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書盟 > 北寒劍帝 > 第三十七章 閱府

第三十七章 閱府

    靈虛殿一樓。

    “殿下。”看到剛剛修煉完下來的蘇晨,姜雪連忙俯身行禮。

    “以后跟我就不用講這么多禮節了,喊蘇晨就行。”蘇晨擺了擺手。

    “這是上下尊卑,奴婢不能逾越的。”姜雪搖頭道。

    “哎呀,你們怎么都這么死腦筋呢?”蘇晨有點無奈地捂住了腦袋,心里也明白,這個世界的階級觀念早就已經固化到了每一個人的身上,不是短時間能夠撼動得了的。

    “不行的,殿下,這是規矩。”

    在稱呼這件事上,無論蘇晨如何勸說,姜雪都死活不同意。

    “唉,算了算了,隨你。”蘇晨也是認命了。

    “是。”姜雪抿著嘴低頭一笑。

    蘇晨透過大殿的窗戶瞄了眼外面的天色,發現已經到了晚上。

    原來都這么晚了。。。

    “姜雪,那個,你先回去吧,我也要歇息了,畢竟修煉了一天也是累得很。”蘇晨揮手想要讓姜雪退下。

    “好的,奴婢告退。”姜雪微微一拜后準備離去。

    “等等。”蘇晨好像想到了什么。

    “殿下,怎么了?”姜雪問道。

    “你可知道我們靈虛府內眾人的修為層次?”蘇晨摸了摸下巴。

    “額,具體的奴婢不清楚,但大部分應該是聚元境,少部分是元海境,只有一位是化龍境。畢竟在分配仆從這一方面,大多還是挑選那些年輕的雜役,中年的弟子相對較少。”姜雪娓娓道來。

    蘇晨點了點頭。

    “那這樣,你回去之后通知一下底下的人,就說明天早上本殿下要舉辦一個我們靈虛洞府的閱府大會,所有人除非有特殊情況都務必到場。”

    “是。”

    聞言,姜雪眨了眨美目,轉身退了下去。

    等姜雪走后,高強度修煉了一天的蘇晨也不禁有些疲乏了,于是緩緩來到自己的臥室里,爬上寒心玉床,兩眼一閉躺了下去。

    一夜無話。

    。。。

    第二日,清晨。

    靈虛殿前的空地上。

    整個靈虛府的兩百雜役在太陽剛出來后沒過多久就已經整整齊齊地按隊形站了起來。

    “閱府大會?殿下這是要干啥子。”

    “不太清楚,可能殿下只是想了解一下我們的修為情況吧。”

    “那個,王哥,你曉得不?”

    “整天就知道問我曉得不,你們的腦子是擺設嗎,自己想啊!”

    又過了一會兒。

    “姜雪妹子,殿下醒了沒有?”人群里有雜役問道。

    “應該快了,我去看看,你們不要著急。”姜雪招呼了一聲后,便輕輕打開了靈虛殿的殿門走了進去。

    姜雪來到臥室后,看到了蘇晨殿下只穿了個褲衩便躺在了寒心玉床上。

    這。。。

    見到這一幕的姜雪,臉蛋瞬間就有些紅了起來。

    “殿下,醒醒吧,大家都到齊了,您要不要去看看。”姜雪掐了掐蘇晨的胳膊,輕聲說道。

    蘇晨艱難地坐了起來,但仍有些睡眼朦朧。

    “你。。。額,姜雪?有什么事嗎?”蘇晨很想再倒下去,睡個回籠覺。

    “殿下,你昨晚不是說要舉辦一個閱府大會嗎,所以我這一大早的就把大家聚過來了。”姜雪眼皮微微跳動。

    “閱府大會。。。臥槽!差點搞忘了!”蘇晨渾身一激靈,終于反應了過來,連忙下床準備簡單地洗漱一下。

    “殿下,你的衣服。。。”姜雪小聲提醒道。

    蘇晨聞言低下了頭瞅了瞅。

    咳咳!

    蘇大少老臉一紅,趕忙挑了件衣服穿了起來。

    “那個,姜雪,你先出去吧,我一會兒就出來。”

    “是,殿下。”姜雪忍住笑意說了一聲后轉身離開。

    姜雪走后,蘇晨理了理自己烏黑順直的長發,不停地打著哈欠。

    唉,一個個的修為高就了不起啊,全起這么早干啥,偷雞啊!

    靈虛殿外。

    “各位,殿下馬上就出來了。”回來的姜雪對著眾人知乎了一聲后就來到了隊伍的前列,按照隊形站了起來。

    聽到姜雪的話,原本還有的小小的議論聲也漸漸消失了,靈虛府的兩百雜役弟子站齊了身子,默默地等候起來。

    小半柱香之后。

    “呲啦。”

    蘇晨身穿宗門正式弟子服飾,緩緩推開靈虛殿的殿門,從中走了出來。

    看著面前整整齊齊的兩百號人,蘇晨不禁心潮澎湃。

    “吾等參見殿下!”

