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書盟 > 北寒劍帝 > 第十九章 月下飛豬

第十九章 月下飛豬

    靈虛山上一輪明月高掛,皎潔的月光夾雜著點點的星光,將這夜色映襯得分外撩人。

    此時靈虛府的一處長亭外。

    “奴婢姜雪參見殿下!”

    “奴婢林嬋依、奴婢宋璇參加殿下!”

    姜雪三人借著月光看清蘇晨殿下的臉龐后,便急忙低頭小跑至蘇晨跟前,一起躬身見禮。

    “不必多禮。”蘇晨也沒想到會這么巧,自己出來晃悠了半天,正覺得有些無趣想找姜雪說說話,竟不想在這碰上了。

    “殿下,這天色已晚,您昨日氣血虧空的厲害,此時當在靈虛殿中靜靜療養方好啊。”姜雪對于蘇晨的身體有些擔心。

    “哎呀!你家殿下還沒那么柔弱。對了,你們誰帶酒了?如此夜色,大家一起去那亭子中小酌幾杯豈不美哉!”蘇晨自己前世的時候沒事就愛喝兩口,但自從來到這個世界后,為了不讓此世的父母懷疑,可是一直忍到了現在,憋的那叫一個苦啊!

    嘿嘿,現在老爹老娘都不在,誰還能管得了我?

    蘇晨想到這,不禁心花怒放。

    “不可以!殿下!您還這么小!怎么能喝酒呢?”姜雪有些生氣,這蘇晨殿下都是從哪學的這些東西。

    “殿下,別聽姜雪她瞎說,我有酒!而且還是用上好的青靈果釀成的絕佳美酒,包準殿下歡喜!”此時水蛇腰的性感侍女林嬋依聽到姜雪阻攔,登時就不樂意了。在拉近關系這件事上,還有什么比喝酒更方便?

    “是啊!姜雪,你可不要搞錯了,蘇晨殿下才是主子!我們說不好聽的都是下人,在這世上哪有下人反對主子的道理?人家蘇晨殿下想喝就喝,哪輪得到你管!”另一個濃妝艷麗的侍女宋璇也幫腔道。

    蘇晨擺了擺手,示意名叫林嬋依和宋璇的兩位侍女先停一下。

    “世上本無事,庸人自擾之。不過幾杯酒的事,煩那么多做甚?小雪啊,本殿下做事自有分寸,不必擔心。”蘇晨知道姜雪如此也是為了關心自己。

    小雪!

    站在一邊的宋璇和林嬋依聽到蘇晨殿下對姜雪的稱呼后,幾乎快把嫉妒兩個字寫在了臉上!

    姜雪聽到此話也不禁有些羞澀,她也明白殿下這是真正接納自己了。

    不過,殿下開頭的那句話說的當真是妙絕了!

    好一個世上本無事,庸人自擾之!沒想到殿下還有這等才情。

    “好吧,好吧。是奴婢不對,雪兒以后不管殿下喝酒之事了。”姜雪柔聲告罪道。

    不得不說,酒這東西一喝就停不下來了。

    長亭之中,蘇晨與三女一邊賞著如水的月色,一邊推杯換盞。幾杯之后,四人都喝得有些上了頭。

    “你們仨,給本殿下就這月色來作詞一首,助助興!”蘇晨喝到一半,似乎突然想到了什么眼睛一亮。

    “殿下可折煞奴婢了,這世俗間的文人擅長的事,我們這些武者怎么可能會呢?”林嬋依此刻臉帶微醺的醉意吃吃笑道。

    “誰說武者就不能吟詩作詞了?小雪,你來給她們作一首首如何。”蘇晨眼眸一轉,對姜雪說道。

    “殿下,奴婢只學過一點關于詩詞的東西,讀讀還行,真讓我作恐怕。。。”姜雪連忙搖頭婉拒。

    就知道你們都是些只會打架的暴力女。。。

    “算了算了,掃興,今日就讓本殿下破例為你們作一首詞!要知道在家鄉那,殿下我可是自小便有著才子之稱!”蘇晨嘴角微微翹起。

    “哼!殿下盡吹牛,哪有人十歲就能創作出什么詩詞的?”姜雪明顯認為蘇晨是為了在自己侍女面前的臉皮而強撐著。

    “姜雪,別人不可以不代表殿下不可以!我就覺得殿下心里有底氣才能這么說的!”宋璇抓住機會一頓馬屁先踢上去。

    至于殿下所作的詞嘛,呵呵,只要殿下一會兒能說出個人話來,她宋璇和林禪依就能把殿下給夸到天上去。

    “行,不相信是吧!給本殿下半柱香時間構思一下,你們待會都聽好咯。”在蘇晨看來,“構思”這東西半秒鐘都嫌多,如果不是為了真實一點,他又何需半柱香。。。

    今日我蘇晨就要讓你們看看這世界上最偉大的主義!

    拿來主義!

