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書盟 > 北寒劍帝 > 第十三章 明見(4000)

第十三章 明見(4000)

    鐘越和蘇晨彎著腰靜候了幾息之后,塵心殿內方才傳來一聲滄桑厚重的聲音:“讓他獨自進來吧。”

    “是!弟子告退!”鐘越聞言噤聲告辭。

    “小師弟,進去吧,師兄先走了。”鐘越對著蘇晨微微一笑,輕聲說道。

    “嗯!師兄再見!”蘇晨點頭,然后深吸了口氣朝著大殿內徐徐而去。

    。。。

    進入塵心殿后,蘇晨雙眼一掃,略過了四周飄蕩的淡淡霧氣,看向了大殿內的幾道人影。

    只見自己的正前方有著六個年紀看起來與自己仿佛的少年,一共是四男二女,雖然都年紀尚幼,但身上已經能看出一些不同凡俗的氣質,此刻六人都背對著蘇晨跪坐在六塊蒲團之上。

    聽到腳步聲,六人不約而同地轉過身子對著進來的蘇晨打量了起來,但限于場合并沒有言語交談。

    “孩子,來。”大殿后方的一塊蒲團上盤坐著一位身穿青色長袍的白發老人,老人面容和藹,看到蘇晨進來之后,輕揮衣袖,一塊與之前六位少年并列的蒲團便憑空出現于大殿之中。

    蘇晨朝著老人恭敬地俯身一拜,隨后也在蒲團上緩緩跪坐了下去。

    “你等七人便是我道塵宗此次招收的新弟子。除了最后來的這位,其他六人都是通過我道塵天域各地天命大典上選拔而來的,之前都未曾開始修行,然否?”老人問道。

    “對!”在場幾人合聲應道。

    “嗯,你們皆有著傲人的資質,這點毋庸置疑,否則也不會來到我道塵了。但你們需切記修煉一途光靠天賦是難以走到最后的,修身的同時也要修心。”

    “縱觀人族歷史,每一位人族至強者都有著一顆鬼神難改,萬古不易的堅定道心。而武道之心的形成是不可能一蹴而就的,這首先需要你們在修行之始,便要嘗試著去參透自己所修為何?從而明見本心,照破本我。”老人低沉的聲音在大殿和眾人的內心回蕩。

    所修為何?

    蘇晨從未考慮過這個問題,修煉是為了變得更加強大嗎?還是說是為了追求更長的壽元,更多的權勢?這些往往都是因人而異的。

    看到面前的七位少年都陷入了思索的狀態,老人也不打斷,靜等了一會兒后方才緩緩說道:“這個問題不用急著回答,你們可以在往后的歲月里自己去印證。”

    “前輩,那您修煉是為了什么呢?”這時位于蘇晨身側的一個女孩向老人脆聲問道。蘇晨轉頭一看,只見一個臉蛋紅撲撲的略有點嬰兒肥的少女此刻正直直的看著身前的老人,眼睛里閃爍著一抹求知欲。

    “呵呵,我啊,你真想聽?”老人的身體微微一顫,嘆聲說道。

    “想!”這次不僅是之前的小女孩,所有人包括蘇晨都齊聲說道。

    “唉,我出生在人族邊陲之地的一座山村之中。五歲那年,妖族進犯人族邊境,而我的山村正好被一頭路過的妖獸發現了,一口之下,整個山莊大半的人都瞬間被妖獸給吞吃了,剩下的也被妖獸一一虐殺毫無還手之力。”

    “我那日因為照常進山采藥而正巧躲過一劫,等我回來的時候,看見了一幕人間地獄。”老人說到這微微一頓,沉默少許后才繼續說下去。

    “我的父親被妖獸生生咬碎了下半邊的身子,抱著被妖獸吃的只剩下頭顱的母親絕望地慘死在了倒塌的家門前,雙眼臨死前都在望著我往日采藥歸來時的方向!”

    “那時的我在目睹了這樣的場景之后瞬間崩潰了,我連收殮父母的遺體都忘了只是一味地朝著山外瘋狂跑去,渴了就喝山里的泉水,餓了就啃草里的樹根,但一路上看見了好幾個村子,沒有一個例外,都毀在了妖獸的爪下。”大殿內的眾人為老人講述的事情所動容,這超出了他們以往的認知經歷。

    “后來在快要堅持不住的時候,我有幸遇見了一位前來斬除妖族的道塵宗長老,也就是我后來的師尊,師尊詢問了我的情況后問我想報仇嗎,我說想,隨后便昏迷了過去。師傅自那之后把我帶回了道塵宗結為師徒,悉心教導。從那時起,老夫便明晰了自己這一生所修,一世所求無非八個字,那就是護我道塵,衛我人族!”老者最后鏗鏘有力的字句在七位少年的腦海里不停回響,心神顫動。

    護我道塵!

