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書盟 > 北寒劍帝 > 第二十六章 啟程

第二十六章 啟程

    蘇晨對于眼前這位跟自己一屆的同門有些同情。

    在天命大典上檢測出奇才級資質加劍靈之體,被道塵宗收為正式弟子,這是何等的風光!

    然而這所有的一切,都如同夢幻泡影。

    全族之人因為陰邪鬼物竟在一夜之間統統死去,而那晚的盛宴卻是為自己所舉辦,這是怎樣的痛苦與諷刺。

    “我的太爺爺和幾位族老為了我能活下去,與厲鬼一路拼殺,最終舍命之下才合力將我送出了那晚的方家。”

    “若不是因為我,他們五位元海聯手,逃生還是有極大可能的。都是因為我,如果我沒有這份資質,那么就不會有那場晚宴,這樣的話,或許所有的一切也就不會再發生了。。。”

    方浩的聲音里透著濃濃的自責。

    蘇晨見此有些不忍,緩聲勸慰道:

    “方浩,逝者已矣,而生者當如斯。你方家的族老和你的太爺爺之所以做出這樣的選擇,也一定是覺得你值得他們付出這一切。因為只要你還在,方家就還在,而且會在將來變成一個更加強盛的方家!”

    方浩聽到此話,微微點頭,而后雙拳握緊,露出了無比堅定的目光。

    “我會的。”

    “但目前的我還是要腳踏實地,一步步地變強。至于方家的仇,到時候我會親手去報!”

    “鬼物又如何,天命又怎樣,我自一劍斬之!”

    方浩的話在蘇晨聽來是如此的熱血中二,甚至細細回味了一下后,還覺得這方浩簡直就是標準的主角模板啊!

    天賦超群,家族被滅,還奮發圖強。。。是不是再加上我蘇某人的坑爹系統就徹底完美了?

    “天平他們應該也快忙完了,我們下去吧。”蘇晨理了理亂糟糟的思緒,準備先去第一層與尹天平等人匯合。

    “嗯。”

    此時平天樓的一樓大廳中。

    “天平哥,這捉兔子的任務要不就交給你了吧,反正手到擒來的事,一起去浪費時間啊。”嚴胥拿著手中的玉簡反復查看之后終于確定,這還真就是一件捉兔子的荒唐任務。

    “我們之前可不是這么說的,既然要一起拿好處,你就是站那干看著也得過去。”尹天平下巴一揚,表示天下哪有這等好事。

    嚴胥一聽剛想反駁,卻被等了許久的親哥嚴虎找準機會,一語打斷。

    “你真是個弟弟,什么都不懂,抓個兔子怎么了?這叫一兔不捉何以掃天下!”

    “可憐這宗門的良苦用心,如今卻只有我嚴虎一人參悟到了!”嚴虎說話的神色帶著興奮,明顯在為自己的智商而驕傲。

    至于一旁的云北菡與姬靈,看著面前這不著調的三人,感到有點無奈。

    “咦,你們看,蘇晨師兄他們下來了。”云北菡忽然指向了樓梯處的兩道人影。

    “也夠墨跡的。”姬靈撇撇嘴。

    剛與方浩回到一層的蘇晨見到早已在這等著的幾人,不禁有些尷尬。

    “那個,大家。。。”

    “別廢話了,既然都到齊了,我們就即刻動身吧,東山離這里很近,步行一個時辰左右就能到了。”尹天平懶得再拖沓了,當下便大手一揮決定出發。

    東山在第二道界一直是道塵宗用來豢養一些凡俗走獸的地方。畢竟有些靈材或者妖獸肉雖然效果斐然,但口味那是真的不咋滴,宗門內的弟子和長老雖都是修行中人,但也是有口舌之欲的。要知道一些凡俗走獸做成的菜肴那可是真的美味,在這樣的需求之下,東山的出現自然也就理所應當了。

    此刻蘇晨一行七人,正走在一條通往東山方向的泥道之上,眼看著已經快走完將近半程了。

    而原本一直走在隊伍前面的蘇晨這時卻逐漸放慢了腳步,緩緩來到了走在隊伍后方的方浩身邊。

    “方兄,你能不能給我講一講鬼物等級和類型的劃分?”蘇晨悄聲問道。

    “你問這個干什么,以你我現在的修為談這些其實還為時過早。”方浩有些不太情愿回答這個問題。

    但蘇晨顯然不是這么想的。

    “方兄,我在查看任務玉簡的時候,多次看到里面提及這些。既然我以后遲早也會知道的,那你不如現在就先跟我講講吧。畢竟對于厲鬼這些東西我認為還是越早了解清楚越好,這樣也可以方便早做準備。”

