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書盟 > 北寒劍帝 > 第六十四章 定奪

第六十四章 定奪

    在這道恐怖的掌影之下,蘇晨周圍的一切生機似乎都已悄然寂滅,并走向終焉。

    絕望!

    這是力量本質上的巨大差距,沒有任何的僥幸!

    可正當所有人就連蘇晨自己都認為結局注定的時候,一道帶著濃濃怒意的聲音仿佛跨越了空間的阻隔,從極遙遠處傳了過來。

    “祖界的閣下,你過界了!”

    話音未落,紀空島上方的虛空中陡然撕裂出了一條長達數十丈的巨大裂縫,緊接著,一位面相威嚴的青衣老者雙手撐開裂縫從其內無盡的空間風暴中一步踏出!

    這是,石老!?

    看著高空中的那位青衣老者,蘇晨原本已經絕望的內心此刻又再次燃起了一絲光明!

    “小子,莫怕。”

    就在此時,石老的聲音突然響在了蘇晨的耳畔,語氣和緩。

    呼!

    下一刻,蘇晨只覺得眼前忽然一陣光影變換,等視野清晰之時整個人卻已經來到了臺下觀戰的人群中。

    而在高空之上。

    一身青衣打扮的石老卻于剎那之間握指成拳,向著那依舊在不斷壓下的遮天掌影一拳轟出!

    拳印擊出的一刻,籠罩了整個紀空島已達數萬年之久的無邊云霧瞬間破散!

    與之同時,一團耀目的金光伴著炙人的熾熱在石老的拳上兀然凝聚,如同一輪煌煌大日,至剛至陽,于眨眼間便灼穿了空間的隔膜,直直地轟擊在枯瘦掌影之上!

    然而千月召來的這只手掌的本體也不是弱者,在危急關頭驟然翻轉,攜帶著無盡的法則之鏈狠狠地拍向了石老的這一拳。

    兩者相碰的瞬間,紀空島周圍的整片空間都在劇烈地震蕩,生成了數不清的空間裂縫!

    大羅之威,恐怖如斯!

    而在道塵宗的九大道界之中,一位位頂級強者均在此時感覺到了那股從宗門中心之處傳來的驚人波動。

    第三道界,通天塔頂。

    在一座無邊神殿之中,一位身著紫衫閉目盤坐的中年男子在這一刻豁然睜開了雙眼!

    “咦!怎么會有兩位大羅在宗門腹地出手?而且其中的一股波動似乎是第二道界的那個石老頭,嘿嘿這可有點意思了。”

    紫衣男子摩挲著下巴,目露奇異之色。

    “算了,閑來無事,就當散散心,排排這些日子的郁氣吧。”紫衣男子自語了一句,隨后直起身子輕松撕裂了身前的虛空,一步踏入消失不見。

    同樣的情景在其他的道界之中也并不少見,一位位平日里跺一跺腳就連整個道塵天域都要抖上三抖的絕代人物此刻紛紛動身向著道塵宗腹地之處的紀空島趕去。

    。。。

    原本用于舉辦九界小比的紀空島,如今卻早已面目全非,一座座的山峰倒塌,數不清的山河崩碎,就連浮空在天穹之上的島嶼本體竟也都下沉了數百丈的高度,看起來搖搖欲墜。

    而造成這一切的,卻是正在在萬丈高天之上硬撼了一記的兩位人族大羅!

    不過所幸的是,勝負已分。

    千月跨界召來的枯瘦手掌畢竟只是無根之萍,在與石老的拳印僵持了幾息后,終究還是敗下了陣來,一條條纏繞其上的法則之鏈此刻盡皆崩碎,緊接著,能量構成的掌身也在那如同昊日般的恐怖一拳下逐漸化為了飛灰。

    嘭!

