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書盟 > 我有一張沾沾卡 > 第八二二章 玉石俱焚 至理碎片(第一更)

第八二二章 玉石俱焚 至理碎片(第一更)

    面對陷入絕境,正在拼死抵擋的唐銳等人,刺殺之主的心中充滿了爽利之意。

    唐銳等人的修為雖然不錯,天資更好,但是在刺殺之主的眼中,依舊是一個晚輩。

    現而今,他因為幾個晚輩的襲擊,不得不完全解開自己的封禁,從而讓自己多年的努力化為灰燼,自己整個人更是要灰飛煙滅。

    這等的情形,讓刺殺之主的心中無比的難受。

    甚至可以說,刺殺之主的心中充滿了恨意,他要讓唐銳等人死無葬身之地,他要讓唐銳等人為自己的所作所為付出代價。

    “死死死,你們都要死!”

    刺殺之主咆哮,他感覺到天地的一切,此時都在自己的掌握之中。

    這種掌握一切的感覺,他已經多年沒有感受到了,所以此時此刻,他的心中,充滿了無盡的快意。

    只要是彈指,唐銳就要灰飛煙滅。

    只要是彈指,三葉小草等可惡的東西,就要花成為灰燼,為他們的愚蠢行為付出代價。

    只要是彈指之間,這些冒犯自己的武者……

    就在刺殺之主的心中充滿了期待的時候,他突然感到自己的身軀不再受自己的控制。

    這等的情況,讓刺殺之主的神色一變。雖然在解開自己所有封禁的時候,他就知道最終的結果是這樣,但是他沒有想到,這種結果來臨的速度,會如此的快。

    不能死,我不能死,我還沒有誅殺唐銳,還沒有……

    一個個念頭之間,刺殺之主拼命的凝聚身軀,他不想自己的身軀就這么崩潰,他不想……

    可是他雖然不想,但是有些事情,不是因為他不想,就不會發生。畢竟現而今的他,透支的是自己最后的力量。

    黑色的光幕,已經開始變弱。

    唐銳此時非常的慘,他感到自己的身軀有一種要崩潰的感覺。混元不滅身第十四重,足足可以接下大乘級別的天地至理一擊。可是現在,這十四重的混元不滅身,卻有一種想要崩潰的跡象。

    如果這么繼續下去,唐銳都不知道結果會是什么樣子的。

    就在唐銳一邊催動著沾沾卡系統快速的給自己補充能量,一邊想著在最后關頭來臨的時候,自己該如何逃走的時候,他感到那壓在他身上的強大力量,已經開始變弱。

    不但變弱,而且還在變淡。

    在這種情況下,唐銳就覺得自己期盼的時刻終于到了。

    這刺殺之主已經支撐不了多長時間,只要是刺殺之主身軀崩潰,那么他們等待的時刻就到了。

    “我不甘心啊!”一聲帶著無盡不甘的咆哮,在虛空中回蕩。而伴隨著這咆哮的,是刺殺之主開始裂開的身軀。

    三葉小草和吞天魔鳩大松了一口氣。他們雖然也知道刺殺之主支撐不了多長時間,可是刺殺之主所表現出來的力量,還是讓他們從心中發顫。

    所以,他們在這種時候,他們的心中,充斥的同樣歡喜。

    他們一邊拼命的催動自己的所剩不多的力量,將自己的身軀變得更加的強橫,一邊用心神關注刺殺之主的身體。

    他們都很清楚,一旦刺殺之主的身軀崩潰,那么刺殺之主所掌握的天地至理,就會變成無主之物。

    雖然因為刺殺之主自身的原因,這些天地至理會出現不同程度的損壞,但是對于他們而言,天地至理就是天地至理。

    只要是能夠得到天地至理,那就能夠讓自己獲得巨大的好處。

    至于元天道子,他現在更多的,是松了一口氣。對他來說,剛剛的情形,實在是太兇險了。

    要不是唐銳救他一命,他現在恐怕就已經灰飛煙滅了。

    想想那可怕的情形,他心中變強的心思雖然增多了不少,但是對唐銳的感激,同樣增加了很多。

    “唐銳大人,做好準備,這一次咱們不能光付出,卻不獲得好處。”元天道子的聲音中,帶著一絲的鄭重。

    唐銳知道元天道子說的是什么,在這大劫降臨的時候,最大的好處,就是無主的天地至理。

    無主的天地至理要么靠參悟,要么就靠傳承。

    對于很多強者而言,終其一生,他們也難以參悟出一道天地至理來。

    所以這得到天地至理的機會,就無比的珍貴!

