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書盟 > 北寒劍帝 > 第十一章 別離

第十一章 別離

    在原先客棧的房間中,蘇晨正與蘇恒族老相對而坐,蘇恒的面容顯得很是凝重。

    “晨兒,照你這么說,這道塵宗定然是遠比青云宗更要強大的勢力,你此去雖然急了些但也未嘗不是一件好事,一來可以逃離接下來天玄府的漩渦之中,二來也可以大為減少我們蘇家身上的壓力。至于你父母那邊我會去勸導,不用擔心。”蘇恒冷靜地分析著。

    “對了,這顆血精玉你帶著,等你到了宗門開啟修行后,血精玉能讓你在蛻凡境的修行更加快速。”蘇恒轉身將一個早已準備好的木盒提給蘇晨。

    “這。。。家族的子弟修煉也需要這個啊,我。。。”蘇晨推辭。

    “我們蘇家還留有一個,夠用了,更何況你可是我蘇家如今真正的麒麟子!只恨準備的太匆忙,事先不知晨兒你竟有如此天賦,唉。另外我把自己隨身帶著的一些元晶也放在里面了雖然不多但也聊勝于無,畢竟在宗門中金銀這些世俗的錢財可就頂不上用了,元晶才是屬于武者間的貨幣。”蘇恒搖搖頭,緩緩將木盒打開,露出了一塊血紅的玉石和十幾個色澤有些灰暗的白色晶石。

    “族老,這元晶是怎么來的。”蘇晨雖然早就聽說過元晶這種東西,但現實中還是第一次見到。

    “元晶是人族武者公認的錢幣,是聚元境及以上的武者體內元氣的壓縮產物,根據制作元晶的武者自身修為的不同,將元晶劃分為下品、中品、上品、極品四大種類,而晨兒你看到的這個就是我制作的下品元晶。你別看它一顆只有雞蛋大小,但制作一顆卻要至少花費兩天的功夫,所以一般的武者除非真的缺錢了,否則很少會主動去制作元晶,畢竟太過浪費修煉的時間。”蘇恒微笑著娓娓道來。

    “元晶的用處有很多,除了布陣煉器之外,最主要的就是加快修煉速度,但在宗門之內應該都有聚元陣之類的陣法,這樣的話元晶拿來修煉就有些浪費了,聚元陣內的元氣是源源不斷的,而元晶內的元氣卻是用一點就少一點,像晨兒你就可以用這些元晶來購買一些丹藥之類的來輔助修行,亦或者買一把趁手的武器防身也是不錯的。總之你要記住出門在外,一定要多加小心!畢竟沒有了家族的保護,一切都要靠你自己了。”蘇恒繼續叮囑道。

    “蘇恒爺爺,多謝!晨兒定會努力修行,你們無需掛念。”蘇晨聽到蘇恒族老對自己說了這么多,內心不由涌現陣陣暖流。

    蘇晨起身在房間里找了塊大布條將木盒包裹起來,背在身后。轉頭說道:“蘇恒爺爺,父母以及家族那邊就麻煩你了。時間太緊我就先走了,我也不想讓那位宗門的前輩等太久。”

    “放心去吧!要記住在這個世界生存的根本還是實力,在宗門好好修行!”蘇恒蒼老的臉上帶著欣慰,他的大哥蘇玄真是得了個好孫子啊!只要蘇晨不隕落,他們蘇家以后便注定要揚名于這天下!

    。。。

    經過了白日那驚心動魄的天命大典,到了晚間時分,茶館飯館內到處都在談論那個測出了超品資質和特殊體質的少年的真實身份,以及那個一劍便斬殺了那恐怖老者的神秘劍客又是誰。不得不說,好奇心是人類最大的樂趣。

    “喂!各位!我有一個在城主府做事的二叔和我講,那個少年似乎是來自一個姓蘇的家族!”

    “蘇家?真的假的?這是哪個地方的大家族,我沒什么印象啊。”有人表示懷疑。

    “你們這算什么,我還聽說神秘男子出手的目的是為將那個少年收進自己的宗門呢!”一邊又有人說道。

    周圍的聲音讓正蒙著半張臉朝著城外趕去的蘇晨皺眉不已,但事至于此,他也沒有辦法,只能希望蘇家可以挺過這次的風波!

    大約一炷香之后,蘇晨終于來到了已經人煙稀少的洛水城門外,舉目四望并沒有看到那個叫秦長風的宗門長老的身影。

    “我在這!”一道冷冷的聲音在蘇晨背后響起。

    媽喲,你們這些高人的出場方式就不能正常點嗎。。。

    蘇晨無奈地轉過身看了看面前的這位爺,連個馬匹都沒買,你是想當回伯樂讓我蘇晨做一回千里馬嗎?

    “蘇晨拜見秦長老!”蘇晨恭敬地彎腰一拜。

    吐槽歸吐槽,蘇晨的內心深處對于這位秦長老的實力還是很尊敬的,沒看到之前牛批哄哄的紅羅老怪一劍就給秒了嘛!

    “你還算守時!”秦長風微微點頭,繼而說道:“剩下的時間不多了,我們即刻啟程!把手給我!”

    蘇晨不太明白,但還是將手遞了過去。

    “抓牢了!摔死了我可不管!”秦長風的嘴角終于微微翹起。

    “等等。。。啊啊啊啊!”蘇晨話還沒說完,整個人就已經被秦長風提著沖天而起!越飛越高,速度也越來越快。。。

    看著腳下的草木山河飛速后退,蘇晨的心態徹底炸了!太刺激了!

