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書盟 > 北寒劍帝 > 第四十章 風暴團

第四十章 風暴團

    萬丈高空之上,看著周圍呼嘯而過的云霧,蘇晨縮了縮身子。

    如今已經臨近秋末,氣溫本就已經降了不少,再加之身處高空之上,溫度比起地面來就顯得更是低了許多,會讓人泛起點點寒意。

    “喂,你個憨貨,飛這么高干什么!給我飛低點!”蘇晨說著揪了下巨喙鳥的后頸。

    巨喙鳥吃痛,一對鳥眼氣憤地瞟了一眼蘇晨,結果卻發現蘇晨也在冷漠地看著它。

    嘶!

    確認過眼神,這是惹不起的人。

    巨喙鳥身體前傾,輕輕橫擺雙翼,逐漸降低了飛行高度。

    很快,周遭遮擋視野的霧靄也慢慢變得稀薄起來。

    咦!

    這是。。。

    隨著巨喙鳥飛的越來越低,地面上的一些奇異之處也漸漸走進了蘇晨的視線。

    只見在無垠的大地上有著一個個巨大的光罩,宛如透明的蛋殼一般,將大片的山河包裹在其中,彼此相接。

    記得當初挑選洞府的時候,那位執事曾給蘇晨幾人看過一張第二道界的俯視圖,而其中自己身處的這片區域應該就是內門區域了,在這里居住的都是宗內的內門長老。

    按照蘇晨的記憶,整個第二道界其實就是一塊形似圓形的浮空大陸,由外向內,依次可以劃分為普通雜役弟子的區域、外門區域、內門區域、以及最后的通天塔區域,從大體上看,就好像一個個圓環鑲嵌在了一起。

    而自己此行的目的地道藏殿就位于最中心的通天塔附近,可以說光是從地理位置這一點上,便不難看出宗門對于這存放了無數典籍傳承的道藏殿是何等的重視!

    要知道,在每座道界的通天塔內可都是有著一位大羅境的道主在鎮守的。

    到了那等境界,若是沒有至尊或準至尊級別的人物出手,在天元大陸上便是幾近無敵的存在!

    大羅境。。。

    蘇晨在心底對于這三個字著實感到有些遙遠與敬畏。

    雖說自己被道塵宗收為了正式弟子,但心里也知道,自己畢竟只是超品資質,別說大羅之境,恐怕自己終其一生連通神境都踏入不了。

    唉。

    我怎么這么難。。。

    內門區域的面積比蘇晨想象的要小一些,巨喙鳥飛了不到一個時辰后就已經臨近了內門區域的邊界地區。

    隨著地面上光罩數目的越來越少,一道差點把蘇晨嚇懵了的超大號風暴團出現在了前方!

    這這這。。。

    為什么道塵宗里會出現風暴啊! ?

    而且還大的這么離譜!

    蘇晨甚至一眼都根本望不到這風暴團的邊際!

    只看到遮天蔽日的厚重云氣在其中快速旋轉的同時,更有無數道如山一般粗壯的金色雷電在風暴里交加閃滅,這恐怖的聲勢簡直就差在臉上寫上活人禁區這四個字了。。。

    我滴媽媽。

    為什么第二道界里會有這么個爸爸啊!我只是想去道藏殿學點武技而已,用得著擺下這種陣勢嘛!

    不僅是蘇晨,就連身下的巨喙鳥也差點被嚇尿了。

    它一直以來基本都是被那些黑衣雜役弟子給租訂使用的,就算偶爾幾次被白衣正式弟子征用,也不過就是些日常的飛行罷了。

    這次說起來還是它第一次飛往道藏殿這個地方,哪里見過這種能嚇死鳥的大風暴啊!

    坐在巨喙鳥背上的蘇晨撫了撫胸口,讓心境平靜了一些,仔細地觀察起了眼前的這一幕。

    不太對勁。。。

    蘇晨發現這大風暴團看起來聲勢逼人,但按道理來講,如果這一切都是真的話,已經離得這么近的他早該被卷的沒影了,而不會像現在這樣連一陣稍微大點的風都感受不到。

    難道是假的不成?

    蘇晨雖然心里有些懷疑,但還是不準備再往前走了,哪怕只是一絲可能,他也不能拿自己的小命開玩笑啊。

    正在蘇晨猶豫徘徊之際,身后突然傳來一道破空之聲。

    “蘇師弟!”一道熟悉的聲音在蘇晨的耳邊響起。

    “鐘越師兄?”聽到聲音蘇晨驚訝地轉過半個身子,望向了已經停在了自己身邊的男子。

    臥槽,這么有錢的嗎?

    只見當日接引自己入宗的那位鐘越師兄此刻正騎著一只威武的龍鷹,面帶笑容地看著自己。

    重點是龍鷹!

    我記得這玩意兒租一次好像得五千下品元晶吧。

    宗門土豪,恐怖如斯啊!

