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書盟 > 北寒劍帝 > 第五十二章 勞資不玩了!

第五十二章 勞資不玩了!

    妖異的血色寒氣爆發而出的剎那,所有的一切都靜止了。

    如果有人此時從遠處察看,便會發現在一片以蘇晨為中心,方圓數十米的血色領域之內,風、雨、人乃至那九把已經懸在了蘇晨頭頂的“鏈刀”都已經披上了一層鮮艷的血衣,凝滯不動。

    就好像一層隔膜,膜內與膜外是兩個完全不同的世界,一靜一動。

    濃郁的血色寒氣僅僅維持了一息左右的時間便轟然退去。

    仿佛失去了隔膜的阻擋,當外界的風雨吹進這塊寒冰葬地之后,冷熱相交,立刻就產生了大量的白霧。

    咚咚咚!

    化為了冰雕的九個蓑衣武者的尸體此刻驟然破碎,一塊塊地跌落而下,最終留下了滿地的血色冰渣。

    呼呼!

    蘇晨站在原地,劇烈地喘著粗氣,臉色看起來有些略顯蒼白。

    還好,氣血倒是沒有消耗得太過嚴重,但是這威力也太。。。

    蘇晨看了看腳下的那一堆堆的冰渣,哪怕是自己也都情不自禁地倒吸了一口涼氣,這等威力,要是真正對敵的話,在蛻凡境之中還不是見誰秒誰。。。

    戰斗結束后不久,官道上已經與冰塊分不出彼此的血與骨開始緩緩分解成了一個個光點,升入天空之中消失不見。

    然而蘇晨并不知道,自己在影塔之中的所作所為皆都已經被投影在了外界的虛幕之上。

    外界紀空島中央的峰頂處。

    一直懸浮在小比擂臺之上的金船里突然傳出了一道驚呼聲。

    只見之前在觀景玄臺上坐于邊角位置的那位灰發長老,此刻正一臉不敢置信地盯著不遠處虛幕中的一塊閃動的畫面,下意識地張大了嘴巴。

    這是怎么回事,為何那些影身在一瞬間就被徹底冰凍了。。。

    “劉琨長老,你怎么了?”

    “額,沒,沒什么”

    聽到身邊長老的詢問,灰發長老搖了搖頭,說實話,他從心底不喜這些為了一點既得利益就去向千月屈膝逢迎的人,根本就沒有半點作為通神的尊嚴與傲骨!

    再說回來了,既然不是一路人,那本身就沒有什么好講的了。

    一邊的長老見這灰發老者不欲多說,也沒有追問下去,轉而繼續觀看起了前方虛幕上的畫面,尤其是千楓和那幾位蛻凡五重天的戰斗過程,畢竟好苗子無疑會更得他們這些長老的青睞。

    而此時樂得沒人打擾的灰發長老默默沉下了頭來,目露思索之色。

    這種血色寒氣似乎曾經在古籍上有過描述,我想想。。。

    在人族體質榜上,符合冰系,血色冰塊,還威力如此驚人的條件的只有一個!

    第四十五位!

    血寒神體!

    一念及此,灰發長老的身體微微顫抖起來,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猜測。

    不管老夫我猜的對不對,此子都定然不凡,值得關注!

    想到這里,灰發長老接下來不禁把絕大部分的注意力都放在了蘇晨身上,一眨不眨地注視著蘇晨在影塔中的一舉一動。

    。。。。

    。。。

    在一陣熟悉的眩暈感過后,蘇晨周圍的場景再度大變。

    放眼看去,蘇晨發現這第三層的場景似乎是一座類似于凡俗之中青樓的所在,在四周走動的多是一些衣衫暴露的年輕女子,每一位都眉眼帶笑,美得不可方物,走路時扭起的腰肢更是會讓每一位成年男子都生出一種最原始的沖動。

    像這種風塵之地里的女子向來都是那些因為沒有武道資質最終只能從文的詩人墨客的最愛,很多時候只要花點錢,不僅能與其一夜相歡,而且事了之后又不用再為這種風流之事背負丁點的責任,豈不快哉!

