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書盟 > 北寒劍帝 > 第四章 變故

第四章 變故

    在所有人的注視之下,大木箱緩緩打開。只見兩塊足有人頭大小的如血一般鮮紅的玉石此刻正靜靜地躺在木箱之中,在燈光映照下,這兩塊玉石散發著一種極致的誘惑,仿佛在每個人的身體里都有一個聲音在催促:“得到它,得到它!”

    “此為我林家前不久從一個外地來的商隊中發現的一對血精玉,后來花了大價錢才收購而來,今日借花獻佛,以此物作為我林家的壽禮,愿你我林蘇兩家今后更為交好,在這開陽城共同進退!”

    血精玉!

    號稱是蛻凡境武者輔助修煉的第一圣物,能為武者提供大量的精純血氣,大大加快修行的進境!要知道蛻凡境本就是一個主要針對氣血肉身的修煉境界,是為武道打基礎的階段,如果這個時候能有血精玉配合修煉,定然可以事半功倍,節省大量的修煉時間,在同齡之人中快人一步,而武道之路上,一步先便是步步先!

    這樣看來這血精玉的價值難以估量,要知道誰家還沒有年輕的后輩啊。

    “嘶,這林家好大的手筆!這等寶物竟也舍得拿出來作壽禮。”蘇晨驚訝。

    二叔蘇尋聞言卻是搖了搖頭。

    “我們蘇家與林家雖然向來交好,但也絕不可能憑這便值得讓林家如此出血。林家這么做的目的是為了徹底和我蘇家綁在一家馬車上,通過兩家合力占據這開陽城更多的財富和修煉資源!”

    “這開陽城的資源不都牢牢的握在我們三大家族和城主府的手中嗎?哪里還有更多的資源給爭取?”蘇晨眉頭微皺,心里有些疑惑。

    “是啊,開陽城的這塊肉早就劃分好了,若想進一步發展那自然就只有搶了!從其他家的手里奪過來!”

    “二叔你是說楚家?”蘇晨驚愕。

    “沒錯!就是楚家!我們開陽城的城主是天玄府排名第一宗門天玄門的弟子,后來經由天玄府的府主大人同意后直接任命的,我們這種家族是不可能撼動的了的。所以若想虎口奪食,便只有把目標瞄向楚家了。所以我們蘇家和林家這些年來交好甚密的目的,便是為吞并楚家的一些產業甚至整個楚家做準備!如今看來林家已經有點耐不住了,不過這也是好事。”蘇尋抽絲剝繭地對蘇晨分析。

    “這個世界當真是弱肉強食,一切的一切到最后都是實力與利益的博弈,無關對錯。”蘇晨微嘆了口氣。內心沒有波動,從他重生在蘇家的那一天開始,命運便已經自動幫他站好了位置。一切為了家族,無論誰對誰錯,他只會也只能站在蘇家這一邊。

    。。。。

    蘇晨的爺爺蘇玄在看到林家家主林飛羽的壽禮竟如此珍貴后,也不禁眼神閃爍,似在權衡著什么,少頃后深吸口氣說道:“飛羽此禮也未免太過厚重了,但這血精玉對我蘇家的小輩們確實意義非凡,今日老朽我便厚著這張老臉收下了!但作為回應,飛羽大宴之后請勿急著離去,你我兩家可到我蘇家議事廳里就這開陽城的利益之事再商談一二,也順便讓我蘇家聊表謝意。不知飛羽覺得可否?”

