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書盟 > 北寒劍帝 > 第六十五章 離宮

第六十五章 離宮

    在一片幽暗的宮殿中,有一條充滿了古雅氣息的木質長廊,長廊盡頭的甬道里,一盞盞白燭正在靜靜地燃燒。

    昏暗的甬道雖然間距窄小,但卻很長,一眼望去,能夠隱約間看見一間間隔室在甬道的兩邊細密排列。

    而在靠近末端的一間隔室里,一位少年正小心翼翼地揭開了左臂上纏繞的繃帶。

    嘶!

    繃帶揭開的瞬間,少年的眉頭緊緊一皺。

    很痛,是那種傷口將愈未愈時,帶著陣陣酥麻之感的疼痛,雖不劇烈,但在折磨人這點上卻猶有勝出。

    這個少年正是蘇晨,如今距離那日小比結束已經過去了兩日時間。

    而在這段時間里,參加完宗門小比的六十位新入門弟子如今皆都在這位于峰頂最北部位置的離宮中安心養傷,調整狀態。

    等到明日,最受期待的拜師儀式便會在這離宮的正殿之中舉行,只對內不對外,外宗的來客早在兩日之前就已經離開了,走的時候宗門派有專人贈予賠禮以撫慰這次小比上他們受到的驚嚇。

    在看到左臂上已經開始結疤的猙獰傷口后,蘇晨也是心下稍安,于是再次輕柔地合上了繃帶,想起了自己的心事。

    那日自從石老到來之后,一位位蘇晨眼里的前輩高人紛紛而至,除了幾位疑似大羅的存在之外,絕大部分都是感受到那道掌影的異動后破關而出的通神境長老。

    再加上正好適逢這一次的九界小比,其中的不少長老倒也沒有急著回去,反而是暫時住在了這離宮之內,打算等到拜師環節的時候順手收上一兩個弟子。

    這次來的長老恐怕不下三十位之多,到時候對于我們這些弟子來說,挑選師尊倒是變得容易了許多,就是不知道我這個小比第一可以拜一位大羅為師的話還算不算數。。。

    一想到這,蘇晨就有些期待了起來,雖說自己已經有了寒天道典,但功法終究只是功法,只能給你一個正確的道路和方向,對于將來修行中遇到的各種各樣的問題可就愛莫能助了。

    而一個好的師尊就不一樣了,他能毫無保留地向你分享他豐富的修行經驗和人生閱歷,并及時指出你修行道路上出現的種種問題。

    在武者的世界里,師尊這兩個字上承載的分量與父母親人無異,甚至在某種程度上還要超過。

    因為作為武者,壽元綿長,比起漫長的一生,有父母相伴的日子卻少之又少,在往后的歲月里真正能夠互相倚靠互相陪伴的除了道侶之外便只有師徒了。

    故而在武道界里,師徒關系從不輕易締結,可一旦拜人為師,便等于結下了一生的因果,無論哪一方將來有所背棄,都必然會遭到世人瘋狂的指責與唾罵。

    蘇晨掃視了一眼自己目前身處的這間才僅僅五米見方的隔室,微微思量了少頃后走向房門,將木鎖上的橫板搭了上去。

    干完這一切后,蘇晨拍了拍衣袖,來到了放置于隔室中間的一張樸素的木床前,一屁股坐了上去,盤起雙腿。

    嗯,好好修煉,天天向上。

    蘇晨深吸了一口氣,運轉體內元力,按照啟凡錄的功法路線開始緩緩吸納起了周圍的天地元氣并加以淬煉,進而強化肉身氣血,不過現在的修煉速度比起蘇晨在自己洞府之內的速度可就差了許多了。

    畢竟離宮這里并沒有建立加快修行的聚元陣,這樣一來,身上的元晶殿也就毫無用武之地了,修行起來簡直就像龜爬一樣。

    隨著時間流逝,一個時辰之后,蘇晨明顯感覺到小腹的位置傳來了陣陣暖意,與之同時,全身流動的元力也開始活躍了起來,波動地越加明顯。

    快了!快了!

    蘇晨的臉色微微振奮,眼角上也是掛起了一抹笑意。

    本來在小比開始之前他才剛剛突破到蛻凡四重巔峰的境界,按照道理來講,想要再次往上踏進一個小臺階還需要一段不短的時日。

    但通過前兩日在小比中與各種對手之間戰斗的打磨,蘇晨的修為已經在不知不覺之下就已經摸到了蛻凡五重境界的那層膜了,甚至可以說只有一步之遙!

    而今通過這兩日他勤耕不綴的刻苦修煉,盡管修煉條件有所欠缺,但總算還是走到了這一步!

    突破!

    蛻凡五重天!

    蘇晨猛地一提體內元力,控制其在經脈之間極速運轉,在持續了兩個小周天之后,蘇晨的身軀兀然一震,一道明顯比之前強盛了不少的元力波動從蘇晨的血肉之中擴散而出!

