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書盟 > 北寒劍帝 > 第四十二章 石老

第四十二章 石老

    在暗色晶體內部的古老石殿里。

    蘇晨兩人自進入正門后開始,便走進了一段狹長的甬道之中。

    因為道路過窄,蘇晨甚至不得不放棄與鐘越并排行走。

    “師兄,這座大殿這么大,可道路為何卻如此狹小?”蘇晨的話里帶著些許抱怨。

    鐘越聽到蘇晨的話后啞然一笑,而后淡淡開口道:

    “師弟,你難道不覺得這狹長的道路就好似我們的修行嗎?武道之路,走到最后,你能依靠的只有你自己,沒有人可以與你同行。”

    聽聞此話,蘇晨雙目微垂,沒有吭聲。

    身處昏暗的石道之中,耳朵能聽見的只有自己兩人的腳步聲,行走之間,蘇晨可以感覺自己的心也在慢慢平靜下來。

    小半柱香之后,鐘越停下了腳步。

    “師弟,跨過前面那道紅色光幕便到了真正的道藏殿了,外界的黑色晶體和你現在身處的石殿其實都只是一種遮掩與保護,這道光幕內的連通的獨立空間其實才是道藏殿的本體。”

    蘇晨聞言點了點頭,指向了光幕的方向。

    “那我直接走進去就行了?”

    “當然不是,你得先把你的身份令牌靠上去讓光幕變成白色。否則若是直接進的話,你會被紅色光幕給隨機傳送到道塵天域的任何一個位置,要是運氣差點的話,你沒個幾年的時間估計是回不來了。”鐘越開口道。

    聽到這話,蘇晨氣得險些一口逆血就噴了出來。

    “這么重要的事情你為什么不早說!”

    “這不師弟你又沒問嘛。。。”鐘越諂笑著退了幾步。

    這是該我問不問的事嗎?

    蘇晨發誓自己以后再也不以貌取人了,這鐘越師兄看著老實,可這所作所為和老陰比有什么兩樣。

    蘇晨無奈之下從元晶殿之中取出了自己的身份令牌,來到紅色光幕面前,向上靠去。

    很快,伴隨著一陣光芒的閃爍,光幕的顏色由紅轉白,看起來柔和了許多。

    這下應該沒什么問題了吧。

    蘇晨雖然有些忐忑,但還是眼睛閉上一腳踏了進去。

    在一陣熟悉的失重感后,蘇晨的雙腳終于踩到了實地上,于是緩緩睜開了雙眼。

    呼!

    一個碩大的拳頭忽然朝著蘇晨的腦門招呼而下。

    砰!

    蘇晨直接被這突如其來的一拳給打懵了,腦門上腫起了一個通紅的疙瘩。

    “混蛋小子,在你穿過那片風暴后老夫就感應到你了,可這都多久了你說說,趕個路都磨磨嘰嘰!”

    只見一個須發皆白的青衣老者此刻瞪著一雙銅鈴般的大眼睛狠狠地看著蘇晨。

    “這位前。。。前輩,此事不能怪我啊,晚輩一路上無時無刻不想快點趕到這里挑選一本心儀的武技,可誰想卻不幸遇到了一位話癆師兄,百般阻撓我前來,望前輩明見,嚴懲那陰比,額,呸呸呸,嚴懲那師兄!”蘇晨雖然還有些沒弄清楚狀況,但還是十分熟練地當起了甩鍋俠。

    而且值得一提的是,被打之后蘇晨其實還是想反抗一下的,但在看到出手的是個老頭后還是選擇了放棄。

    在別的地方,老頭或許是弱勢群體,可在這道塵宗嘛呵呵呵。。。

    聽到蘇晨的話,青衣老者滿含深意地看了蘇晨一眼,似笑非笑。

    蘇晨見此身子骨不禁顫了顫,小心肝砰砰直跳。

    “前輩,晚輩所言句句屬實!”

    “老夫管你說的是真還是假,不過吧,外面的那小子,你站這么久還不進來想干嘛!”老者話音未落便抬起了手掌朝著光幕的方向隔空一攝。

    下一刻,一道藍衣身影在慘嚎之中從光幕中飛出,徑直跌落在了蘇晨的旁邊。

    “咦,這不是鐘越師兄嗎?你怎么路都走不穩,還栽到我這了?”蘇晨用上一副關心的神情,眼神誠懇。

    “快說,你是不是在石老面前講我壞話了!”鐘越的眼神很是凌利。

    “師兄,不要說這樣的話,我蘇晨從來都不是那種喜歡背后說人壞話的人。”蘇晨可憐巴巴地看著鐘越,語氣里滿含委屈。

    看到蘇晨坦蕩蕩的目光,鐘越也不禁有些懷疑起自己的判斷來。

    也對,石老本來脾氣就大,和小師弟又會有什么關系呢,我現在修為高了,但卻疑神疑鬼了起來,看來心境還是有待打磨啊。。。

    “咳咳,好吧,是師兄錯怪你了,對不起。”鐘越最終還是選擇了相信蘇晨。

    “喂!你們兩個兔崽子在嘰嘰咕咕些什么,還有沒有把老夫放在眼里?”

    一道罵罵咧咧的聲音打斷了兩人的溝通。

    鐘越戰戰兢兢地站起身來,對著石老恭聲說道:

    “石老,我此次是來選取幾本龍元級的武技,畢竟不久后就要去上任了,沒點實打實的武力怕是無法讓當地的那些勢力真正臣服。”

    “鐘越小子,虧你還好意思說,二十八歲突破化龍境你很驕傲是嗎?我就問你,跟你一屆的那幾個誰不比你快,啊?”老人顯然對鐘越的修煉速度感到不滿。

    “還有你這個娃,面生的很,剛入門的?”老人瞟了眼蘇晨沒好氣地問道。

    “前輩,我。。。”

    “還前輩前輩的叫,前你個舅老爺!喊我石老!”