    黑壓壓的一片人俯下了身子,向著蘇晨的方向恭敬一拜。

    “好。”

    蘇晨抬了抬手臂,示意眾人起身。

    “我此次將各位聚在這里,一來是為了好好認識一下大家,畢竟將來的很多年里我們都會在一起共事,互相的熟悉是必要的。二來也是為了了解一下大家的修為層次,從而做到心中有數。”

    說完這些后,蘇晨挪開步子,徑直走向了離自己最近的一位男性雜役面前。

    “你叫什么?”

    “稟殿下,屬下叫李源。”

    “去掉前面那些,重新說一遍,你的名字!”

    名叫李源的男子聞言臉上閃過一抹猶豫,但很快就咬了咬牙,朗聲道:“我叫李源!”

    “很好。”蘇晨拍了拍這位弟子的肩膀,走向了下一位。

    “你叫什么?”

    “我叫章華!”

    “你呢?”

    “袁子月!”

    。。。

    蘇晨沒有表現出任何的不耐煩,一個接一個地問了下去。

    在蘇晨看來,這些人既然選擇了追隨他,那么知曉他們每一個人的名字,就是一份最起碼的尊重。

    蘇晨從沒有想過憑自己一己之力去改變整個世界的一些固有觀念,這是不現實的。

    但至少要讓自己的所為無愧于心,在力所能及的范圍里,去做一些合乎本心之事。

    等蘇晨問完所有人的名字之后,已經日上三竿了。

    理了理思緒,蘇晨再次走到眾人之前。

    細心的蘇晨發現,此時每一位雜役弟子看向自己的眼神都發生了變化,多出了一種莫名的情緒。

    蘇晨見此清了清喉嚨,肅聲道:

    “滄云界的人族何止億萬,但今日我們能在這靈虛府內走到一起,便是一種緣分。從你們當初踏進這靈虛府的大門內一刻起,就已經注定了我們一榮俱榮一損俱損的命運!”

    “但我蘇晨也不會因此就向諸位承諾什么,這沒有意義。”

    “修行之路本就兇險莫測。如今之世,鬼物橫行,妖魔當道,詭譎肆虐,整個人族都身陷水深火熱之中。”

    “或許別人可以逃避,可以退縮,但我們道塵宗卻必須要擋在人族的第一線。或許將來的某一天,我也會葬身于某個靈異之地,尸骨無存。”

    “在這樣的形勢下,連我自己都生死難料,再多的承諾恐怕也只是一紙空文。”

    蘇晨說到這里微微一頓,沉默少頃后方才凝聲講了下去。

    “我只能說在以后的日子里,無論發生了什么,君若不負我,我亦不負君!”

    “天地見證,我蘇晨在此發誓。”

    “只要不隕落,待我踏入化龍之時,定攜諸君共掌天下一府!”

    “來日若成通神,亦會許以諸君一世榮光!”

    “倘違此誓,身魂兩滅,道我無存!”

    蘇晨字字鏗鏘的話語,讓在場的眾人怔在原地,久久無言。

    他們是什么人,只不過一群雜役罷了,何曾被宗門內高高在上的殿下們如此看重過。

    能進入道塵宗的,哪怕是雜役弟子,也絕不是傻子。誰都明白,像蘇晨殿下這樣,愿意正眼看他們的,恐怕整個道塵宗都很難去找出第二個了。

    良久之后,一位眼眶通紅的男性雜役單膝跪地,哽咽著嗓子高聲說道:“從此以后,我趙勝之命就贈予殿下了,這一世定伴殿下左右,掃滅陰邪,蕩清寰宇!”

    趙勝的這句話仿佛引開了眾人情緒的山洪。

    噗通!

    一位位的雜役弟子情緒激動地跪了下來,大聲喊道:

    “我王皓。。。”

    “我姜雪。。。”

    “我潘文杰。。。”

    “此世定伴殿下左右!”

    “掃滅陰邪!”

    “蕩清寰宇!”
重庆时时到底有多假 p2p理财平台最新排名 哪个投资理财平台可靠 量云网配资 美国股票涨跌幅度 股票涨跌停板怎么计算 巨龙配资 股票配资利息 泰理财是个骗局揭秘 大智慧股票行情查询 升利配配资 配资平台·选杨方配资靠谱 龙湖配资 网宿科技股票 000416股票行情 股票配资门户中的股票认购合法吗 奥佳华股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