    方浩看到蘇晨這勁頭,知道今天是逃不過了,于是稍稍思索了一會后,臉色無比凝重地向蘇晨講了起來。

    “其實厲鬼又或者陰靈等等都是對這些鬼物的泛稱。”

    “那些鬼界之中的厲鬼我不太清楚,但人族七界內的這些厲鬼一般是分為四大等級和三大類。”

    “首先是等級上,厲鬼從低到高分為白陰級,血陰級,白怨級和血怨級。這些等級分別對應著我們人族的元海境,化龍境,通神境以及大羅境。”

    “由于如今的鬼族有至尊在世,所以這些留滯于我人族大界內的鬼物,都是鬼族至尊親自出手留下的。畢竟原本人族即使懷著滔天怨念死去化為鬼物,也是在鬼族大界之中重生,絕不會出現在人族之中的。”

    “正因如此,每一位在人族疆域為禍的鬼物的體內都會自然而然地帶上一絲鬼族至尊的氣息。而就是這一絲氣息,對于同境界的人族而言無疑就是噩夢般的碾壓,非我人族的絕代天驕不可抗衡!”

    “方兄,鬼族同境界真的就如此強大?”蘇晨有些難以相信。

    方浩聞言只是露出一抹苦笑,搖了搖頭。

    “呵呵,事實遠比你想的更加讓人絕望。我剛才說的只不過是鬼物里最弱的怨靈而已。鬼物其實有三大類,分別為怨靈,兇靈,以及最為恐怖的地縛靈!”

    “所謂怨靈,是指人死之時雖然有著巨大的怨恨,但仍然對這人世抱有最后一絲希望,這也就使得人轉化為鬼的過程并不徹底,只能變成仍有著一絲人性的怨靈。怨靈的實力相對低一點,并且若是被生者完成心中最后的那份心愿,甚至有可能直接主動散去形體,尋求解脫。”

    “至于兇靈就很好理解了,那是完全不帶一絲人性的純粹厲鬼,只知道無情地殺戮活著的生靈。可無論是怨靈還是兇靈,雖然都有著留據于身死之地的習慣,但只要愿意,完全可以不受任何地域的限制!”

    蘇晨一邊聽著方浩的童話故事,一邊雙腿打著擺子。

    “打住打住,我們以后做任務難不成都要面對這種東西?”蘇晨感覺自己實在是鼓不起勇氣去暢想未來。

    “前面那兩種厲鬼雖然也很強大,但以我們道塵宗正式弟子在同境之中的絕巔戰力未嘗沒有一搏之力。”

    “只有最后一種地縛靈才是讓所有人族都近乎絕望的存在。那才是除了依靠境界壓制強行鎮滅外,再無任何方法可以對抗的恐怖!”

    “抱有強烈怨念死去的人,如果生前對所居之處一直懷著深入骨髓的憎恨與詛咒的話,在死去之時便有可能化為永遠困鎖于死亡之地的地縛靈。”

    “每一個地縛靈都擁有一片能夠籠罩死亡之地的鬼域,在鬼域之中,一切空間上的距離都將失去意義,一切的常規都會被改寫。而在這片被扭曲的世界中,只有地縛靈才是唯一的主宰,甚至連你的性命都會成為它的掌上玩物。。。”

    白陰、血陰、白怨、血怨!

    怨靈、兇靈、地縛靈!

    我滴個親娘咧。。。

    接下來的路程,蘇晨幾乎是一直在恍惚之間走完的。

    等回過神來的時候,作為任務地點的東山已經遙遙在望了。

    蘇晨拍了拍自己有些發僵的臉龐,強迫自己冷靜下來。

    麻蛋的,不就是小鬼子嗎?誰慫過。。。
重庆时时到底有多假 宝利阁配资 中国股指期货配资网 新浪股票 杭州理财平台招商 股票行情大盘走势 中国平安股票 股票涨跌多少钱是怎么算的 鼎配资 股票融资门槛 盛鑫配资 股票融资费率_杨方配资开户 阿里巴巴股票行情走势图 每日股票推荐网站 配资做期货 股票吧 线上配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