    “蘇老太爺都說到這份上了,盛情難卻,飛羽哪敢不從!”林飛羽聽到蘇玄此話,頓感心里放下了一塊大石,興奮不已。

    但就在此時,大殿左側傳來了一聲囂張的話語。

    “哈哈哈!!虛偽!可笑!有什么話不能當著今日這大殿內的人說,還非要到什么議事廳里詳談?怕不是謀劃什么見不得人之事吧!”只見一位面容陰狠的男子慢慢起身,高聲嘲諷。在男子之后,幾十個似乎一伙的人也緊隨其后一個個站起身來,甚至有個別的還摔碎了手中的酒杯,在這大殿之內發出了刺耳的聲音!場面似乎一下子有些失控起來。

    周圍的客人顯然都有些驚慌失措,原本以為是一派喜氣的壽宴竟出現了這等事情,看起來弄不好還要動武!

    “我道是誰吃了熊心豹子膽,敢在蘇玄老爺子的壽宴上撒野,原來是楚大族長啊!呵呵!”林飛羽顯然認出了來人的身份,面色難看。

    “楚雄,你和你楚家也未免太不將我蘇玄放在眼里了吧!竟敢在我的壽宴上放肆!可別忘了這里是哪里!”蘇玄豁然起身,全身元氣鼓蕩,半白的長發此刻無風自揚,朝著楚家族長楚雄憤怒地質問。

    “哈哈哈!放肆?老東西,你和那林家的狗賊暗地里聯合想吞并我楚家的破事還真當別人不知嗎!別人怕你蘇玄,我楚家可不怕!”楚雄陰惻惻地笑了起來。

    “哦?你認為你還能走出我蘇家這扇門嗎?”蘇玄眼神陰翳,雙手手掌朝上微曲,一股強大的元氣在其中匯聚起來。

    林飛羽此刻也腳步微移,堵住了楚雄的去路。

    大廳里此刻噤若寒蟬,很多人大氣都不敢喘一下,場面看起來一觸即發。

    “今晚之后開陽城恐怕要變天了”不少人暗暗想著。

    “呵呵!我楚雄又豈是那種只知道沖的莽夫。今日既然來了,就不會善了。林飛羽,待會我可要送你一份大禮啊,希望你能別暈過去哈哈哈!這些年在我楚家面前可就屬你林家跳的最歡了”楚雄看著如今還氣勢強硬的林飛羽,竟覺得有些好笑。

    “大禮?這楚雄豈會好心送什么大禮,怕是不妙。”林飛羽有些憂心。

    “算了,不逗你們了,這時間想來也差不多了。鈺兒,快請前輩進來吧!”楚雄轉身對著大殿門外高聲呼喊道。

    “前輩?”蘇晨疑惑,這楚家族長的前輩會是誰,至于那鈺兒應該便是這楚家族長的三兒子楚鈺,自己從前倒是聽人說起過。

    蘇晨周圍的蘇家之人卻都面色一變,這楚家明顯是有備而來啊!

    不等眾人多想,大殿外此時傳來了清晰的腳步聲。“咚!咚!咚!”每一步都不快不慢,仿佛一塊塊巨石壓迫人心。

    光是簡單的腳步聲便顯露出高深的武道修為。

    整個大殿里的人都不由地把心提了起來。

    近了近了。。

    終于看到,一名氣宇軒昂的青年與一位眉發皆白顴骨突出,身著一身青色長衫的老者雙雙走進了大殿之中,而青年的另一只手上還提著一個四方形的木盒。

    “元氣化海!你們快看!是元氣化海!這人難道是元海境強者!”突然有離得近的人物驚呼道。

    眾人一驚,急忙看去,只見這老者周身的天地元氣外放時竟然已經化為了液態,像一片濃稠的霧海,在此起彼伏的翻滾!