    咯咯咯!

    蘇晨下床起身,隨著雙拳握緊,全身各處均傳來了一陣清晰的脆響之聲。

    這股力量。。。

    不下千斤的力道!

    感受著體內愈發強大的力量,蘇晨的內心也不禁激蕩了起來,對于自己將來的武道之路充滿了自信!

    在短暫的興奮之后,蘇晨也漸漸冷靜了下來,重新回到了木床之上,盤起雙腿閉目繼續修煉了起來。

    他是超品資質,每日可以修行兩個時辰左右的時間,而方才的突破卻不過只花了一個時辰而已。

    繼續修煉穩固一下境界,免得氣息不穩。

    蘇晨如是想著,再次進入了修煉的狀態之中。

    。。。。

    次日清晨。

    鐺鐺!

    在一陣低沉的鐘鳴聲后,一位位衣裝整潔的道塵宗外門弟子從各自的隔間里走了出來,并在穿過狹長的甬道和木質長廊后,聚集到了一個氣勢恢宏的大殿之中。

    大殿通體由一種青色的玉石砌筑而成,在朝陽的照射之下,殿體表面有著點點碧色光暈流轉,與晨曦的柔輝交相成映。

    在大殿中間的空地上,六十個白色蒲團被整整齊齊地依次放置,每個蒲團的面前都擺有一個刻著名字的小標牌。

    至于大殿的后方則是一片巍峨的高臺,高臺之下建有百來個青灰色的石階,從蘇晨的角度看去,與仰望天梯無異。

    但讓人感到可惜的是,此時的高臺之上,有著一團又一團淡淡的紫色霧靄籠罩其間,只能隱約間看到不少高大威嚴的座位虛影,而臺上具體的景象就看不真切了。

    “蘇兄!”

    一道熟悉的聲音傳入蘇晨的耳中,將他從對大殿的賞慕之中拉回神來。

    “方浩!”

    見到來人,蘇晨的臉上也是泛起了一抹驚喜之色。

    “哈哈,方某在這恭喜蘇兄獲得此次小比第一啊!”方浩走近后,向著蘇晨抱拳道喜,笑容真摯。

    聽到方浩這話,蘇晨卻是連忙擺了擺手,道:

    “可別提那什么小比了,要不是命大,這次我差點就得把小命擱在那了。”

    “你的事我也聽說了,明明就是那千楓咎由自取,可笑他哥哥千月卻因此不顧身份對你出手,當真是絲毫不顧臉皮了!”方浩憤憤地說道。

    “好了,過去的事就別提了,話說你看到尹天平他們幾個了嘛?”蘇晨掃視了一下已經到達大殿的弟子,卻沒有發現尹天平五人的蹤影。

    “咳咳,他們幾個昨晚都接到了宗門長老的傳信,說是有意收他們為徒,一個個都激動了大半個晚上,難免會多睡一會兒。”方浩說到這里,也是有些尷尬。

    “長老傳信?我怎么沒有?”蘇晨聞言急忙取出了喚靈石并將其打開,但卻并沒有看到哪怕一封消息。

    “什么!你沒有?”方浩失聲驚呼道,仿佛聽到了什么不可思議的事情。

    “對啊,你看咯,好友消息這一欄我是零啊。。。”蘇晨怕方浩不相信,專門把手里的喚靈石在其眼前晃了一晃。

    “沒道理啊,我這個擂臺戰半途就退出的人都有三四十條收徒的私信,你這個小比第一怎么可能一條都沒有呢?”方浩也取出了自己的喚靈石給蘇晨瞧了瞧,發現各位長老發來的消息簡直能拉一長排。

    “不是,這個拜師儀式不是今天才舉行嗎?這個提前私聊又算個什么。。。”蘇晨不解。

    聽到這話,方浩也是不好意思地撓了撓頭,低聲道:

    “蘇兄,你也知道小比最后的時候,因為那個千月召來的手掌的關系引來了很多原本都在閉關的長老,據可靠消息,這次參加拜師儀式的長老數量遠超預估,至少不低于七十位。。。”

    什么鬼!

    七十位長老來收徒弟?

    如果我沒記錯的話,這次參加小比的外門弟子總共也才六十個吧。。。

    蘇晨的腦袋有點懵,按照他的了解,往年這個時候前來收徒的長老基本也就在二十位上下,而且由于宗門要求每一位參與小比的外門弟子都必須拜有師尊,所以一般來說,只要是參加這拜師儀式的長老,等到最后都能收下好幾位徒弟,個別長老甚至一次性能收下五到六個之多!

