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書盟 > 九星毒奶 > 811 步步成神

811 步步成神

    為再三須重事白銀大萌加更(3/3),感謝支持!

    ...

    韓江雪感覺周圍的一切都是那樣的不真實。

    這里應該是大海深處,但是韓江雪感覺不到半點重力。

    身上披著這件噬海之魂,韓江雪甚至覺得自己是在外太空一樣,而且還是自由行動,隨心所欲。

    這個噬海之魂的感知好細膩,韓江雪的每一個傾向性動作,都會化作實際的前行方向,韓江雪不得不感嘆它的強大。

    江曉帶著韓江雪,一頭扎進了空間大門中,向前游了不久,便停了下來。

    韓江雪靜靜的漂浮在水中,好奇的看著江曉,卻是看到江曉轉過身去,一手伸出。

    唰......

    一個龐然大物就這樣出現在了兩人面前,如此距離之下,韓江雪甚至看不到對方的全貌,卻是能看到那一只巨大的眼眸。

    韓江雪下意識的身子后仰,噬海之魂也帶著她向后飄去,前方,江曉卻是感知到了什么,對著韓江雪勾了勾手。

    韓江雪尚未行動,她身上披著的噬海之魂卻是帶著她游了過來,畢竟這是江曉的星寵,聽令也是有優先級的。

    江曉拾著韓江雪的手掌,緩緩地探前。

    韓江雪稍稍有些驚訝,卻是并沒有掙扎,任由江曉拾著她的手掌,慢慢的撫在了嗡嗡鯨那巨大的眼眸上。

    “嗡......”一聲海語,伴隨的,卻還有一個神奇的“海夢”。

    韓江雪只感覺自己的精神似乎與某個生物相連了,那是一種喜悅,仿佛是老友重逢般的喜悅。

    而這喜悅,卻是來自嗡嗡鯨?

    韓江雪微微皺眉,她與嗡嗡鯨的感情明顯是不同步的。

    這是她第一次見到嗡嗡鯨,然而在嗡嗡鯨的心中,這是它第無數次見到韓江雪。

    每一次,透過江曉的眼睛,嗡嗡鯨都能看到這個美麗的女孩。

    在感官相通、精神相連的情況下,嗡嗡鯨很清楚自己的主人與這個女孩是怎樣的關系,兩人又有著怎樣的情感,也許是愛屋及烏吧,這重逢般的喜悅自然而然的發生了。

    江曉拾著韓江雪的手腕,迅速上游。

    韓江雪還有些發懵,一手輕輕撫摸著嗡嗡鯨那柔軟的皮膚,跟著江曉的身子,一路來到了嗡嗡鯨的背上,來到了嗡嗡鯨那巨大的風帆型背鰭上。

    “嗡......”又是一聲空靈的聲響,幾乎沒有改變過聲調的鯨吟聲,這一次,卻沒有了那孤獨與落寞,傳遞出來的,是無盡的喜悅。

    韓江雪一手抓著背鰭,轉頭看向了身旁的江曉,面色有些復雜。

    江曉笑了笑,這里無法說話,但可能無聲勝有聲。

    幾秒鐘之后,韓江雪只感覺自己被剝奪了視覺,佇立在了一片神奇的環境中。

    這個世界,只有輪廓,海底、海嶺、巨石、峽谷,以及...那飄著的一件又一件斗篷型生物。

    “哪只是幼崽呢?”江曉的想法傳遞了出去,由于擔心自己的疑問信息傳遞的不準確,在江曉的腦海中,直接給嗡嗡鯨呈現出了一個畫面,吸收幼崽星寵的畫面。

    隨著嗡嗡鯨一聲聲鯨吟,它游動的速度越來越快,在江曉和韓江雪的世界里,那些被掃描出來的輪廓,瘋狂亂竄、四散而逃......

    不愧是霸主級別的生物,巨鯨過境,眾生避退!