    “殿下您不是要作詞嗎?為什么發呆呀。。。”姜雪看到蘇晨望著地上的眼睛一動不動,好笑道。

    “咳咳,這叫全神貫注,本殿下在構思呢,不要講話。”蘇晨臉皮一抽。

    緊接著姜雪三女便看到了她們蘇晨殿下的精湛演技。

    只見眼中的蘇晨殿下一會兒抬頭望月,臉帶熏醉之色,仿佛欣慕于這芬芳月色的美好。但一會兒又凝視遠方,深邃的眼眸中透著思念和悲涼。再配上灑在蘇晨殿下的臉上的柔和月光一時間竟讓姜雪三女不由得癡了,下意識地就忽略了蘇晨的年紀。

    過了一會兒。

    “嗯,差不多了,你們聽好,殿下我的這首詞只吟一遍!”蘇晨一臉深沉地說道。

    “奴婢在聽!”姜雪三人點頭應是。

    蘇晨清了清喉嚨,仰望著天上的一輪明月,帶著濃烈的感情吟唱道:

    “明月幾時有?把酒問青天。

    不知天上宮闕,今夕是何年。

    我欲乘風歸去,又恐瓊樓玉宇,高處不勝寒。

    起舞弄清影,何似在人間!

    轉朱閣,低綺戶,照無眠。不應有恨,何事長向別時圓?

    人有悲歡離合,月有陰晴圓缺,此事古難全。

    但愿人長久,千里共嬋娟!”

    這這這。。。

    姜雪幾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如此美絕人寰,悲歡交替的一首詞竟然能從殿下的嘴里冒出來。

    “但愿人長久,千里共嬋娟。”姜雪眼帶迷醉之色,芳心砰砰直跳。嘴里也在不停回味蘇晨的這首詞,只覺得越品越有真意。

    “殿下呢! ?”回過神來的姜雪發現殿下已經不在亭中了,不由得一激靈。

    “在那,在那!”一旁的宋璇忽然指向了不遠處的一條小道。

    但見蘇晨朦朧的背影在青石板路上若隱若現,忽地一束月光垂下,蘇晨也緩緩駐足,轉過身來看著亭中的姜雪三人。

    蘇晨內心:就是這個時候!笑容一定要到位!要夠溫柔,夠深情,才能凸顯我蘇晨殿下的英俊帥氣!

    可就在蘇晨的嘴角正欲往上翹起的時候。。。

    “哼哼!嚕嚕!”一個丑萌丑萌的大耳小豬此刻忽然拍打著雙耳出現在了靈虛府的上空。聳了聳腦袋,靠著對喚靈石的感應,小飛豬朝著蘇晨所在的位置慢慢飛來。

    蘇晨的笑容逐漸僵硬,呆滯地轉過身看了眼一臉歡快飛來的豬,又回過頭瞅了瞅不遠處亭中的佳人。

    啊啊啊!此天亡我也。。。

    “那是小飛豬?”亭中的林嬋依驚訝不已。

    “就是小飛豬!沒想到我們靈虛府的雜役弟子中竟然還有如此作踐自己的人!肯定是一點品味都沒有的窮鬼,要是知道是誰,以后絕不和他說一句話,太丟人了!”宋璇有些不忿,沒想到自己竟然和這種租訂小飛豬的土鱉在一起共事。

    “咳咳,你們難道不覺得,這豬在朝著殿下飛過去嗎?”姜雪此刻略顯尷尬的提醒道。

    “咦?好像是這樣。。。不可能!殿下何等身份怎會租訂這種東西?豈不是平白惹人笑話!”林嬋依和宋璇不愿相信這個答案。

    “其實你們有沒有注意到剛才殿下的詞里透露了多少人生的辛酸,而這樣的經歷體會只有那些貧苦人家出來的孩子才能擁有。所以說殿下雖然天資無雙,但是出身貧寒啊!我們今后一定不能傷害殿下的自尊心!”姜雪腦補的頭頭是道。

    殿下原來是個貧窮的孩子啊。。。

    林嬋依與宋璇恍然大悟的同時,也立刻意識到這又何嘗不是一個接近殿下的機會!

    只要向殿下表明自己已經知道了他貧困的真相,再拿出一堆元晶給殿下瞅瞅,和殿下說:“我們雖然知道了殿下您貧苦的過去,但是也絕不會因此就用送殿下元晶這種方式來侮辱您!這些元晶為了殿下您做人的尊嚴,我們愿意忍痛不送!”

    這樣一來,何愁不能獲得殿下的好感!都這么尊重人了啊有沒有!

    蘇晨看到亭中的姜雪三人嘰嘰喳喳的討論,就知道壞了,今天這事跳進黃河也洗不清了。

    可既然不能反抗,那就學會享受吧!

    蘇晨右手朝天一揮,英姿勃發,但聽那一聲長嘯:

    “豬來!”

    一道長耳肥腰的可憎身影應聲而來,從蘇晨胯下一穿而過,馱著蘇晨自地面盤旋而上。

    “目標是坊市,出發!”

    “呼呼!嚕嚕!”聰明的豬頭聽懂了蘇晨的命令,朝著坊市的方向緩緩飛去,十多息后才消失在了靈虛府的上空。
重庆时时到底有多假 股票融资技巧_杨方配资开户 股票配资平台是合法的么重生回古代小说 哈药股份股票行情分析 融丰配资 配资炒股的风险有哪些 股票指数基金有哪些 顺配宝 股票指数期货合约的价值是股票指数与每点 五粮液股票行情今天 000878股票行情 华煦期货股票配资 在线股票配资平台 聚丰达配资 股票涨跌幅计算公为绿色 厦门股票配资利息多少 国内的期货配资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