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書盟 > 北寒劍帝 > 第六十三章 千月出手

第六十三章 千月出手

    蘇晨在擂臺上的身體突然一顫,睜開雙眼的同時,一股極為荒謬的時間錯亂之感瞬間襲來。

    這是。。。第五息!

    一念及此,蘇晨深邃的眸子里驟然劃過了一抹精芒。

    這場戰斗也該結束了,千楓。。。

    蘇晨抬起左臂,手掌朝上,五指虛握。

    “聚!”

    話音剛落,原本圍繞著蘇晨的血色領域在這一刻猛然收縮,在短短的一瞬之間便化為了懸浮在蘇晨手心上的一顆血珠。

    “這是怎么回事?”

    “之前的那層紅膜呢!”

    在臺下觀戰的眾人見到這突然的一幕后皆都驚呼出聲。

    就連正站在擂臺邊緣不遠處的千楓眼見此景也是瞳孔微縮,露出了一絲警惕之色。

    但一直佇立在擂臺最中央的蘇晨此刻卻是一把捏碎了手中的血珠,發出了一聲低喝:

    “開!”

    轟轟!

    無數血色寒氣在蘇晨周身一米之內瘋狂凝結,濃郁到極致的寒意在這一刻近乎化為了實質。

    在第五息將盡之時,這個已經極盡濃縮的寒氣團忽然向著極遠處千楓所在的方向爆射而出,線形的血色領域此刻展現出了無比恐怖的速度,就好像一條猙獰的惡龍,所過之處留下的只有一條結滿了血晶的冰道!

    而在寒氣團爆開的瞬間,站在擂臺邊緣處的千楓就已經感覺到了不妙,頭皮發麻的同時,一股從未有過的危機感瞬間就充斥了全身!

    幾乎不用大腦思考,千楓的身體就已經下意識地以最快的速度向右做出了閃避的動作。

    然而終究還是慢了一拍。

    下一刻!

    只見一道約莫兩米粗細的血柱,帶著近乎凍徹靈魂的恐怖寒氣,從千楓的身側一穿而過,并在最后直直地撞在了擂臺邊界處的紫色光幕上!

    砰!

    一條被層層寒冰遮蓋的手臂摔在了擂臺之上,混雜著血色的冰渣,斷為了數截。

    “啊啊啊!”

    千楓跪在了地上,瘋狂地捂住自己的左肩,臉色扭曲,痛苦哀嚎。

    剛剛血色寒氣席卷而來之時,即便千楓已經在盡力閃避,但左臂卻依舊被刮到了,在恐怖的低溫之下,整個左臂齊根而斷,血肉、骨骼皆都化為了齏粉。

    “認輸。。。我認輸!”千楓的心神徹底崩潰了,失聲地嘶吼而出。

    “立即停手!千楓已經認輸!此次九界小比的第一名是來自第二道界的蘇晨!”陳祜的聲音里帶著掩不住的慌亂,急速趕到千楓的身邊再三確認傷勢后方才稍稍放心了點。

    還好,總算出不了人命,四肢再生的丹藥雖然昂貴,但以這千楓的哥哥千月的權勢,花點代價弄來一顆應該也不是太難。。。

    而就在陳祜宣布出這場比試的結果之后,一直佇立在擂臺中央的蘇晨也是臉色一白,虛弱地坐在了地上。

    實際上,這次的血寒神體總共開啟了五息半左右的時間,比他預計的還要多上一點!但所幸的是,雖然此刻的蘇晨已經氣血耗竭,但總算還是沒有一頭暈厥過去,想來是不會影響接下來的拜師環節了。

    不過這次的九界小比第一名的名頭,比起蘇晨真正的收獲來講卻是根本就不值一提。

    寒天道典!

    一想到這,蘇晨就有些隱隱激動,雖然還沒弄清楚自己到底是如何在比試之時進入到那個奇異世界獲得傳承的,但這并不影響自己從中獲得巨大的好處。

    甚至可以說從此以后,無論是自身的修煉還是血脈體質的挖掘,都將會變成一片坦途,這對于喜歡按部就班修行的蘇晨來說無異于一個天大的好消息!

    可就在這時,一道無比怨毒的聲音將蘇晨從偶獲傳承的喜悅中拉了回來。

    “蘇晨!你還我臂膀!這個小比第一名是我千楓的!你。。。你一定是服用了什么下三濫的丹藥!一定是!”

    千楓此時的模樣活脫脫的就像一個從地獄中爬出來的惡鬼。

    “哦?當真是可笑至極!明明是自己技藝不精卻還誣蔑別人,好不知恥!”

    蘇晨的眼神很冷,千楓先前對自己出手時的那種濃濃的殺機他可一直都記在心里,所以說對于這種人,完全就沒有必要給什么好臉色!

    聽到蘇晨的回應,千楓的表情越發的扭曲,在經歷過最初的恐懼后,千楓已經漸漸緩了過來,如今內心之中剩下的只有對蘇晨無比的怨恨!那個小比第一的寶座,原本應該是他千楓的!

    可很快千楓便似乎想到了什么,嘴角上又再度勾起了一抹笑容,看向蘇晨的目光中也滿含戲謔之色。

    哼!姓蘇的你先得意,一會兒我哥一定會為我討回公道的!

    嘶嘶!

    一直籠罩著擂臺四周的紫色光幕在這一刻緩緩落下,隨之而來就是來自臺下無數觀戰者驚天動地的歡呼之聲,一陣高過一陣,聲情激動無比。

    “蘇晨!蘇晨!”