    衛我人族!

    。。。

    看到幾位新入門弟子臉上震撼的神情,老人意識到自己可能講多了。

    “咳咳,今日老夫倒是有些癡了。總之你們記住一點,他人所講的終不如自己領悟來得深刻,本心之事你們今后慢慢體悟即可。接下來由我給你們傳授我道塵宗要求每個弟子都必須修行的蛻凡境的筑基功法——啟凡錄。”

    “世間功法千千萬萬,但真正適合一個人的卻不多見,而蛻凡境主修肉身,乃是武道的第一步也是根基所在,這一階段如果選擇的功法特性與自身特性相悖,不僅會拖慢武道進境,更是會限制你將來的成就。”

    “我道塵宗的前輩大才基于這一點借鑒無數功法,費盡心血方才創造出了今日我道塵宗的奠基功法——啟凡錄。”

    “這一功法雖然只有蛻凡境的部分,但卻可以根據修煉者的特性自發地改變自己的元力運轉方式,這是一個互相影響的過程,待你們憑此功法達到聚元境后更是可以毫無阻礙地轉修我道塵宗的任何功法!可以說是我道塵的萬法源頭,立宗之本!”老人此時洪厚的聲音讓包括蘇晨在內的幾人激動不已,因為屬于他們的修行就要開始了。

    “在傳法之前,我希望你們記住,既然你修了道塵的法,那你就一輩子都是道塵的人!你若不負宗門,宗門亦絕不負你,望你等今后好自為之!”伴隨著老人的話音落下,一個白色的光團在老人的指尖浮現,曲指一揮,分化為了七道白光朝每人的額頭射去。

    這是。。。

    蘇晨感覺到自己的腦海里被瞬間傳入了許多文字,有些脹痛,不敢耽誤趕忙閉目參悟了起來。

    “萬物一齊,道無始終,何以知造化之妙?今以啟凡為本,窮肉身之秘,渡苦海之舟,比形于天地,受氣于陰陽。。。”在一段開篇總綱之后是大篇關于如何吸納天地元氣來錘煉肉身,以及運行方式的講解,蘇晨七人閉著雙眼花了快半個時辰的功夫才徹底地掌握。

    等到眾人悠悠醒轉,原先的老人早已消失不見,空留塵心殿內千古不變的霧靄在眾人周圍飄揚聚散。

    蘇晨回想起自己碌碌無為單調枯燥的前世生活以及來到道塵之后的所見所聞,不禁有些出神,對著老人原先的蒲團處鄭重地彎腰叩首,這是傳道之恩,他蘇晨銘記于心。。。

    “天上白玉京,十二樓五城。仙人撫我頂,結發授長生。”蘇晨低頭輕聲呢喃。

    。。。

    眼見在場的七人都已參悟完畢,一個眉清目秀,風姿不凡的少年站起身來,對蘇晨和聲說道:“這位兄弟來得遲了些,不如先介紹一下自己吧,與大伙熟悉熟悉,今后少不得要一起做事了。”

    “是啊,小弟弟別害怕,姐姐我以后罩著你!哈哈!”另一個看起來明顯較為早熟的少女,穿著一身緊致的黑色紗衣和各種手飾,作一副成人的打扮,此刻故意挺了挺微微凸起的胸脯,嬌笑道。

    蘇晨聞言哭笑不得,也不羞惱,看著幾人緩緩說道:“我叫蘇晨,來自青云域的一個小家族里,后來參加天命大典時碰巧被宗內的秦長風長老看重,也就順路帶了過來。”

    “武道資質呢?”穿著黑紗的早熟少女明顯對這個更感興趣。

    “咳咳,只有超品。”蘇晨有點無語,怎么人人都要提起他這個傷疤。。。

    “怎么會呢?能直接從天命大典上升為我們道塵宗外門弟子的至少也得有個奇才級丙等資質吧!這和那些雜役弟子的晉升又不一樣。”一旁的眾人也對此大感不解。

    “蘇兄弟想必還測出了特殊體質吧?”之前提議蘇晨介紹的那位好似領頭的少年猜測道。

    “嗯,我還覺醒了血寒神體。。。”

