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書盟 > 諸天萬界神龍系統 > 第1214章 意外的機會

第1214章 意外的機會

    “日本的nhk電視臺兩年前制作了一部叫《絲綢之路》的紀錄片,邀請喜多郎先生擔任音樂制作,喜多郎先生因此推出了《絲綢之路1》和《絲綢之路2》兩部作品集,然后喜多郎先生簽約了美國的格芬唱片,他前段時間回到美國,從我這兒聽了你那首《絲綢之路》,頓時大為贊賞,馬上就讓我請你過去和他聊一聊。”馬友友將事情的緣由說了一遍。

    “喜多郎先生的《絲綢之路》系列我也聽過,的確是不可多得的佳作,能和這樣的大師見面,我當然是求之不得。”沈隆馬上答應了下來,他原本以為馬友友會率先把自己介紹給伯恩斯坦等西方音樂大師,沒想到第一個卻是喜多郎。

    不過放下電話一想,到也在情理之中,伯恩斯坦等人終究還是西方的音樂家,對中國傳統音樂的認識不夠深,而喜多郎才剛剛創作了《絲綢之路》系列不久,見到他拿出來的《絲綢之路》,肯定會產生興趣。

    于是沈隆和郭燕收拾了一番,一起來到了喜多郎的工作室,見到了這位日本的音樂大師;喜多郎比王起明還小六歲,今年才二十九而已,卻已經在西方音樂界闖出了不小的名聲。

    1978年,作為獨立的音樂人開始活動,發行第一枚唱片“天界”,這張唱片拉開了東方newage的序幕。

    1980年擔任nhk節目《絲綢之路》的音樂制作,日本最具影響的公共傳媒機構nhk使用他的歌曲原聲帶作為紀錄片系列“絲綢之路”的主題曲,使他的國際知名度不斷增加。

    然后和美國格芬唱片簽約,去年發行唱片“敦煌”和“氣”,今年又在日本全國30個城市巡回演出、并進行了亞洲巡回演出,成為最早在臺灣和大陸演出的日本音樂家。

    “王先生,最近幾天我一直在聽你的《絲綢之路》,聽完之后我就開始后悔,為什么沒有讓我早些聽到你的曲子,如果在和nhk合作之前就聽到,我一定不會接受這個任務,而會推薦你去給nhk制作音樂。”一見面,喜多郎就贊嘆不已。

    “喜多郎先生過獎了。”沈隆謙虛地說道,譚盾創作這首《絲綢之路》比喜多郎晚二十來年,這期間音樂界也發生了巨大的變化,所以這兩部同名作品并不能直接拿出來比較。

    “王先生,你為什么會想到用葫蘆絲來體現大漠的荒涼與寂寥?這明明是云南的樂器啊?和絲綢之路幾乎毫無關聯?”日本傳統音樂受中國影響深遠,故而喜多郎對中國的傳統樂器也很了解,一下就說出了葫蘆絲的來歷。

    “葫蘆絲雖然是云南的民族樂器,卻是從是由葫蘆笙演進、改造而來的,而葫蘆笙的歷史可以追溯到先秦,同時也是絲綢之路沿線的石窟壁畫中常見的樂器,所以我就想到了這一點。”這方面的準備沈隆也是做過了的,倒是一點兒也不虛。

    雙方都對中國傳統文化有著深刻的了解,所以聊得很愉快,而馬友友則稍微有些尷尬,人家喜多郎一個日本人對自己母國的文化都這么了解,反倒他一個華裔,卻插不上幾句話,看來真的要回去看一看了……

    “王先生,您對中華文化的理解實在是讓我敬佩,以后還有希望能常來我這里坐坐,讓我多多聆聽教誨。”喜多郎深深為沈隆的文化功底所傾倒。

    “不敢當,和喜多郎先生的交流非常愉快,喜多郎先生對中國傳統音樂的造詣也讓我大開眼界。”沈隆再次謙虛地回答,其實他對喜多郎也很好奇。

    因為這個世界有名的作曲家并沒有接受過正統的音樂教育,最早竟然不認識五線譜,都是利用自己的方式來記錄曲譜,寫出來的曲譜有些像圖畫,每次他寫好了曲譜,還得有人幫忙翻譯成五線譜才能交給樂團演奏,這實在是太有意思了。

    品茶結束,喜多郎邀請沈隆他們去參觀自己的工作室,還給他們展示了自己收藏的樂器,其中不少都是中國的傳統樂器。

    參觀的過程中,沈隆瞅見有個商人模樣的日本人正在會客廳里恭恭敬敬地等候著,于是說道,“您有客人的話就請去接待吧,不要耽誤了正事。”

    “不用去管,是東映株式會社的人,他們現在正在籌劃拍攝一部動畫電影,想讓我幫他們做配樂,我現在還要準備巡回演出,根本沒時間操心這些。”喜多郎不在意地說道。

    “哦?是什么動畫電影?”沈隆腦中靈機一動,趕緊問道,該不會是他想象的那部吧?哪部作品不是還得幾年才會開始繪制么?而且作曲也不是喜多郎啊。

    “是關于三國的動畫電影,他們想將《三國演義》拍攝成動畫電影帶給日本的觀眾,說實話我倒是有些興趣,可是實在抽不開身啊,只要婉言拒絕了,只是他們似乎還不太甘心,說這部動畫電影籌備制作的時間很長,完全不用擔心時間的問題。”答案和沈隆猜測的一樣,果然是那部經典的三國系列。

    “《三國演義》啊,我出國的時候,倒是聽說《紅樓夢》的拍攝已經提上日程了,《三國演義》還得等上幾年,沒想到貴國倒是走在了前面。”日本人對三國的癡迷,沈隆可是印象頗深。

    “只是動畫電影罷了,并非真人作品,王先生大可不必感到遺憾。”喜多郎聽出了沈隆的情緒變化。

    “不,只是感慨罷了,能讓這樣的經典作品被更多人看到,這是好事,只是有些遺憾自己沒辦法做些什么。”沈隆嘆道。

    “哦?王先生莫非對這項工作有興趣?哦,是了,如果是王先生的話,一定能寫出好音樂吧!”喜多郎看看沈隆,再看看哪位東映株式會社的成員,突然眼睛一亮,“不如我去和他說說,讓王先生試試可好?如果王先生的作品合適,我想他們一定會接受的!”

    嗯?沒想到過來坐坐還能遇到這種意外的機會?
重庆时时到底有多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