    蘇晨話才剛開口就被老人給粗暴地打斷了,但也不敢還嘴,只能暗地里腹誹不已。

    這老頭的脾氣也忒爆了吧,見誰懟誰。。。

    “按照慣例,老夫先得給你講一下這道藏殿里必須要遵守的的一些規矩,你給我聽好了。”石老清了清喉嚨,看樣子是準備先來一番長篇大論給蘇晨洗洗腦。

    蘇晨聞言表面上作出了一副低頭附耳的認真聽講狀,但真正的心思早就跑到了對四周的環境的觀察上了。

    通過兩眼的余光,蘇晨可以看到自己目前正身處于一個用青石搭建的大廳之中,大廳的兩側擺有很多半人高的紅燭,淡淡的燭光清散了不少的黑暗,讓蘇晨看到在這大廳的另一端,建有五扇看起來十分古老,表面也有些腐朽的棕灰色木門。

    正在講解道藏殿一些借去規矩的石老看到蘇晨那四處轉悠的小眼神后頓時就氣不打一處來。

    “你這娃子別東張西望,老夫再強調最后一次,一次借取的功法武技不可超過五本,并且選好之后要到我這里作登記,半年之內必須歸還,不得告予他人。而造成功法武技外泄或者違期不還者全部按照宗法處置,絕不留情!”

    “晚輩知道了。”

    蘇晨抱拳躬了一躬。

    可就在此時,原本一直漫不經心看著蘇晨的石老忽然雙目一縮。

    方才他閑來無事動用自己的神魂掃視了一下面前這小子的身體,可得到的結果卻讓他有些難以置信。

    “把手給我!”

    “石老你這是。。。”

    “我讓你把手給我,哪?那么多廢話!”

    有些急迫的石老直接一把上前死死地握住了蘇晨的手掌。

    還有些愣神的蘇晨此時卻突然感覺到一股浩大到不可言喻的元力在短短的時間內掃過了自己的身體。

    “這這這,不可能,太古之后人族怎么可能還會出現這種。。。”石老的臉色雖然激動地有點漲紅,但依稀之間還存有一絲不敢確定的忐忑。

    呼!

    剎那之間。

    握住蘇晨手掌的石老忽然全身的衣袍無風自起,兩道奪目的神光從原本有些渾濁的瞳孔中刺射而出,一股遠比蘇晨曾經面對的秦長風還要可怕無數倍的威壓轟然爆發而出!

    那種遮蓋天地的恐怖氣勢僅僅一瞬間就把蘇晨和鐘越壓迫得不能呼吸,直接跪在了石板之上。

    這是什么境界,太可怕了。。。

    跪在地上的蘇晨此刻全身的血管根根爆出,肌肉繃緊,劇烈的窒息壓迫感直逼心神,仿佛整個人都要炸開了。

    所幸石老的這股威壓來得快去得也快,眨眼間的功夫便收了回去。

    “抱歉,老夫一時激動,忘了收斂自己的元力威壓了。”看到蘇晨臉上的痛苦表情,石老有些不好意思地捋了捋自己長長的胡子。

    蘇晨擺了擺手,表示你石老拳頭大,我這蛻凡境的渣渣沒資格怪你。

    “咳咳,小子,你叫什么來著。”石老問道。

    “晚輩名叫蘇晨,早晨的晨。”

    “嗯,不錯不錯。”

    石老的話在蘇晨聽來敷衍無比。

    怎么就不錯不錯了,前面還混蛋小子兔崽子的叫呢!

    “你們先進去挑選吧,鐘越你現在是化龍,該去右數第二扇門了。至于蘇晨嘛,你直接去左數的第一扇門,放在那里的都是凡元級的武技和一些雜談。”

    石老站在原地微微思索后,催促兩人趕快進去挑選武技。

    聽到石老此話,蘇晨與鐘越對望了一眼后躬身應是。

    “師弟,記住我說的話,不要好高騖遠,蛻凡境對于你而言只是一個過渡罷了。”鐘越臨走前再次對蘇晨叮囑道。

    “師弟曉得。”蘇晨點了點頭,向著左數第一扇木門走去。

    來到近前,看到這門板上的許多腐朽破敗的痕跡,蘇晨也是有些咋舌。

    沒有猶豫,蘇晨緩緩推開了身前的木門,一步步走了進去。

    在原來的大廳之中,石老的身影依舊筆直地矗立,可若是細看,卻不難發現這鎮守了道藏殿數百年的蒼老身軀竟然因為激動而微微顫抖。

    “人族之幸。。。”

    “可這么大的事,封不修那家伙竟然不告訴我!”

    “要不是今日偶然發現,我還得被蒙在骨子里!”

    石老越想越氣,最后冷哼了一聲,雙手抬起朝著面前的虛空之處用力一撕。

    嘩!

    這石廳之內的空間竟然如同一件破布般被瞬間撕開了一個口子。

    如果有武者看到眼前這一幕一定會驚駭得無以復加。

    徒手破開虛空,在這個世上只有一種人可以做到!

    那就是,大羅!

    做完這一切之后,石老雙手負于背后,沉著一張臉踏了進去!
重庆时时到底有多假 顶级配资 海南旅游股票 弘益配资 佳人期货配资公司 上证指数每日行情600050 乐山电力股票行情 股票配资平台全国招商 场外配资安全么 支付宝理财会不会亏本金吗 金钥匙配资 厦门 股票配资 惠盈财富配资 免费股票推荐群的目的 2016股票配资平台排名 线上股票配资选哪家 好用的股票配资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