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書盟 > 仙宮 > 第五百六十九章 姜少爺

第五百六十九章 姜少爺

    寧素心叔叔痛心疾首,倒也沒懷疑葉天說的話。

    廢話,這種法寶,若真可以無限使用,寧素心叔叔自己都還不相信呢。

    只能用一次,這才符合。

    不過,如此法寶,就為了立威,葉天不心疼,他可是心疼的不行。

    反觀葉天,一副無所謂的模樣,落在寧素心叔叔眼中,只意味著一件事。

    這種法寶,葉天多得是,所以用一兩件,對他而言可能真不算什么。

    下界修士,能過天門而入,還是在天門封閉百年后的第一個人,沒點傍身法寶還真說不過去。

    如果這種情況,那還有什么好試的。

    寧素心叔叔擺了擺手,叫了下李鵬,結果李鵬到現在都還沒回過神來。

    只怕不到明天,天劍門上下都會知道,結丹期的葉天,不防不守硬結下堂堂元嬰期修士李鵬的全力一擊,毫發無損。

    那時,葉天的名聲,勢必會傳遍眾人。

    至于其他分隊,再想來拉葉天入隊,已經是不可能的了。

    如此一想,寧素心叔叔忽然覺得自己還挺明智,好在早早下手,先把葉天拉攏到自己隊伍中來。

    此刻,他只需安靜等到第二日,秘境試煉開始就行了!

    可到了第二日,秘境試煉即將開始時,沒人想到,竟然還有意外發生。

    天劍門宗內秘境入口封魔樓前,天劍門上下可謂全到,比那日試煉選拔來得還齊。但偏偏大長老二長老三長老三人,面都沒露。

    寧素心告訴葉天,這是因為三位長老另有要事,至于什么事,她沒說葉天也就懶得多問。

    不過除此之外,有一行人不請自來。

    來者一行共有十余人,他們身穿銀色錦袍,胸前繪有三道金環,又有一柄大劍貫穿其中,每人的靈氣波動都頗為不俗,修為至少在元嬰之上。尤其其中那位老者,恐怕都已經到了元嬰巔峰修為。

    這等實力,怪不得天劍門如此隆重對待。

    奇怪的是,這位元嬰巔峰老者,竟然對一個年紀輕輕的公子哥低頭哈腰,處處站在其身后,一副以對方為尊的表現。

    等這些人到了后,其中一人搬出一座比長老座椅更為奢華的古木黃花椅,放在那年輕公子哥身后,扶起坐下。

    一名天劍門長老見到那位公子,也是客客氣氣,畢恭畢敬,率先迎上去,主動打起招呼。

    “江公子來到天劍門怎么也不提前知會一聲,我等有失遠迎,有失遠迎。”

    下面,葉天疑惑不已,問了下身邊的寧素心。

    “這人誰啊?”

    “還能是誰,三環金刀門的少門主,姜玉坤。”寧素心撇了下嘴,對這人極為不屑。

    葉天想起來了,似乎之前就有人說過,天劍門不出十年,就要被另一門派吞并,這門派正是三環金刀門。

    長老席座,那名叫姜玉坤的少年趾高氣昂。

    “本少爺聽說你們這有秘境開啟,就一路趕來,圖個盡興,諸位天劍門長老能否給個面子,讓在下也參與其中?”

    姜玉坤搖了搖頭,嘴角不覺露出了一抹陰冷。

    “這……”天劍門長老有些難看。

    秘境試煉,關乎本宗門弟子成長,天劍門本就是三重天一個小宗門,想要壯大,全憑秘境試煉收獲。

    姜玉坤仗著自己身份要來橫叉一腳,誰知道他要從中拿走多少原本屬于天劍門的好處?再者說,秘境之中,進去人越多就越是危險,多一個他,誰知道秘境反噬力量會有多大。

    看到天劍門長老難為情的臉色,姜玉坤沒說話,只是對身后老者使了個眼色,那老者就往前邁了一步,笑吟吟的看著天劍門長老。

    他什么都不用說,有些事,早已盡在不言中。

    天劍門怎么可能得罪的起三環金刀門,要真惹惱了姜少爺,三環金刀門直接過來奪走秘境,天劍門到時候什么都留不下來!

    “好了,諸位長老不比為難,我就是純粹來圖個樂子,至于秘境中獲得什么,我分文不要,全部贈與你天劍門。”

    這時候,姜玉坤才緩緩開口。

    這下馬威給的威力十足,先以三環金刀門的實力壓迫,再給一甜棗,天劍門再無任何拒絕理由。

    “如此甚好,那就依了姜少爺,我天劍門沒有異議。”那位天劍門長老想都不需要再想,連忙點頭,一口應諾。

    姜玉坤開口說了不要好處,那天劍門就沒有損失,若是借此機會再和三環金刀門建立同盟關系,獲得些秘境資源相助,那天劍門壯大指日可待!

    這等算計,天劍門長老心中門兒清!

    其余天劍門長老也是相同想法,不過還是個別長老覺得不妥。

    盟之事自古有之,卻是有利有弊,稍有不慎就是引狼入室,落個被人家吞并的下場。天劍門雖小,可畢竟是個獨立門派,可要是被三環金刀門吞并成為下屬,那可就永無翻身之日了。

    但大多數天劍門長老已經同意,個別長老也沒法再多說什么。

    姜玉坤見這事了了,往前踱了兩步,微瞇著眼睛道:“本少爺看你們這兒如此熱鬧,可是有什么慶典?”