    “臥槽!變態啊!這種前五十的頂級體質你竟然都能得到。”這時另一個明顯長得比較壯碩,面相豪爽的少年聞言驚呼道。

    “嗯,的確變態,看來以后我們幾個里同境界的扛把子就非你莫屬了。”挨在壯碩少年身旁的一位身材纖瘦,面色略顯蒼白的少年此刻也發聲道。

    “好啦,蘇晨兄弟,我也給你介紹一下我們幾個。首先是我,我叫尹天平,是道塵天域四大家族尹家當代家主的次子。至于資質嘛,奇才級甲等,沒有特殊體質。”名叫尹天平的少年顯然很享受在眾人前露露臉的機會。

    “至于一副大人打扮的這位嘛,名叫姬靈,是乾云府府主的女兒,資質奇才級乙等,不值一提。”尹天平指著先前的早熟少女壞笑道。

    “姓尹的!你皮癢了是嗎?什么叫大人打扮?老娘我這叫天生麗質懂不懂!還有你竟敢瞧不起老娘的天賦?甲等有什么了不起,哼!”名叫姬靈的少女瞬間打破了原有的美麗浪漫,活像一個生了氣的市井婦人,咬牙切齒地看著尹天平。

    尹天平對此明顯不太感冒,脖子一揚,對著姬靈露出一副你咬我啊的嘴臉。

    “好啦,好啦!尹大哥你別氣姬靈姐了。至于我的,我自己來說吧。”這時坐在蘇晨旁邊的那個娃娃臉的少女,轉過頭來一臉羞赧地看了眼蘇晨白皙俊氣的臉龐,俏生生道:“我叫云北菡,道塵天域四大家族云家的一位庶出子女,因為僥幸天賦不錯才被家族舉薦到了道塵宗,資質是奇才級甲等。”

    麻蛋,你們一個個的,說的是人話嘛,我怎么這么菜。。。

    至于剩下的那三個,蘇晨也幾乎是含著淚聽完的。聽完之后才知道,先前講話的那一壯一瘦的兩人竟然是一對兄弟,比較壯實的哥哥叫嚴虎,瘦一點的是弟弟叫嚴胥,都是奇才級乙等的資質,是來自道塵天域數一數二的大商行——嚴氏商行的直系成員。

    這些都讓人不得不感嘆前世的那句寒門再難出貴子是真的有道理的,因為沒有足夠的資源和平臺就想爬到高處實在是太難了!

    最后才說的,是一個一直坐在一邊默默無言的冷峻少年,直到在場幾人的目光都瞄向他后,才遲遲說道:“方浩,沒什么來歷,資質奇才級丙等,體質劍靈之體。”

    劍靈之體!

    土包子蘇晨眨巴眨巴眼睛,看著一旁的云北菡,示意她給他講一講這劍靈之體是怎么回事。

    “蘇晨哥哥,你眼睛好大哦!”云北菡發現蘇晨一直看著她,嘻嘻笑道。

    蘇晨無語,我是讓你觀察眼睛大不大嗎?你這悟性怎么配得上這資質的。。。

    “咳咳,云師妹,這個劍靈之體是怎么回事,你給我講講唄。”蘇晨的求知欲相當堅定。

    “唔,劍靈之體啊,在體質榜上排名兩千零六十六位的,天生便有劍意蘊藏在四肢百骸,劍靈天生,這種體質的人如果修行劍道的話會有如神助,當然了,和蘇晨哥哥你的體質一比就差遠拉。”云北菡說起話來憨憨的,煞是可愛。

    蘇晨一聽頓時就舒坦了,看起來還是勞資牛批!如果不看資質的話。。。

    “好了,時候也不早了,我們先去領取宗門的身份令牌和一些其他東西吧,之后每個人還要開府,剛進宗門就是事多。那些引路的雜役弟子應該已經在殿外等候了,我們先出去。”尹天平提議。

    “好勒”蘇晨幾人應道,一起向著殿外走去,蘇晨悠哉悠哉地跟在后面。

    。。。
重庆时时到底有多假 原始股权是什么 我国股票指数有哪些 股票行情000524 股票配资平台哪个正规 新浪理财平台 期如意期货配资软件 上证指数20年走势图 91配资 银行怎么给私募基金配资 上证指数就是大盘指数吗 专业投资 炒股第一软件 股票行情查询002182 百亿配资 老友配资 伊利股份股票分析报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