    蘇晨也不著急,在這青樓第一層的大廳之中隨意尋了一處地方坐下,將目光投向了周圍來來往往的女子,目帶欣賞之色。

    那些過往的女子光從外表來看就十分的靈動,有時更是會熱情地互相交談,根本就不像是影身的那種古板冰冷的樣子,甚至從某種程度上來看更像是一個個真正的花季女子

    看來隨著影塔層數的增高,其內人物的靈智也會變得更高,甚至就連外貌模樣都不再限于一種了。。。

    “小郎君,您怎么一個人坐在這兒呢?”

    就在蘇晨出神的功夫,一位身著紅衣的俏臉女子小步走到了近前,說話的語氣里滿是挑逗。

    “大娘,你都多少歲了,還這么風流,小子我也是佩服得很啊。”蘇晨挑了挑眉毛,顧左右而言他。

    “哎呀,公子說的哪里話呢,姐姐我今年才不過雙十年紀,哪里擔得上郎君如此稱呼。”紅衣女子說話間將身子不著意地又往蘇晨的肩膀上靠了一靠。

    “大娘,小子我今年才不過十歲多,你這么誘惑我一個小屁孩有何意思?”蘇晨輕輕撥開了身側女子悄悄伸過來的玉手,嘴里打趣道。

    一旁紅衣女子聞言卻只是不在意地笑了笑,柔聲開口道:“這種事情只有越早經歷,才能越明白個中滋味,你說對不對啊,小男人。”

    “好,那我今日便要你了!”蘇晨也是破罐子破摔,他倒要看看這些影身究竟能玩出個什么花樣來。

    聽到蘇晨這話,紅衣女子立刻便作出了一副嬌羞之狀,美目婉轉之間,輕咬朱唇。

    “公子,妾身一人恐怕稍顯不夠,不如再叫上幾位姐妹一同侍奉郎君可好?”

    聞言,蘇晨點了點頭,欣然接受了女子的建議,反正第一輪的對手都是三個人,與其讓其他兩個掩藏在暗中伺機偷襲,倒不如堂而皇之引其出來,一舉擊斃。

    “姐妹們,都進來吧!”紅衣女子站起身來,輕輕拍了拍手掌。

    很快,一陣陣鶯聲燕語就從大廳的側門后面傳了過來。

    蘇晨笑了笑,相當淡定地看向了側門的方向。雖說第三層的武者變成了蛻凡三重,但這只是第一輪,數量只有三個而已,只要小心點,還是可以對付的。

    可蘇晨的如意算盤這回卻是落空了。

    隨著側門的打開,一位位身材姣好,面容秀麗的年輕女子向著蘇晨的方向小步走來。

    一位、兩位。。。十六位、十七位!

    不,再加上身邊的這位那就是一共十八位!

    蘇晨此刻的眼神略顯呆滯,他實在不敢相信自己看到的一切,讓我一打十八,呵呵,還是讓我玩泥巴去吧!

    “小郎君,你怎么了?”身側的紅衣女子詢問道。

    “咳咳,那個,我突然想起來家里的旺財已經三天沒喂東西了,這次就不和各位玩了,下次聚,下次聚。。。”蘇晨擺了擺手,站起來訕訕說道。

    “這可不行,姐妹們都等了您這么久了,再怎么急也得先陪我們跳一支舞吧。”紅衣女子不由分說地抓起了蘇晨的右手,不停地向著面前的女人堆里拽去。

    “別別別,其。。。其實吧,我感覺自己可能不喜歡女人。”蘇晨說這句話時整個人都快哭了

    “不,你喜歡!”紅衣女子想都不想一口回絕。

    “咳咳,小姐姐,我覺得跳舞這事吧,真的不成。”蘇晨不甘心,想要繼續掙扎。

    “公子,我不要你覺得,我要我覺得!”

    “那好,我告訴你個秘密,你們其實是影身不是真人,真的沒必要演的這么投入,說實話,只要我們能互相理解互相寬容,那么明天一定會變得更加美好!”

    “公子,你這話妾身實在是沒法接。。。”

    “。。。”
重庆时时到底有多假 北京期货配资 股票融资后会什么走势 瑞银网配资 基金配资比例两种模式 理财平台排名2017排名 杨百万炒股技巧 股票配资平台哪个安全b贵丰配资 股票融资买入额什么意思 股票行情今天大盘东软集团 最有人气的股评专家 搜搜配资 汇丰鸿利 睿鑫配资 2018上证指数历史数据2019上证指数点位 私募操作股票推荐 新手炒股入门教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