    拳波掃至,召來枯瘦手掌的那個幽深的洞口瞬間塌陷,隱約之間,似乎從中傳出了一道痛苦的悶哼聲。

    而早在石老出現的時候就立刻遠遁數千米之外的千月,看到眼前的這一幕后也是一陣臉色發白,而且慢慢冷靜下來的他也意識到,自己這次似乎真的過了些,做的事已經挑戰到了道塵宗的底線!

    “千月,你有什么話說!”

    在擊退了那只枯瘦手掌的主人之后,石老緩緩轉過了身來,冷冷地注視著立于紀空島邊緣位置的千月。

    “呵呵,石前輩何出此言?晚輩不過是代宗門清理一些故意重傷同門的宵小之輩罷了。”千月語氣雖然輕佻,但卻始終死死地抓住自己所謂的大義不放。

    “好好好!這么冠冕堂皇的話也真虧你說得出口!既然如此,今日老夫就將你擒下,親自壓往宗門刑司問斷!我倒要看看誰還敢說半句閑話!”石老的臉上寫滿了怒意,全身須發微張。

    這一次要不是他有點好奇蘇晨在小比上的表現,再加上自己在道藏殿中呆的也確實夠久了,想要靜極思動。。。否則又怎會自降身份暗中跟來!

    但到頭來他看到的又是什么!

    光是在小比開始之前,千月與一位內門長老的那場大戰就已經丟盡了道塵宗的顏面,可在考慮到千月的天資對宗門的價值后,他石天宇還是默默忍耐了下去!

    可以說如果就這樣一直下去,倒也勉強還能接受。

    但讓人不敢置信的是,在小比的最后,修為已達通神之境的千月竟會公然對一位修為才僅僅蛻凡境的小輩出手!

    在石天宇看來,這種做法簡直就是在動搖宗門的根基!試問一個宗門里,如果長輩強者處處都針對后輩弟子,甚至生殺予奪,那么這樣的一個宗門還有什么存在的必要?離滅亡不遠了!

    “前輩盡管出手便是,晚輩絕不反抗。”聽到石老如此說道,千月反倒是放心了下來。

    刑司?

    呵呵,走個過場罷了,唯一有點難受的就是今后幾年的宗門月貢可能沒有了。

    呼!

    石老也不多言,直接張開手掌,若一片垂天之云向著千月裹蓋而來。

    可就在此時,一道黑衣人影突然出現在了千月的身前,一指點退了石老的擒拿。

    “封不修!你要護此子?”看清來人的面相后,石老的臉色愈發的鐵青了。

    “老石頭,千月的資質你也是知道的,若真送到宗門的刑司那里,不論懲罰如何,但難免還是會拖累修行。”黑衣中年人淡淡說道。

    然而話音未落,一位氣勢非凡的紫衣男子卻突然于此時踏破虛空,直接出現在了氣氛緊張的兩人之間。

    “嘖嘖嘖。”

    “沒想到第二道界的道主大人和第二道界的道藏殿之主竟會為了一個弟子而起爭執,當真是好笑。”

    “李千夜,我第二道界的事還輪不到你來評頭論足!”被稱為封不修的黑衣男子此刻皺眉開口道。

    然而紫衣中年人聞言卻是搖了搖頭,語帶輕諷地譏笑道:

    “呵呵,封不修你可別自作多情了,本座今天來此的目的可不是為了你這個老古板。”

    紫衣男子說到這卻是轉頭看向了遠處的石老。

    “老石頭,你在那道藏殿中呆了這么多年也沒見你出來晃悠過,可這次竟然會為了一個新入門的小輩弟子就破例出關,這可就有點意思了,難不成這個小輩的身上還有何貓膩?”

    聽到紫衣男子的問話,石老沒好氣地回瞪了對方一眼。

    “老子想出來就出來,你李千夜管得著嘛!”

    身為第三道界道主的李千夜一聽這話登時就立起了眉毛,正欲狠狠地懟回去。

    可就在此時,一道嘶啞無比的老邁之音從李千夜的背后傳了過來。

    “咳咳,你們幾個,都少說兩句,還嫌丟人丟的不夠多嘛!”