    “師弟,怎么了?”鐘越看到蘇晨見面后一直盯著自己的坐騎在看,不由得有些疑惑。

    “咳咳,那個,鐘越師兄好久不見啊,你這是要去往哪里?”蘇晨回過神來,尷尬地問道。

    “我啊,去道藏殿一趟,準備選取幾本化龍境的龍元級武技,畢竟接下來很長的一段時間里我都不會再在宗門里了。”鐘越說到這,臉上也是帶上了一抹笑意。

    蘇晨聽到此話也是一愣,再次細細地打量了一下眼前的鐘越,結果發現其身上所穿的衣物已然不是那些外門弟子的白底金邊的制式長袍了。取而代之的是一件以深藍色為底料的純色長袍。

    不僅是穿著上,鐘越身上的元力波動也變得十分的內斂,與元海境近乎液態化的元氣截然不同,似乎將一切偉力都已歸于自身。

    “師兄這是達到化龍境了?”蘇晨問道,語氣有些艷羨。

    聞言,鐘越點了點頭。

    “對,前幾日才剛剛突破的,現在已經是內門弟子了。”

    “恭喜師兄!”蘇晨雙手抱拳,由衷地替鐘越感到高興。

    但鐘越聽到此話只是擺了擺手。

    “我們道塵宗的內門弟子不像別的宗門還需要各種的競爭與考核,對于像你這樣的外門弟子來說,只要順其自然地修行總會達到這一層次的。”

    “當然了,前提是你在元海境的時候不能隕落,畢竟三年一次的靈異任務頻率實在是太高了。”

    一旁的蘇晨聽到這里也不禁是倒吸了一口冷氣。

    “師兄,這個靈異任務的存活率大概是多少?”蘇晨的語氣極為僵硬,心里已經徹底慫了。

    “具體的比例我不知道,畢竟一個任務的存活率和其自身的難度以及參與者的實力等級都有很大關系,不可一概而論。”

    “但從過往的情況來看,宗門的外門弟子能成功活到化龍境的只有五成左右,而從化龍境到通神境的這一段也要死掉兩三成,這也就使得最后能達到通神境的弟子往往連三成都不到!”

    鐘越的話宛如一記重錘砸在了蘇晨的心頭上。

    三成。。。

    太低了,真的太低了。

    “或許對于一些普通的人族亦或者一些中低層武者而言,這個世界還是相當美好的。殊不知,這一切的美好都是建立在人族頂尖強者的鮮血與枯骨之上。”

    “就好像那位領你入門的秦長老,哪怕在通神境中都已經站在了最頂端,可是又有何用?終究逃不過隕落的結局。”

    聽到鐘越提起秦長風,蘇晨低頭沉默了下來,雖然秦長風只與他相處過很短的時日,但卻給蘇晨留下了很深的印象。

    “秦長風長老他還活著嗎”蘇晨的聲音有些沙啞。

    “在你入宗的那天就坐化了,現在應該在宗門的英烈陵中,你有時間可以去拜祭一下。”鐘越答道。

    唉。

    蘇晨嘆息了一聲,揉了揉有點發脹的腦袋,不再去想這些煩心的事情。

    “鐘越師兄,前面的那個風暴團是怎么回事?是真的嗎?”蘇晨用手指指向了遠處的巨大風暴。

    “你覺得這風暴是真的還是假的?”鐘越不答,笑著反問道。

    “假的!”

    蘇晨說出了自己的看法。

    “這風暴似真似假。”鐘越的話讓蘇晨有些摸不著頭腦。

    鐘越擺了擺手示意蘇晨稍安勿躁,繼續聽他講了下去。

    “你眼中的這個無邊無際的風暴團其實是一個籠罩了我們第二道界中心區域的巨大陣法!平時都是處于未激發狀態,只有到了外敵來襲時,出于保護宗門核心的考慮,才會真正開啟。”

    什么! ?

    這風暴竟然是一個陣法?

    蘇晨嚇得暗地里咽了口口水。

    鐘越繼續淡淡講了下去。

    “這個大陣在我們道塵宗共有九座,用于守護每一座道界的最核心區域,畢竟那里是我們宗門的根基所在,不容有失。”

    “至于這大陣的威力,我可以明確的告訴你,此陣若是全力運轉,其威能足以讓大羅到來都未必能全身而退!”

    這么強! ?

    蘇晨聽得那是瞠目結舌。

    “好了,蘇師弟我們動身吧,時候也不早了。”鐘越說道。

    “額,好的。”蘇晨趕忙應聲道。

    鐘越讓身下的龍鷹放慢速度,與蘇晨的巨喙鳥并排飛行。

    沒過一會兒,兩人便來到了這風暴的邊界處。

    看著風暴里的可怕旋風與恐怖的雷暴,蘇晨感覺自己的頭皮都有點發麻。

    “鐘。。。鐘越師兄,你確定不會有危險嗎?”

    “放心吧,跟著我就行。”

    說完鐘越身下的龍鷹便拍打雙翼朝著這巨大的風暴團內筆直沖去。

    “鐘越師兄,等等我!”

    蘇晨不敢耽誤,連忙狠狠一拍身下的鳥頭,指揮巨喙鳥跟了進去。
重庆时时到底有多假 金控配资 产业基金配资比例 炒股入门知识视频从零开始学 同花配资 股票融资和质押 中国铁建股票行情分析 老虎配资 今天股票涨跌 大盘指数上证指数图 享配资 上证指数什么股票指数 亿润配资 股票配资排名-选杨方配资靠谱 2014最好投资理财平台 股票配资平台哪个合法 长荣慧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