你說過,凡俗世界中,紅燒鱔段可是一道名菜,這家伙一定很好吃……”

    黃善嚇得一個哆嗦,連連擺手:“不好吃,你看我這一身骨頭,我叫黃善,不是黃鱔……”

    宋征無奈的看了女兒一眼,回頭一定得想辦法教導一下,要淑女,畢竟是我宋征的女兒,不能整天就知道吃吃吃。

    雖然黃善一再解釋,可是宋征卻能夠看出來,這少年身上有些古怪,他也不去管那么多,道:“帶我去最近的城市,我有好處給你。”

    黃善一愣,旋即苦了臉色:“大人,或許對您來說,城市只是尋常的地方,可是……小子我實力微末,這一輩子都在村子里生活,根本沒去過那遠的地方。而且我聽說,距離我們最近的城市,叫做戴罪城,不但十分混亂危險,而且想要去那里,要穿過沉默魔山……”

    他說著指向了遠處那連綿不絕的山峰輪廓:“那里面,到處都是可怕的有靈之獸,雖然它們的肉很好吃,不過它們很難被獵殺……”

    在他說道“肉很好吃”的時候,宋小天眼睛已經亮了,別的什么也沒有聽道,只是一個勁的催促:“快去快去,我們去那個什么山?”

    黃善很鄭重的向他們介紹,附近三十六個村落眼中的不可擅入之地:“沉默魔山,那里面十分危險,附近有三十六個村落,每年都有幾十人,因為誤入其中,再也沒有出來過,哪怕是最為強大的命魂戰士,一旦陷入其中,也只有死路一條!”

    宋征注意到了他的一個說辭:命魂戰士。

    但是宋小天根本不在乎:“你帶我們去就是,弄到好吃的,分你……一口!”

    在她看來,分一口已經十分慷慨了。

    黃善卻是連連搖頭:“不行的,你們雖然很強大,能夠從無盡沙海中走出來,但是沉默魔山……那可是和無盡沙海一樣恐怖的地方,我可不敢去送死,我寧愿餓死,也不想成為有靈之獸的食物。”

    遠處一只巨大的梅花鹿奔跑而過,宋小天的注意力立刻被吸引過去,不過她只看了一眼,就沒精打采了:“一看就不好吃。”

    這話得到了黃善的認可:“這附近都是無靈之獸,不但危險而且很難吃,若不是遭了石災快被餓死了,我也不會吃這些東西。”
重庆时时到底有多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