    只見一位面相無比枯老的駝背老嫗此刻從李千夜的背后扶著拐杖踱步而出,干瘦的身體之中透著濃濃的死氣。

    “洛婆婆,你怎么來了?”李千夜此刻也收起了先前的姿態,一臉敬重地看向了這個論起歲數已經近乎他兩倍的宗門老前輩。

    “洛婆婆。”

    見到來人,封不修與石老也皆都臉色一正,向著老嫗主動問候了一聲。

    “哼,別給老身打岔!我且問你們,這次前來觀戰的各宗之人如何交待?這次小比還有最后的拜師儀式又該如何收場?你們想過沒有!一個個的過來就是圍著各自的事爭吵不休,你們可曾有替宗門想過一想!”老嫗說話時的臉色十分陰沉,顯然是對在場的幾位都頗為不滿。

    “婆婆息怒,后續之事的處理我一定會做好的,畢竟千月是我第二道界的弟子,他闖出禍事我也有一份責任。”封不修神色鄭重地抱了一拳。

    聽聞此言,被稱為洛婆婆的老嫗的臉色方才略微緩和。

    “對了,石天宇,你既對此子如此在意,也總得有個緣由吧,老身心里也是好奇的很。”這時老嫗忽然用拐杖指了指下方人群里還在默默調理傷勢的蘇晨,揶揄道。

    聽到老嫗的問話,石老面色微微一變,但沉首思索小許之后,還是嘆了口氣,說了出來。

    “此子名為蘇晨,身具人族體質榜排名第四十五位的血寒神體!”

    隨著石老的話音一落,現場突然陷入了詭異的安靜之中,良久之后,洛婆婆方才顫著聲音不敢置信地問道:“石天宇,你確信?”

    “千真萬確。”石老回道。

    “封不修!你是不是也早就知道了!”洛婆婆忽然急速轉過了身子,面帶慍色地質問仍站在千月身側的黑衣男子。

    第二道界道主封不修沉默了少許之后還是點了點頭。

    “好啊,你們一個個的藏得可真是緊實!此等大事竟然到如今都不知會于我,你們眼里還有宗門沒有!”

    “老祖若是知曉此事,你們一個個的都逃不了追責!”

    聽到洛婆婆的話,封不修一貫平靜的臉色終于出現了波動。

    “婆婆,封某既然如此而為,自然是有原因所在。這個名叫蘇晨的新入門弟子擁有血寒神體不假,但他的修武資質卻只是超品啊!試問一個踏入通神都困難萬分的弟子,就算擁有無敵的體質又有何用?畢竟對于吾輩武者來說,境界的高低才是根本所在!”

    超品資質?

    怎么可能!

    聽到這話后,老嫗本就蒼老枯瘦的身體連連發顫,似乎根本就不愿接受這個事實。

    盡管不愿承認,但能從封不修的口中聽到這些,不得不說,她已經信了大半。

    立于遠處的石老見此不禁眉頭一皺,立刻反駁道:

    “呵呵,超品資質?”

    “你見過哪個超品資質能在短短兩個月內便達到蛻凡四重巔峰的境界,這種修煉速度就算是大部分的奇才級資質都未必能達到!封不修,你敢說這是超品資質,嗯?”

    封不修聞言一時間也是有些不知如何作答,只能含糊道:“幸許他用了什么激發潛力的丹藥也說不定呢,不過在修武資質上的確是超品資質無疑,這點我確信!”

    “好了好了,都別說了,老身累了,你們自己弄的爛攤子自己收拾吧。”洛婆婆的臉色失落無比,拄著拐杖往回走了開去。

    。。。。
重庆时时到底有多假 胜盈配资 私募基金配资 股票指数投资策略可划分 股票指数期货合约价值 浩广配资 杠杆炒股是怎么回事 中融国通股票配资公司 赢策配资 股票吧 牛8配资 国际股票融资 100元配资 中国一重股票分析 盛鑫配资 期货配资多少钱构成犯罪 快来金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