    幾分鐘之后,在韓江雪和江曉的“視野”里,只剩下了一個輪廓,一件斗篷形狀的輪廓。

    顯然,這是嗡嗡鯨特意給兩人看到的畫面。

    江曉將海魂燈遞給了韓江雪,并未從嗡嗡鯨的視野里脫離出來,卻是直接一個瞬移!

    唰!

    江曉一把抱住了那逃竄的衣衫,域淚領域開啟,傷淚涌出,凈淚裹身!

    兩個眷戀光環一上一下,籠罩在這一人一衣的身上。

    同樣的配方,同樣的味道!

    當嗡嗡鯨迅速游來時,那披在韓江雪身上的噬海之魂,感知到這一幕之后,似乎想起了當時年少無知的自己。

    用兩個字來形容:特么青澀!!!

    妄圖消融江曉?別被他消融吞噬了就不錯了!

    幾分鐘后,江曉拎著奄奄一息的噬海之魂幼崽,游到了韓江雪的面前,伸手拍了拍嗡嗡鯨的背鰭。

    而后,韓江雪那被剝奪的視野再次回來了,腦海中的輪廓,再次被眼前真實存在的人而取代。

    江曉將那奄奄一息的噬海之魂遞了過去,點頭示意了一下。

    韓江雪張了張嘴,唇中卻是吐出了一串氣泡。

    江曉微微挑眉,眼中帶著一絲探尋之色。

    韓江雪卻是點了點頭,伸手接過了噬海之魂,拎起了它的衣領。

    一秒,兩秒,三秒......

    那漆黑斗篷的兜帽中,漸漸的浮現出了一個漆黑的迷霧團,左飄右散,不斷的搖著頭,但是掙扎的動作很輕,它顯然已經沒什么力氣了。

    韓江雪眼眸緊閉,她的胸前也浮現出了一面白色焰火的星圖,那白色焰火星圖突然放大,猶如吞人巨獸,在這深海之中,直接將噬海之魂吞進了熊熊燃燒的白色焰火之中!

    江曉面色一喜,向后飄了兩米,生怕打擾了韓江雪。

    幾秒鐘之后,韓江雪睜開了雙眼,卻是面帶歉意,對著江曉不好意思的搖了搖頭。

    江曉臉上帶著安慰似的笑容,游上前,輕輕的拍了拍韓江雪的腦袋。

    吸收星寵哪是那么容易的,有其這還是鉑金品質的星寵,失敗多少次都不稀奇。

    只是可惜了,正常的星武者吸收星寵,必須要幼崽,否則的話,江曉也可以給韓江雪灌出來一個鉆石段位的噬海之魂。

    事實上,哪怕是擁有內視星圖的江曉,吸收星寵的時候,也必須是星獸的幼崽。

    之前,在江曉星槽未滿的時候,身體觸碰過無數星獸,唯獨在觸碰幼崽的時候,內視星圖里才會給出“是否吸收星寵”的選項。

    江曉為什么能獲得嗡嗡鯨和噬海衣?

    那是因為黑白燭火的依賴星技,是神技中的神技,小燭火依賴其他星獸,并不屬于吸收星寵的范疇,它是可以依賴成年星寵的。

    江曉一手再次抓住了嗡嗡鯨的背鰭,腦海中給嗡嗡鯨傳遞著情緒。

    “嗡......”又是一聲鯨吟,悠揚的聲音傳了好遠好遠,聲音所過之處,一切生物的輪廓再次被掃描了出來,根本無處遁形。

    不著急,我們慢慢找!

    “夏家刀法升級!鉑金品質lv.8!”

    “嗯?”江曉面色一喜,與此同時,在二尾的禍影之墟中。

    陪練江曉的身子后退,開口詢問道:“你現在還剩下一個星槽?”