    先前說話那位天劍門長老馬上站出來,自鳴得意道:“封魔樓乃我天劍宗最大的一處秘境入口,先前秘境也曾開啟過幾次,這一次,就是第四次開啟了。進入封魔樓后,會有三層小天地,這些都是秘境外圍,但其中天才地寶,靈丹妙藥就數不勝數,前面三次,我們也只探索到這三層小天地,這一次,我們打算直接過去三層小天地,到里面真正的秘境試煉一番。”

    “既然如此,那本少爺也進去玩玩。”姜玉坤有些忘乎所以,抬腳就往前方封魔樓走去。

    “姜少爺等等!”天劍門長老哪想到姜玉坤竟然如此心急,誰都不等,直接往封魔樓里面闖。

    按照之前規矩,天劍門長老是要給進入秘境的修士集體祈福,并贈予天劍門靈劍法寶,以鼓勵他們在秘境中獲得更多好處,反育宗門。可姜玉坤這么急著進封魔樓,可不徹底懷了規矩。

    再說了,封魔樓乃天靈秘境入口,什么叫進去玩玩?這位姜公子當真是口無遮攔!把封魔樓當成了什么地,茅房嗎?想進就進?簡直是豈有此理!

    可惜,他也只敢心中腹誹,表面還是一點都不敢表現出來。

    誰讓姜玉坤是三環金刀門的少門主,三環金刀門上下都極其寶貝這位大少爺,如此才養成其跋扈囂張,誰都不放在眼里的性格。

    心中埋怨歸埋怨,天劍門長老還是得好聲好氣勸說道:“姜公子且慢,此舉只怕不合規矩。依宗門之法,唯有祈福過后,封魔樓開啟,大家才可進入。”

    “祈福是什么?哦,你們天劍門的那種小孩子把戲啊,有什么用嘛,浪費時間!”姜玉坤頓了一下,當即皮笑肉不笑的嘲諷起來。

    在場的天劍宗弟子皆是目瞪口呆,誰也沒想到,姜玉坤會如此形容天劍宗祈福儀式。這人簡直狂妄之際!

    所有天劍宗弟子,對這個姜玉坤已經是怒目而視!

    “怎么?我說的哪不對了?我三環金刀門的秘境入口足足有四個,不管是哪個秘境入口開啟之時,也從沒有什么祈福儀式。怎么,你們天劍門,比我們三環金刀門還要厲害?”

    姜玉坤直接搬出來三環金刀門強詞奪理,壓制天劍門,說得如此冠冕堂皇,偏偏還沒人能反駁,天劍門各位長老已經全部臉色鐵青,就是沒一人說話。

    天劍門大長老略微嘆了口氣,開始衡量得失。

    三環金刀門得罪不起,意味著姜玉坤得罪不起。既然姜玉坤非要如此,干脆遂了他的心愿。大不了,這次祈福儀式不舉辦了。反正正如姜玉坤所說,天劍門祈福儀式,實際意義的確不大。

    “江公子所言極是,三環金刀門都沒有這些繁文縟節,我們天劍門又何必墨守成規,拘泥此事,老夫這就親自出馬,為江公子打開試煉之地。”

    見天劍門大長老都松了口風,姜玉坤登時有些眉飛色舞,“哈哈哈,還是大長老明事理,那本少爺就在此靜候佳音了。”

    就見天劍門大長老手一揮,封魔樓前,卷起一道狂風。

    有一出黑洞,在狂風中心漸漸顯露。

    秘境入口,就是這黑洞。

    姜玉坤看見黑洞,自是不陌生,在三環金刀門,他都進去過好幾次了。

    不等其他人有所舉動,他就一步當先,闖進黑洞之中。

    “你們記住,進去之后切不可與姜玉坤少爺產生糾紛,能避則避,能躲則躲,當然,不管姜玉坤在秘境中得到什么,你們都要一字不漏的全部記下,明白了就速速進去!”

    待姜玉坤進去,天劍門大長老以心聲告知所有即將進入的三十名弟子。

    天劍門所有弟子了然明白,大長老雖然礙于三環金刀門壓力,不敢對姜玉坤怎么樣,可這種事,他也由不得姜玉坤。

    三十名弟子開始陸續進入黑洞,到最后,只剩下了葉天和寧素心叔叔這一隊十人。

    其余人沒進,是因為作為領隊的寧素心叔叔沒進,可寧素心叔叔這次沒強在前面,是因為葉天。

    “你怎么不急著進去?”寧素心叔叔有些疑惑。

    葉天微微一笑。

    他雖然不懂三重天的秘境到底有什么,可有一個道理他在第一重天和第二重天時印象深刻。

    機緣一事,可不是趕早就有用的。

    真正天才地寶,為有機緣者得。

    不是自己機緣,早十步也得到,是自己的機緣,晚十步,那還是自己的。

    而葉天之所以沒進去,不過是想起來之前一些事。

    “進的早不如進的巧,這是我在天門里領悟的道理,寧叔覺得有沒有道理。”當然,葉天不會承認自己是想多了以前的事出神耽誤了時間,隨口鄒了一句。

    寧素心叔叔卻無以為真,琢磨了一遍,猛地一拍大腿.

    “有道理啊!”
重庆时时到底有多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