    哦彌陀佛,哈利路亞!

    好在秦長風還算講良心,揮手之間一截元氣流在蘇晨腳下形成,向上托著蘇晨。

    開始的時候,蘇晨還對這種體驗比較新奇,但看厭了下方千篇一律的景色之后也就感覺無所謂了。

    秦長風的速度當真是快得不可思議,不過半日便出了青云域,但沒有停留,始終朝著一個方向疾行而去。

    兩日之后,蘇晨兩人來到一座宏偉的巨城前。

    此時的秦長風的全身包括臉上都已經長滿了觸目驚心的尸斑,皮膚表面有著明顯的腐爛的痕跡,簡直如同地獄中出來的惡鬼。

    蘇晨看著這位引自己入門的宗門長老,心情沉重。在路上的時候他就發現了秦長風身體的不對勁,就像是在朝著死人的方向轉化一樣,但任他如何詢問,秦長風都閉口不言只是默默趕路。

    “這是禹王城,是上域級勢力禹王宗的域城!里面有著可以直通我道塵宗的傳送陣,快點,我的時間不多了。”秦長風說話時的聲音都帶著一股死氣。

    秦長風抓住蘇晨的后衣領直接無視禹王城上空不得飛行的禁令和城門的護衛,徑直朝著禹王城的東南角飛去。

    通神境的速度的確駭人聽聞,不過一會兒,蘇晨便看見了一座巨大無比的石陣遙遙在目。

    “放肆!這里乃是禹王城傳送陣,立刻給我下來,再往前一步格殺勿論!”突然一聲滿是怒氣的聲音自前方傳來,震得蘇晨的雙耳隱隱作痛。

    只見一位青衫中年人此刻面帶慍色,一雙滿帶殺氣的眸子死死地盯著空中逐漸接近的蘇晨兩人,讓人毫不懷疑他下一刻就會出手!

    “且慢,吾并無惡意,只是借貴地一用來趕路。”秦長風讓步了,帶著蘇晨落在了那守護傳送大陣的青衫中年男子面前。

    青衫男子看清秦長風的慘狀后,也不禁倒吸一口冷氣。憑借他的神魂可以感應到眼前此人雖然也是一位通神境的大能,但其體內的生機已經到了一種油盡燈枯的地步。

    “閣下這是中了厲鬼的詛咒?”青衫男子驚駭道。

    “不錯,一只白怨級的地縛靈,詛咒已經快布滿全身了,必死無疑,此次借道也只是想死之前能回到宗門。”秦長風輕輕點頭。

    青衫男子在聽到白怨兩個字時,身形就已經忍不住微微顫抖。最后聽到地縛靈時,更是忍不住驚聲道:“不可能,遇到白怨級的地縛靈,通神境怎么可能還能活下來!你到底是什么人!”

    “道塵”秦長風淡淡答道。

    青衫男子聞言,身體微微一滯,再仔細看了看秦長風的可怖模樣,臉色浮現了一抹敬意。

    “是我呂子言孟浪了,道兄為我人族而至于此,所作所為無愧于道塵天宗之名!請受我一拜!”青衫男子俯身深深一拜后,向后做了一個手勢,立刻就有幾個約莫二十來歲的青年跑了過來。

    “立即開啟傳送大陣,坐標設定為道塵宗!”呂子言對著幾個手下大聲吩咐道。

    “是!”幾位年輕人也是臉色一震,但也不敢多問,只是偷瞄了蘇晨兩人幾眼后便急匆匆地朝大陣中心趕去。

    “有勞了。”秦長風臉色放緩,對著青衫男子微微頷首。

    在一旁一直聽著兩人對話的蘇晨只覺得心里跟爬滿了螞蟻一樣,滿是好奇,為什么連眼前一看就位高權重的青衫男子也對道塵宗這么尊敬?還有那些什么厲鬼、白怨還有地縛靈這都是些什么,難不成這個世界還真有鬼不成?想到這點,饒是膽大的蘇晨也不禁感覺后背直冒冷汗。

    秦長風低頭看了眼蘇晨,仿佛一下就看透了蘇晨心里所想。冷聲道:“關于宗門的事,你以后自然會了解。至于所謂的怨靈厲鬼你暫時不需要知道太多,對你的武道之心不利!尤其是你現在的實力連螻蟻都稱不上!這個世界沒有強大的武力談什么都是枉然!”

    “呂大人,傳送陣已經準備完畢!”這時遠遠傳來了聲音。

    “兩位,上路吧。”呂子言輕聲說道。

    “嗯。”

    “走吧,對于宗門,今日是我的最后一次,但卻是你的第一次。呵呵呵,百年前我也是這樣被一位宗門的前輩領進了道塵,世事弄人,卻自有緣法!蘇晨,以后好好走下去。”秦長風的眼角微微濕潤,拉著蘇晨朝著前方一步步的走去。
重庆时时到底有多假 上证股票推荐 中国股指期货配资网 南昌期货配资 白银交易网 盈操盘 股票推荐群诈骗 股票行情·牛市快讯每天推送b92 易融网配资 期货配资怎么做 米牛配资 个人做期货配资合法吗 世界主要股票指数 股票融资买入是好是坏 银行可以给私募基金配资吗 策中策配资 富豪配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