    “沒錯,真的是元海境,完了,蘇家完了。”有人絕望地喊道。

    “誰是蘇玄?”老者平靜問道。

    “前輩,不,大人!那站在高臺上的老家伙便是蘇玄!”楚雄腳步輕縱,騰挪之間便來到了老者面前,很是敬畏地給老者指認。

    “你就是楚鈺的父親?”老者再問。

    “啊,對對對,鈺兒是我的第三個兒子,也是我最喜愛的一個兒子!”楚雄一臉諂笑。

    說起楚雄這第三子楚鈺那可當真是無人不知無人不曉,九年前楚鈺十歲那年在天命大典中檢測出了具有上品的資質后直接便被天玄府中排名第二的強大宗門冥水宗給破例直接收為了內門弟子,最近更有消息傳出說其已經被冥水宗一位元海九重巔峰的長老收為了真傳弟子。本來大家只是一笑了之,認為人家冥水宗長老豈會如此輕易地收徒,多半是謠言而已。

    可現在如果還敢有人說謠言,那旁邊的人一定會一巴掌接上去罵你眼瞎。。。

    “閣下就是楚鈺的師傅嗎?冥水宗的那位長老?”林飛羽的臉色滿是忌憚。

    “不,那是我的師兄,這次只是順路幫他新收的弟子除掉一點世俗里的麻煩罷了,為了楚鈺以后能安心修煉。還有你可以先看看這個木盒。”老者平淡回道。

    “好好看看吧!”一旁的楚鈺此刻陰陰一笑,揮手把木盒拋向地面。木盒碰觸地面,蓋子飛起,露出了一個滿是鮮血的人頭,人頭的表情無比猙獰,雙眼死死地睜大,仿佛到死都透著恨意和怨毒!

    “父親!”林飛羽看清人臉后瞬間就崩潰了,瘋狂地奔到木盒前托起自己父親的頭顱,往日里的從容一掃而光。

    林天志!這個如同蘇玄一樣的開陽城老一輩的傳奇人物今天竟然被人生生割了頭顱!楚家這是想干什么!

    “林老頭。。。唉。。”蘇玄也神色一黯。

    “是你!你把我林家怎么了!為什么要這么做啊啊啊?!”林飛羽憤怒無比,仿佛一頭受傷的野獸般雙眼里滿是瘋狂的恨意!

    “為什么?沒有為什么?想殺就殺了,因為你們是弱者,強者屠戮弱者無需理由。”老者嗤笑道。說完就當即一掌狠狠拍下。

    此時的林飛羽還沉浸在父親死亡的悲痛之中根本無從反應,于是沒有任何意外地被老者的這一掌擊中腦袋,當場便腦漿崩裂而亡!

    因為你們是弱者!

    弱者!

    遠處的蘇晨看著這一幕雙目失神,他自從穿越以來都過著被家族保護的平和生活,長久以來甚至還覺得這里除了像古代并且能修煉之外,在其他地方與自己的前世沒有什么不同。但今天的這種陌生殘酷的場景狠狠地打醒了他過去的天真!他錯了!

    徹徹底底的錯了。。。

    “父親!爺爺!嗚嗚嗚。。。”林雨柔的悲嚎聲將蘇晨喚醒。

    “母親,別上去,冷靜!”蘇晨慌忙中死死地扯住母親的衣擺。

    “嫂子,事情已經不可挽回,不要沖動!”蘇尋和周圍的人紛紛上前攔住林雨柔。

    “放開我啊啊啊,為什么啊。。到底為什么。。。啊!啊!為何要奪走我的一切。”林雨柔看著父親的尸體跪地痛哭。

    “娘,你還有我,你還有父親和晨兒啊!別沖動!晨兒不想失去娘親!”蘇晨紅著眼睛嗚咽著,雙手死死拉住母親。他重生以來,在這個世界的近十年時間里,早已將這個世界的父母當成了真正的家人!此刻看到悲痛欲絕的母親,蘇晨自己也十分痛心。

    。。。
重庆时时到底有多假 中国融资配资网 股票涨跌颜色哪个给科学 最好个人投资理财产品 尚牛配资 一只股票分析全面分析举例 股票行情一般什么软件正规 沪深配资 8月股票推荐 炒股大爷 2019十大股票推荐 证券公司给私募基金配资 上证指数分析周期为4月 策略盈 象泰配资 基金配资多少倍 股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