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書盟 > 北寒劍帝 > 第五十七章 鍋蓋大俠

第五十七章 鍋蓋大俠

    擂臺上空的絕稷金船之上。

    “方浩此子老夫要定了,你們誰也別和我搶!”

    只見一位白發飄飄的負劍老者指著下方被人抬走的方浩,對剩下的諸多長老激聲開口道。

    “李老頭,在場專修劍道的可不止你一個,況且劍靈之體本就是天生的劍道奇才,沒點本事可就不要去誤人子弟了!”

    只見坐在不遠處的一位紅臉老者此刻摸了摸下巴上的胡須,尖聲諷刺道。

    “風源陽!就你那半吊子劍術也好意思說我!”負劍老者怒不可遏。

    見到底下的這些長老竟然隱隱有為了一名弟子而在這金船上大打出手的趨勢,坐在上方的千月急忙出聲調解了起來。

    “諸位長老稍安勿躁,等到擂臺戰結束的拜師儀式上自會給各位充足的時間去收弟子,再說了,這收徒拜師本就是你情我愿之事,強求反倒不美了。”

    “千月長老說得有理,是我李乾罡沖動了些。”

    聽到千月此話,白發負劍老者眼神微閃后,還是選擇了退讓一步。

    雖然在一眾長老之中,千月資歷尚淺,但憑借其天驕級的資質,將來注定是要成為大羅級存在的,他李乾罡為了這點小事犯不著與之沖撞。

    “咯咯,收弟子之事還為時過早,不過說起來,諸位可知那二號擂臺上的小胖子是什么來歷?”

    就在金船上的氣氛有些僵硬之時,一位中年美婦打扮的女性長老忽然指著下方最后一處還在戰著的擂臺說道。

    “額,若是老夫沒有記錯的話,此子似乎是道塵天域王氏商行的小少主,名為王富貴,聽起來倒是直白得很。”

    聽到美婦的疑問,先前的紅臉老者捋著胡須慢吞吞地回道,語氣里帶著些不確定。

    “王氏商行,那就說得通了,能用這種方式在千楓的手下撐這么久倒也算個人才。。。”美婦看著下方擂臺上的情景有些好笑道。

    。。。

    二號擂臺之上。

    一直都被看作此次小比奪冠不二人選的千楓,此刻的臉色卻鐵青無比。

    在千楓的面前幾米處有著一個巨大的簡直能亮瞎人眼的純金鍋蓋,若是細看,甚至能發現這鍋蓋的底部還在微微聳動著。

    “王富貴!你給我出來!難不成你要當一輩子縮頭烏龜嗎!”千楓咬牙切齒地看著眼前的這一幕,難以平息的怒氣使得整個身子都在微微顫抖。

    “勞資就不出來,你奈我何哈哈哈,有本事你就繼續打,沒本事你就在外面候著吧!”

    “當然了,投降對你來說也是一個不錯的選擇,畢竟輸給我英明神武王富貴,真的不丟人!”

    聽到千楓的威脅之語后,鍋蓋下面當即便傳出了兩聲沉悶的回應。

    唉,為什么要讓我千楓遇到這種孬貨。。。

    揉了揉自己有些發酸的手掌,又看了看遍布了自己四周的鍋蓋碎片后,千楓莫名地感到有些心累,有一種深深的無力感爬上了心頭。

    “王富貴,你這已經是第八個鍋蓋了吧!我就不信這玩意兒你納戒里能裝上幾十個!”千楓再次惡聲逼迫道。

    “嘿,你還別不信,就這玩意兒小爺我還真就有幾十個。”鍋蓋里的那位再次刷了一波存在感。

    特么的!

    千楓臉上氣得漲紅無比,青筋隱現。

    想他千楓修行僅僅兩個月便達到了蛻凡五重中期的修為,在同齡人之中已然站到了最頂峰!

    再加上特殊體質嵐鋒靈體的加成即便是遇到蛻凡六重天的武者他也敢與之一戰!

    試問這等天資這等戰力,即使遍尋這一屆九大道界的弟子又有何人能及?甚至可以說,參與這種小比,他千楓本就應該以摧枯拉朽之勢奪得小比第一名才對!

    只恨蒼天不公!

    為何這才第一場就讓他碰到了這么一個奇葩,慫的簡直不當人了!