    二尾一刀劈砍而下,擦著江曉的身子砍到了地上,崩飛了塊塊碎石:“怎么。”

    陪練江曉:“你要噬海之魂作為星寵么?它是鉑金段位的生物,功能性很強,可以帶著你上天入海,而且它的防御力極高,在特殊的星技之下,絕對比虛空禍影的防御力都強,它的星技是......”

    “我知道噬海之魂的星技,你和我說過。”二尾緩緩收刀,長長的手指抹過那霧氣彌漫的刀刃,“不了。”

    陪練江曉點了點頭,二尾顯然是有想法的人,她曾經都對時空之隙這種核心星技不屑一顧,那么她不想要噬海之魂,也應該有自己的理由。

    但是這一次,江曉沒想要用花言巧語去勸說她,噬海之魂對于這個世界上的絕大部分星武者來說,都是可以當做基礎點,甚至是作為核心,發展出來一名強大的星武者的。

    但是對于二尾來說,噬海之魂不是必需品。

    陪練江曉詢問道:“愿意和我分享一下你對最后一個星槽的定位么?”

    二尾手中轉了個刀花,身體猛的向前沖殺而去:“打贏我。”

    陪練江曉嚇了一跳,急忙格擋:“行,你說吧,我什么都答應你。”

    二尾:???

    ......

    半個月后,噬海域空間的圣墟旁邊,無數斗篷型生物剛剛從空間大門中飄出來,便瘋狂亂竄,四散而逃。

    而江曉坐在嗡嗡鯨的背脊上,感知著一片虛無的世界,伴隨著聲聲鯨吟,突然間,在江曉的世界里,又出現了一件斗篷的輪廓。

    又出幼崽了?

    江曉面色一喜,直接瞬移了過去。

    嗡嗡鯨實在是太好用了,對于這種成年形態與幼崽形態幾乎相同體型大小的生物,它的“海語”都能清晰的探查掃描出來。

    海語簡直是神技,人們總說“大海撈針”,用來形容范圍太大、沒有線索、事情很難成功。

    但是有了嗡嗡鯨,江曉還真的有十足的信心把“針”給撈出來。

    半分鐘過后,江曉拎著奄奄一息的噬海之魂幼崽,再次回到了嗡嗡鯨的背脊上。

    韓江雪一直在海底試驗著自己的各種星技,奔著科研的精神,嘗試著在深海環境中,如何發揮出最大的輸出效果。

    作為一個法系炮臺,她反倒是發現自己的荒風星技,能夠在這地形中發揮出奇效。

    韓江雪的荒風能夠配合地形,卷起水龍卷,而嗡嗡鯨的海渦/海燭旋渦星技,更是強的可怕,上次它進攻一群噬海之魂,險些把整個空間都給攪沒了。

    當時的江曉急忙制止了嗡嗡鯨,這空間圣墟要是坍塌了,再想找噬海域空間,可就難了。

    “咕嚕。”江曉吐出了一個泡泡,將軟趴趴的噬海之魂遞給了韓江雪。

    韓江雪缺少的就是這樣一只星寵,首先,它是鉑金段位的,擁有充足的星力給韓江雪作為充電寶。

    其次,噬海之魂的功能性實在是太過強大了,在空中飛行、在深海穿梭、更別提那極其強大的防御力了,必要的時候,噬海之魂還可以與主人分離開來,用它那特有的星技,去幫助主人吞噬目標的肉身。

    思索間,江曉的面色一喜。

    因為,韓江雪手中的衣物被白色焰火吞噬的一干二凈,而韓江雪也是抬起了眼簾,一雙美目中,帶著一絲驚喜之色,在海魂燈與燭焰斗篷的照耀下,閃爍著迷人的光澤。

    江曉握緊了拳頭。

    很好!小江雪,就按照這個速度成長下去!

    那個至今無法被征服的龍窟,總有一天,我們的雙腳會安安穩穩的踏上去!

    ...

    20點還有一更。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
重庆时时到底有多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