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書盟 > 第一序列 > 557、孤城

557、孤城

    徒手攀巖,是極限運動里最消耗體力的運動之一,秦笙在攀巖的過程里休息了7次,每一次都能在休息的位置看到前輩的留字。

    那一個個名字在他向上登頂的過程里,就像是一句句溫暖的問候,也像是無聲的力量。

    老李就在秦笙后面跟著,不快也不慢,對于老李而言,他享受的不是登頂的喜悅,而是尋找那些老朋友們名字的樂趣。

    回去了他見到那些老朋友們就有了新的談資:你老小子當年攀巖的時候休息了8次,你有點不行啊!

    這也不是老李一個人的惡趣味,而是所有騎士在這個組織里待久了,都會養成這個壞毛病。

    當秦笙爬到最后十米的時候,他雙臂已經開始顫抖了,老李卻在下面喊道:“爬上去,如果你現在掉下去,那么今后再無新的騎士了!”

    話音剛落,秦笙怒吼一聲,繼續向上攀巖。

    此時已經過去了好幾個小時,正午的太陽也已漸漸西沉,正在落往絕壁的背后。

    山里起風了,不知何處襲來的風將兩人身上的衣服吹得獵獵作響,秦笙一路向上爬去,就像是在追著漸漸消逝的那一束余暉。

    老李沒有幫他,因為每一個騎士的路都要自己去走。

    記得那位騎士剛剛成立這個組織的時候就曾對一位老前輩說過,千里路途我只陪你們一程,從此風雪艷陽我都不再過問。

    此時,秦笙的右手手掌已經抓住了絕壁的邊緣,他使勁最后的力氣,以右手為借力點,將整個身子都拉扯了上去,只是趴在絕壁頂端劇烈喘息的他,忽然看到這頂端有著密密麻麻的刻字。

    那一句句話后面都綴有名字,張青溪、李應允、黃曉宇、聞蒙、吳定遠、羅云閑、許恪……

    這一個個熟悉的名字,足有32人個之多。

    李應允是老李的真名,而許恪這個名字讓秦笙都很意外,說實話,外界恐怕沒人知道許恪也是騎士的一員,只有來過這山巔的人,才能看到這個名字清晰的印刻在這里。

    每個人刻的話,都是同樣的‘唯信仰與日月亙古不滅’。

    而秦笙忽然愣住了,他發現最前面有人刻了四個大字,卻沒有留落款。

    “永遠少年。”

    就是這四個字,異常突兀。

    秦笙豁然回頭看向剛剛登頂的老李:“那位騎士到底有沒有死在災變里?”

    老李笑著搖頭說道:“我也不知道,是真的不知道。”

    秦笙回頭看向永遠少年四個字,這面絕壁是災變之后才被騎士前輩找到最適合挑戰的地方,可為何這永遠少年四個字會出現在這里。

    歷代騎士的名字都在落款在這里了,唯獨永遠少年沒有落款,而這騎士組織其實不是32名騎士,算上那位的話,應該是33名。

    老李在一旁說道:“你的風景,不該只有眼前。”

    少年秦笙豁然抬頭看向西邊天際,那傍晚夕陽的光芒正從遠處云端透射而來,那恢宏的云層豁然開朗,金色的光芒,就像是一片光的海。

    就在這一瞬間,少年秦笙的身體里忽然咔的一聲,老李欣慰的笑了起來。

    秦笙體內似乎有什么枷鎖被打開了一樣,龐大沛然的力量宛如洪流似的席卷奔騰于體內。

    老李笑道:“秦笙,最后的騎士。”

    可忽然間,遠處山里傳來槍聲,老李和秦笙都轉頭看去,槍聲之后便是人類的痛呼哀嚎,不知是何人在這山里戰斗,難道是慶氏和周氏發生交戰了?

    下一刻,一個灰色的身影爬上了另一處山巔,動作快到老李都皺起眉頭來,對方的身體力量,恐怕可以堪比騎士了!

    那灰色的身影站在對面山巔,沒有毛發,甚至沒有眉毛,對方就這么靜靜的與老李和秦笙對視著,眼神就像是一個正常而又冷酷的人類。

    這樣形容或許也不準確,因為在老李的眼中,對方除了膚色有些不同,其余的都和人類一般無二。

    實驗體。

    老李腦中馬上閃過了這個詞,他們是聽說過實驗體的,畢竟實驗體在西南作亂很久了。

    可是老李想不明白,這里是中原啊,實驗體怎么會忽然跑到這里來?

    而且不是說實驗體爬在地面行走,猶如爬行生物嗎,為何眼前的這個實驗體如此特殊,眼中也包含著和人類一樣的情緒表達?

    老李站直了身子與對方對峙,可是對方實驗體竟是對老李笑了笑,便下山了,似乎來到這山巔只是看他們一眼而已。

    老李等對方離開后立馬在山巔固定他背上來的繩索:“趕緊離開這里,把實驗體到來的消息告訴周氏,若是74號壁壘沒有防備,恐怕整座壁壘的百姓都要遭殃了!”

    只是一瞬間,老李便仿佛看到了壁壘居民哀嚎的場景,那恐怕是所有人類都不想看到的一幕。

    就在下山之前,老李還專門回頭看了一眼,卻看到遠處山谷之間密密麻麻的實驗體在瘋狂奔襲,那漫山遍野的數量怕是有近萬之多。

    饒是老李這種見多識廣的人也感覺頭皮發麻,這實驗體的數量怎么變的這么多了!

    只能祈禱74號壁壘守軍足夠吧!

    老李和秦笙向著74號壁壘狂奔而去,可秦笙心里剛剛因為成為騎士的喜悅已經蕩然無存。

    等到了壁壘下面,老李沒有隱瞞,直接在亮出了自己的騎士身份,然后告知周氏部隊,身后就是緊隨而至的實驗體,數量極多,保守估計也有6000!

    可還沒說兩句話呢,周氏部隊忽然接到消息,由73號壁壘趕來這邊支援的作戰旅,竟遭遇了實驗體的伏擊,此時傷亡已經過半,正在撤退回73號壁壘的路上!

    因為天色已經暗下來的緣故,這支作戰旅甚至沒能搞清楚伏擊他們的實驗體數量,在沒有準確情報之前,73號壁壘的部隊只能等待更多兵力集結,再過來支援。

    也就是說,74號壁壘起碼在7天之內,都會是一座孤城!

    老李嚴肅道:“我們身后的實驗體不可能跑的比我們快,所以這是另一支實驗體伏擊了你們的部隊,一東一西,夾擊壁壘。如果真是這樣的話,那我們就要做好準備,實驗體的數量可能過萬了!”

    ……

    終于恢復三更了,欠的容我緩一下……
重庆时时到底有多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