    “只要你出來,我保證會輕點打你。”千楓強迫自己的語氣聽起來平靜一些。

    “呵呵!我就算用腳趾頭想想也不會出來的,千楓,本座勸你一句,還是趁早認輸吧。畢竟在戰斗這件事上你不如我!”鍋蓋大俠無形裝逼。

    “哼,我到要看看是你的鍋蓋多還是我的元力多!”

    “風切!”

    隨著千楓的一聲怒吼,一道肉眼可見的青色風卷在其左手之上凝聚而出,并且還在急速的旋轉,越來越快,數息之間便形成了一把月牙形的風刃!

    千楓腰身一展,將左手之上的青色風刃一把揮出,向著地上的金色鍋蓋直直扔去。

    風刃的速度極快,幾乎眨眼之間就已經轟然砸到了鍋蓋之上。

    吭!

    由無形的風凝聚而成的風刃在這一刻展現出了它鋒芒畢露的一面。哪怕是純金制成的鍋蓋也似乎抵擋不了這種凌厲到極致的切割!

    在一陣刺耳的尖響過后,原本平整光滑的鍋蓋上方已經出現了一個巨大的裂口,隱隱約約已經能透過縫隙窺探到里面的情景。

    尼瑪呀!

    這個千楓太變態了,我這可是純金制成的鍋蓋啊!

    在鍋蓋之下的王富貴此刻渾身都在打著哆嗦,他雖然嘴上不說但心里實際上已經怕的要死了。

    只要千楓再發一記風切,我就立刻換鍋蓋!

    王富貴在鍋蓋下黑暗的環境里暗暗發誓。

    吭!

    就在這時,一股劇震再次從王富貴的頭頂傳遞而來,瞬間就在鍋蓋上撕裂出了大片的斷口。

    臥槽!

    怎么這么快!

    王富貴急忙翻身朝上,雙腳一蹬,直接把原先半殘的鍋蓋向著千楓踢了過去。

    與之同時,王富貴熟練無比地從納戒中取出了一個嶄新的黃金鍋蓋,毫不遲疑地雙手一拽,將自己死死地蓋住!

    幾乎就在王富貴蓋下鍋蓋的同一刻,千楓氣急敗壞的身影也瞬間沖到了近前,但終究還是慢了一拍,憤怒的鐵拳只是在鍋蓋上留下了一個不淺不深的拳印。

    “王富貴!”

    千楓實在是有些崩潰了,一直被享譽為這一屆新入門弟子中第一天才的他卻在這第一輪比試中就連連受挫,丟光了臉面!

    “你家爺爺我在這呢!你過來啊!”鍋蓋大俠表示自己只要頭頂鍋蓋就會膽氣過人。

    “好,既然你不要臉皮,那我也不在乎了,今天我千楓要是不能把你王富貴從這烏龜殼里逼出來,以后我洗頭都倒著洗!”千楓說話時的臉色越發地猙獰。

    一場驚世駭俗的拉鋸戰就此展開。

    “風切!”

    “我擋!”

    “勞資再切!”

    “你爺爺我再擋!”

    “啊啊啊啊,切切切!”

    “走你,換鍋蓋!”

    。。。。

    一時間,不僅是臺下觀戰的眾弟子看不下去了,就連金船上俯觀擂臺的十幾位內門長老也覺得頗為尷尬。

    砰!

    坐在主位的千月突然一拳重重地砸在了椅子的邊角上,面色難看無比。

    “這個廢物,連個蛻凡四重的弟子都解決不了,我的臉都被他丟光了!”

    “千月長老不要動怒,主要這王富貴的手段確實是無賴了些,再加上令弟又心高氣傲,兩相沖撞之下才會如此。”一位坐在下首處的長老和聲勸道。

    “我知道,只是實在是有些怒其不爭。”千月深吸了口氣,強自平復了下來。

    “千月長老也無需憂慮,這王富貴使用的鍋蓋的體積可不小,諒他那納戒中也剩不了幾個了,以千楓的實力取勝只是遲早的事罷了。”另一位長老說出了自己的看法。

    “唉,也只能如此了。”千月點了點頭,神情有些無奈。

    而此時的二號擂臺之上,在千楓連續摧毀了七八個鍋蓋之后,王富貴終于有些慌了。

    只剩最后兩個了。。。

    王富貴預想了一下自己被千楓給逮住的后果,頓時連牙關都有些顫抖了起來。

    吭!