    多收弟子無所謂,反正教一個是教,教兩個也是教,就算感覺自己精力不夠了,大不了以后不來這小比便是了。

    可要是收的少了,甚至沒收到徒弟的話,那可就有點丟份了,尤其還是在一眾長老和諸多后輩弟子的面前,畢竟收不到弟子的長老從某種意義上來講可不就意味著無能嘛。

    當然了,那些最頂尖的長老除外,因為當實力高到一定程度后,少收弟子反而可以體現出逼格!

    其實說起來,這要是放到蘇晨的前世可不就是經濟學上的需求與供給的關系嘛。

    供不應求,長老價格上漲,通貨膨脹。

    供過于求,長老價格下跌,通貨緊縮。

    咳咳,扯遠了扯遠了,這是玄幻。。。

    “我懂了,也就是說這次的拜師儀式與以往大為不同了,僧多粥少,那些長老們也怕這次因為人數的變化導致他們收不到弟子,面上無光。”

    想通這點后,蘇晨的心中頓時了然,怪不得今早大殿里的這些弟子一個個都面色輕松,原來是大姑娘不愁嫁了。

    “所以我才覺得奇怪啊,以蘇兄你這次小比第一的成績怎么會連一個長老都沒給你發消息呢,這不合常理。”方浩表示不理解。

    “蘇晨哥哥!”

    突然,一道膩膩的女聲從蘇晨背后傳了過來。

    “北菡師妹。”

    蘇晨轉身,看見了云北菡正抖著肥嘟嘟的小臉蛋朝著自己小步跑了過來,兩頰紅彤彤的,煞是可愛。

    我們這幾個人里,恐怕也就只有北菡師妹更像是一個十歲的孩子了。。。

    蘇晨心里想著,面上卻做出了一副生氣的模樣。

    “你怎么來這么遲,要是過了時辰,長老們難道還會特意等你嗎?”

    聽到蘇晨的訓話,云北菡低頭吐了吐舌頭,低聲解釋道:

    “都怪昨天晚上有幾個宗門的長老通過喚靈石給我發消息,說他們有意收我為徒,希望我到時候選擇師尊的時候可以考慮他們。”

    “我和尹大哥他們都沒通過擂臺戰,之前本以為拜師時的選擇余地會很小,可誰想這些長老這么熱情,害得我們昨晚激動地根本睡不著覺。”

    “好啦,我也是開玩笑的,沒怪你。”蘇晨聽到這,好笑地搖了搖頭。

    果然沒過一會兒,尹天平、嚴虎、嚴胥和姬靈也陸陸續續地來到了大殿,但一個個的都是一副睡眼惺忪的模樣。

    見到蘇晨和方浩,眾人少不得又是一陣問候和寒暄。

    “蘇兄,恭喜了!”第一個走來的尹天平與蘇晨簡單擁抱了一下,笑著道賀了一聲。

    “尹大哥客氣了!”蘇晨擺了擺手。

    “蘇晨你就別謙虛了,我和我哥之前做夢都沒想到,這次的小比第一竟會出現在我們第二道界的隊伍里。”隨后趕來的嚴胥拍了拍蘇晨的肩膀,說話的語氣里滿是感慨。

    “是啊,蘇晨弟弟,你將來發達了可不能忘了姐姐啊。”

    這時候,姬靈也湊近了過來嬌聲開口道,并且說完后還故意揚了揚自己臉頰上特意抹的粉底和那輕抿了些丹紅的朱唇。

    然而看到這一幕的蘇晨卻是無奈地捂住了腦袋,有點頭疼姬靈為何總是喜歡作一副早熟少女的打扮,這對那些還算青春懵懂的少男們來說或許還頗有誘惑力,但作為經歷過前世那個大染缸的蘇晨則表示實在是看不下去了。

    唉,化妝的水平太差,還不如素顏好看。。。

    但是吧,男人的嘴,騙人的鬼。

    “哇,姬靈姐,你今天怎么這么漂亮。”蘇晨直直地看著姬靈的臉龐,臉上寫滿了驚艷。

    “嘿嘿,還是蘇晨你有眼光,這可是我今天為了拜師儀式特地化的妝,好看吧!”聽到蘇晨的話,姬靈的眼角立刻就開心地彎了起來,滿是笑意。

    “好看好看!”蘇晨努力地調動臉部肌肉,露出了一抹真心實意的笑容。

    “是啊,怪不得俺覺得姬靈今兒個精神了許多,原來是變漂亮了。”站在一旁的嚴虎聽到蘇晨的話后,只覺得遇上了知音,咧咧地癡笑了起來。
重庆时时到底有多假 今日上证指数是多少 -点 百度 2019车小将最新消息 世界主要的股票指数 个人投资理财知识 互联网理财平台 炒股知识 上海期货配资网 股票配资平台一直牛 华盛配资 百度股票 p2p投资理财平台排名 新华锦股票 哪些理财平台比较安全 什么叫持仓成本价 模拟炒股软件手机版 股票融资亏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