    “實在是太強了,以后誰再說這一屆最強的是千楓,我就和他絕交!”

    “那種血色寒氣太帥了!而且殺傷力也恐怖得嚇人!”

    “。。。”

    無數觀戰之人的議論聲在傳入到此時凌立在擂臺上空的千月耳中后,讓其本就鐵青的臉色愈發的難看了。

    “閉嘴!”

    一股恐怖滔天,獨屬于通神境的威壓在這擂臺的上空轟然爆發,壓迫得峰頂之上的眾人皆都感到一陣胸悶,無比的壓抑。

    “蘇晨!你竟敢在宗門小比之中公然舞弊,而且還故意重殘同門弟子致其斷臂!”

    “此等行為置宗門禮法于何地!今日我千月代宗門將你擒下聽問!”

    千月說完,便抬起手臂,向著擂臺之上一掌壓下,顯然是不準備給蘇晨任何機會。

    可就在這時,數道人影瞬間閃身擋在了千月的前方,阻止了其出手。

    “千月長老,暫且消消氣,千楓的傷看似嚴重,但左右不過一顆生息丹的事,頂多就是多耗費點精力罷了。”

    “是啊,千月長老你又何必和一個小輩動氣,這也有失你的身份不是。”

    只見數位道塵宗的長老此時紛紛擋住了千月的去路,一個個地都在苦心勸導。

    “諸位長老不必多說,今日我千月誓要拿下這個殘害同門的小子!你們不要攔我!”千月的語氣很冷。

    “哼!別以為我們捧你一句長老你就真的成為長老了,你給我記住,這里是滄云界的道塵宗!不是你們祖界的千家!”終于,一位灰發長老似乎再也忍不了了,怒聲喝道。

    “你們真要攔我?”千月說話間,一輪遮天的殘月在其背后緩緩升起。

    “還請千月長老回步!弟子之間的事自有宗門的刑司統管,還輪不到你來插手!”

    另一位長發飄飄的負劍老者此刻也輕手拔出了背后的神劍,在劍體出鞘的剎那,一道仿佛要斬斷大千的驚世鋒芒迎刃而出,論起威勢絲毫不弱于千月背后的那輪玄月。

    “呵呵!今日我就要讓你們這群老家伙明白一點,千家走出來的人可不是誰都能招惹的!”千月說完便取出了一枚紋路神秘的金色玉簡,然后單手握緊,一把捏碎!

    下一刻。

    無盡的紫光在這擂臺的上方轟然爆發,眨眼之間就覆蓋了整個紀空島的天空,緊接著,一個幽暗的洞口詭異地出現在了千月身旁的虛空之中,閃射著噬人的光澤。

    不知不覺中,一股恐慌的情緒開始在這峰頂之上散播開來,除了前來參賽的弟子外,許多其他宗門的來客皆都不約而同把心提了起來,面帶驚懼之色。

    “這。。。這是圣力玉簡!里面存有一位大羅境強者的一擊之力!”先前斥責千月的灰發長老此刻卻忽然急聲喝道,蒼老的臉上寫滿了震驚。

    “大羅境的一擊。。。”一位女性長老喃喃出聲。

    唰!

    長發老者將手中之劍一把揚起,劍尖直指不遠處神情冷淡的千月。

    “千月,你瘋了嘛!這里可是宗門之內!你怎么敢在這里直接出手!”

    “若是造成宗門弟子和外宗之人的死亡,你又如何承擔得起!”

    長發老者怒不可遏,就連說話時的語氣都在微微顫抖。

    “呵呵,如何承擔?我相信在宗門的眼里,一個身懷玄月圣體并且不久的將來必定踏足大羅之境的通神長老,其價值定然遠遠勝過一個修為才區區蛻凡境的外門弟子!”

    “這一切,說到底都只不過是利益的權衡罷了。”

    千月的聲音很是低沉,幽深的雙眼透過阻擋在自己之前的幾位長老,死死地盯著仍舊盤坐在擂臺中央默默調理傷勢的蘇晨。

    你,逃不了!

    轟!

    在短暫的平靜之后,出現在千月身旁的幽深洞口終于發生了異動。

    在刺耳的震鳴聲中,一只枯瘦的蒼老手掌從其內緩緩地探了出來。

    枯瘦手掌的表面刻印著數條玄奧的紋路,紫光流轉之間,無數的法則之鏈穿透虛空的阻隔,沿著手掌的紋路纏繞而上。

    轟!

    枯瘦手掌的五指猛然張開,與之同時,一股掌御大道,映照諸天的磅礴大勢沛然襲來!

    “掌滅!”

    隨著一聲從不可知處傳來的蒼老話語,整個紀空島上的所有生靈都在這一刻兀然靜止,只能眼睜睜地看著天空中的那道遮天掌影向著擂臺之上緩緩壓下。

    “我。。。這就要死了嗎?”

    看著頭頂上方壓下的巨大掌影,蘇晨的嘴角也是泛起了幾許自嘲和苦澀。
重庆时时到底有多假 全球期货配资基地 股升网配资 bfb游戏理财平台 恒牛所 掌中宝配资 a策略配资 股票涨跌百度百科 保本理财会亏本金吗 私募基金配资业务 股票融资是什么意思啊券 日经道·琼斯股票指数 亿海配资 股票推荐·天牛宝诚信 股票指数的分类 日本股票指数叫什么 股票融资比例下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