    就在這時,一陣令人牙酸的切割之聲從王富貴的頭頂傳了過來,幾乎瞬間,又有一道巨大的裂口出現在鍋蓋之上。

    完了,又得換。。。

    王富貴再次熟練地舍棄了殘破的鍋蓋,快速地換上了一個嶄新的,不給鍋外的千楓以任何反應的時間。

    就在鍋蓋壓下的同一刻,狂風暴雨般的攻擊再次轟了上來,并伴有千楓抓狂的嘶吼聲。

    怎么辦,就剩最后一個了。

    仰面躺在鍋蓋里的王富貴有些欲哭無淚。

    沒過一會兒,頭頂的鍋蓋又撐不住了,局部地方更是傳出了令人發怵的斷裂的聲響。

    必須得換了!

    等到鍋外的攻勢稍稍減弱了些許后,王富貴連忙雙腳蹬開鍋蓋,一套行云流水的操作后,嶄新的鍋蓋再次及時蓋住了自己的身體。

    “千楓,小爺也不怕告訴你,鍋蓋我也所剩不多了,也就有個三四十個罷了,你要真有那么多元力揮霍,今天我也就認栽了。”

    鍋蓋下賤賤的聲音傳到千楓的耳朵里后,差點讓后者一個踉蹌。

    三四十個鍋蓋。。。

    我千楓這是要第一輪便要被淘汰了嗎!

    想到這,就連一向自視甚高的千楓都覺得手里的風刃不帥了。

    算了,打碎這個鍋蓋之后,我就認輸吧。

    反正男子漢大丈夫也沒什么輸不起的!

    去吧!我的最后一記風刃!

    吭!

    在千楓的全力一擊之下,鍋蓋應聲而開。

    “王富貴,算你狠,今日我千楓唉。。。”

    放完風刃之后,千楓看都沒看就轉身往擂臺下走去,背影是那么的落寞悲涼。

    可剛走沒幾步,千楓突然停下了腳步,面帶疑惑地回頭看去。

    換鍋蓋怎么得也要有點聲響吧。。。

    可就是這一回頭,兩對眸子便仿佛穿越了數個世紀的阻擋對視在了一起。

    三息過去了,兩人依舊是一動不動,但王富貴的大眼睛眨巴的更亮了。

    “你難道。。。”千楓激動地語氣都有些顫抖了。

    “我。。。”

    王富貴話還沒說完就看到千楓如瘋了一般急速沖了過來。

    “我認輸!”王富貴猛然發出了一聲氣壯山河的大吼。

    “住手!王富貴選手已經認輸了!”

    只見一直關注著交戰雙方的黑衣裁判以一種恐怖無比的速度瞬間就閃到了兩人中間,對千楓嚴聲警告。

    “你讓開!我要撕了他!”千楓的樣子就好像一個從地獄里爬出的惡鬼,臉上寫滿了恨意。

    “胡鬧!這是九界小比,不容放肆!”黑衣裁判臉色一沉,釋放出了自己化龍境的威壓,立刻就鎮得千楓一動不能動。

    “千楓,恭喜你啊!可算贏了哈哈哈!”小胖子王富貴一看裁判到來立馬就嘚瑟了起來。

    看著王富貴臉上賤賤的笑容,千楓不由得雙拳緊握,怒火中燒。

    “王富貴,不瞞你說,我的元力已經所剩不多了,憑你的實力完全可以輕而易舉地戰勝我,還是別認輸了吧。”千楓強行壓下了怒意,勸起了王富貴。

    “不,我認輸!”

    “或許你還不理解我的意思,我的元力已經不是所剩不多那么簡單了,是油盡燈枯你懂嗎!只要你敢與我繼續比試下去,就一定能毫無懸念地進入下一輪!”千楓勉強笑了一笑。

    “不,我認輸!”王富貴的意志十分堅定。

    “富貴,我求求你了,和我打打吧,我很好打的!”千楓說得自己都有點想哭了。

    “不,我認輸!”王富貴一擺衣袖,快步走下了擂臺,輸的那是一個相當瀟灑。
重庆时时到底有多假 上证指数历史走势 纵横配资 天涯配资 2018上证指数走势图 浪潮信息股票怎么样 三明期货配资 汇融财通配资 股票分析报告怎么写 2号上证指数 美欣达股票股票行情 股票配资平台哪个安全b贵丰配资 牛360配资 中国股票 股票型基金排名 股票行情今天大盘600111 华鑫配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