    唐銳看著蠢蠢欲動的元天道子,沉吟了瞬間道:“咱們在動手之前,就已經約定刺殺之主的物品平分。我剛剛估算過,這刺殺之主的天地至理一共有四條,咱們一人一道。”

    元天道子對談固日的敬佩之意越發多了不少,在元天道子看來,唐銳現在所表現的實力,應該是四個人之中最強的。

    最強的唐銳,自然也就應該擁有最多的資源。

    可是現在,面對這唾手可得的天地至理,唐銳竟然只要一個,而不是將他手中的一個搶走。

    這世上,如果有人能夠被稱為真君子的話,那唐銳絕對是其中的一個。

    在深深的吸了一口氣,元天道子道:“我對于唐兄的意見,是舉雙手贊同,可是我怕其他人不贊同。”

    就在元天道子說話之際,吞天魔鳩已經長嘯一聲道:“天地至理,強者和有緣者得之,那有唐銳你這般分配的。”

    “我看還是誰搶到,就是誰的!”

    吞天魔鳩雖然知道自己的修為比唐銳弱,但是它感到自己所掌握的天地至理,在很多方面和刺殺之主掌握的天地至理相近,

    所以在天地至理的爭奪中,它絕對會占據優勢。

    在這種情況下,它才會反對一人一條!

    就在它說話之間,那已經變得無比黯淡的刺殺之主,陡然發出了一陣仰天長笑。

    “天地至理,你們還想要得到我的天地至理,真的是好笑!”伴隨著這笑聲,刺殺之主的身的身軀,已經轟然崩潰在了天地之中。

    伴隨著刺殺之主身軀的崩潰,四條猶如長龍一般的天地至理,在虛空中轟然破碎成了無數的光點,朝著四面八方,瘋狂的飛射了出去。

    吞天魔鳩看著這崩潰的天地至理碎片,眼眸中露出了無盡的憤怒!雖然這些碎片也有不小的作用,但是和完整的天地至理相比,差的實再是太遠了。

    可惡的刺殺之主,這簡直就是不留給他們任何的好處。

    “快吸收這些天地至理的碎片!”元天道子大聲的道:“這些碎片,能夠吸收一點算一點。”

    說話間,元天道子雙手掐動,一道道天地至理演化的蓮花,就朝著虛空包裹了過去。

    只不過,這些蓮花出現的速度雖然快,可是那些破碎的天地至理碎片,飛馳的速度更快。

    元天道子那四種天地至理所演化的蓮花,倉促之間,也就是將幾個碎片給包裹住。

    三葉小草面對這些破碎的天地至理碎片,三片劍葉膨脹千百倍,割裂虛空,朝著那些天地至理的碎片包裹了過去。

    只不過天地至理碎片本身就能夠融入虛空,穿梭虛空,所以它這種手段的作用,同樣不是太大。

    最快的是吞天魔鳩,它在這些碎片沖出的瞬間,就張開大嘴,黑白兩色的能量,朝著那些天地至理的碎片瘋狂的卷了過去。

    在黑白兩色能量的作用下,吞天魔鳩瞬間就定住了不少的天地至理碎片。

    雖然這些碎片難以凝結天地至理,但是對于唐銳等人來說,依舊有不小的作用。

    自己一出手,就定住了如此多的至理碎片,吞天魔鳩的眼眸中,露出了一絲絲的得意。

    元天道子對吞天魔鳩意見不小,唐銳剛剛的提議雖然難以實現,但是卻無比的公平。這吞天魔鳩仗著自己的吞噬能力,不但否決了唐銳的意見,而且還這般的得到最大的好處,實在是可惡至極。

    可是他此時不是吞天魔鳩的對手,而且也沒有手段和吞天魔鳩爭奪那些至理碎片。

    唐銳的一劍會混元和混元天羅傘,說起來也不是太適合爭奪這些至理碎片。

    開始的時候,唐銳之所以提議平分,是準備對這些天地至理進行粘貼,卻沒有想到,這刺殺之主在臨死的時候,竟然能夠使用出這等玉石俱焚的手段來。

    將天地至理直接破碎,唐銳真的沒有想到,刺殺之主竟然還隱藏著這般的法門。

    一個個破碎的天地至理碎片,每一個都隱含著不小的能量,就這么白白放過,唐銳的心中真的是很有些不舍得。

    但是想要將它們定住,自己又難以施展吞天魔鳩那樣的技能。

    一個個念頭閃動之中,唐銳突然想到自己從刺殺之主哪里粘貼來的技能。

    特別是那死寂天幕的技能,更是四種天地之力的融合。因為沒有四種天地至理支撐,唐銳自己只能夠勉強施展招式,而且從威力上來說,和刺殺之主施展時的威力,還差距很多。

    現在,自己施展這死寂天幕的手段,不知道有沒有用。

    也就是剎那,唐銳就已經下定了決心,不管有用還是沒有用,先施展一下再說。

    按照自己粘貼來的內容,唐銳緩緩的催動死亡天幕。因為沒有四種天地至理的支持,所以唐銳的死亡天幕,就顯得無比的詭異,無比的弱小。

    可是在這死亡天幕催動剎那,一個天地至理的碎片,就已經朝著唐銳飛了過來。
重庆时时到底有多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