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書盟 > 北寒劍帝 > 第六十九章 陳大海

第六十九章 陳大海

    不得不說這破空艦的速度真的是快得驚人,不過短短半個時辰的功夫就已經從位于九大道界間隙里的紀空島飛到了第二道界之內。

    要知道,蘇晨以前騎豬的時候,就算飛上個兩天兩夜也不過就是在道界的版幅中橫移了一小段距離罷了。

    大概又過了小半柱香之后,坐在內廳之中的眾人明顯感受到身下的船體傳來了一陣的顫動。

    到地了?

    蘇晨幾人猜測。

    “喂!那個會放冰的小子趕緊出來,你的洞府到了。”

    見灰衣長老的話語里帶著些許催促,蘇晨不敢怠慢,起身與幾位老鐵簡單道別之后,快步跑到跑出內廳,來到了甲板上。

    剛出來的蘇晨迎面便看到了早已等候在船欄邊的灰衣長老。

    “長老。。。”

    “別廢話,快點過來,對,就是站在這,把屁股撅起來。”

    灰衣長老的一套話直接把蘇晨搞懵了,但愣在原地的身體卻下意識地就把屁股撅了起來。

    不對,我只是要下個船而已,為何要擺出這種羞恥的姿勢?

    可就在蘇晨心里一激靈的同時,站在身后的灰衣長老卻是露出了一抹壞笑。

    “蘇晨小子,要怪就怪你拜了那個死老頭為師,好走不送!”

    砰!

    灰衣長老右腿抬起,朝著蘇晨的屁股狠狠一踹。

    頓時,一道少年的身影,在慘嚎聲中從空艦上飛了出去,劃過了一道完美的拋物線。

    “死老頭,讓你四百年前踹我屁股,現在我踹你徒弟倒也算還回來了哈哈哈。”灰衣長老的臉上滿是解氣的笑容。

    此仇終于得報了啊!哈哈哈!

    在四百年前,想他李若塵長老還是個翩翩美少年的時候,有一次就因為在道藏殿多拿了一本典籍,就被那時正好有點上火的石老給一腳踹飛到了旁邊的神河中,嗆了一口神水之余還順帶給自己洗了把澡。

    再說蘇晨,在剛剛“騰飛”的時候還有點害怕,但當看到空艦離地面的距離后,立刻就放心了下來。

    咚!

    狼狽著陸的蘇晨齜牙咧嘴地從地上慢慢站了起來,回首看向空艦的目光里滿含幽怨。

    這老不羞!簡直不當人啊!

    揉了揉自己的略有些青腫的肩膀,蘇晨吃痛之余也是愈發想念自己之前在洞府過的那些舒服日子了。

    我的侍女么們,你們的殿下回來了!

    蘇晨簡單整了下衣衫后,便當即向著不遠處的那片熟悉的殿宇處走去。

    。。。。

    。。。

    青云域,天玄府。

    在位于天玄府邊界的一片山脈上方,一位身材魁梧,面容剛毅的黑衣男子正乘著一只威武的龍鷹疾速飛過。

    忽然,黑衣中年男子從懷中取出了一塊很薄的白玉,用手指拂過之后,一片片山河的光影在白玉的表面緩緩浮現。

    “這里應該就是蘇晨殿下的家鄉了吧,真沒想到獲得小比第一的宗門天驕卻是從如此貧瘠的土地之中走出的。”男子搖頭感慨了一聲。

    他名叫陳大海,是道塵宗御獸司的編外送信人員,這一單鑒于路途遙遠和寄信者乃是尊貴的正式弟子,御獸司的執事特地破例為他免費租借了一只龍鷹用以趕路。

    放在平時,像龍鷹這種昂貴無比的坐騎,他一個雜役弟子哪有財力去租訂,這回托這位名叫蘇晨的殿下的福,竟然還讓他陳大海體驗了一下乘坐化龍境兇獸的快感。

    “這個青云域和道塵天域比起來簡直就是個巴掌大的地方,玉圖上竟然才顯示到府一級就沒了。”

    “而殿下這封信的收信人卻是在天玄府中一個叫作開陽城的地方。”

    一念及此,縱然是修為已達化龍五重天之境的陳大海也不禁微微皺眉。

    要不,還是先去這天玄府內的第一勢力天玄門問問看再說,作為本土最強的勢力肯定對于天玄府內的諸多城池都是很熟悉的。

    李大海微微思量了少頃,覺得沒什么大的問題后,當下便按照白玉上的指引,驅使身下的龍鷹向著天玄門所在的方向飛行而去。

    天玄城是天玄府的府城,匯集了來自天玄府各處的武者,整個城池中接近三分之一的人口都是武者,在這里,普通的凡人和武者達到了一種微妙的平衡。

    而此時天玄城東區的一處名為“醉紅院”的青樓之中。

    一名年輕亮麗的女子正身穿一襲半透的素羅裙,在這醉紅院大廳中央的圓臺上躍然起舞,腰肢扭動間,盡展其**的身姿。

    她叫虞婉,人們都叫她虞娘,是這醉紅院的頭牌之一,到這的客人里十之**都是為了一睹她的舞姿,甚至有的客人為了讓她多舞一曲,不惜一擲千金。

    但盡管如此,身為一名在世人眼中早已是一位風塵女子的她,卻自進入這醉紅院以來的幾年里從未與任何一個男人同過房。

    這不是她虞婉自作清高,只是作為一名青樓里的頭牌,必須要明白待價而沽的道理。

    要知道她虞婉可和那些平日里只有靠賣取色相才能維持生計的青樓女子不同,身為被整個天玄城各家公子都盡相追捧的她,有資格也有資本去挑選一個最合她心意的如意郎君。

    良久之后,佳人舞畢,而一直在臺下欣賞的眾多男性看官也紛紛在這一刻響起了震耳的呼捧聲,個別豪爽的還大把大把地砸下了賞錢。

    可就在這時,一位體態豐腴、美韻猶存的中年女子從這一樓大廳的偏門里走了出來,身后跟著十多個護衛打扮的武者。

    “各位客人,小院剛剛被方家的大公子方慶給包了全場,今日對外暫不接客,還請各位貴客移步他家。”

    這中年女子顯然也不是凡俗,不大的話語聲卻能在這偌大的醉紅院大廳里不停回響。

    “老板娘,你怎么能突然就趕人呢!”

    “是啊,我們的茶水錢可都付了,現在你給我們搞這么一出是鬧哪樣啊!”

    聽到這中年女子的話后,在場的諸多賓客都大聲吵鬧了起來。

    “各位客人,作為賠償,諸位今日在小院的一切花費盡皆免去。”

    “你們,送客!”

    女子說完對著身后的護衛一揮衣袖,顯然是要清場了。

    看到中年女子的架勢,在場的客人無奈之中還是選擇了妥協,在眾多護衛的目光注視下,一個個走了出去。

    但是,也有例外。

    “虞娘,再給老子跳上一支舞,這十塊銀子就是你的了!”

    只見一位臉上長滿了絡腮胡,面容兇狠的壯碩男子一把將十塊亮閃閃的銀子給拍在了面前的木桌上。

    “這位爺,奴家都和你講過了,今天這醉紅院已經被方家大公子給包下來了,您啊,還是趕緊移步別家吧。”

    中年女子這時候來到了壯漢的身邊,用手掌緩緩推開放于桌上的銀子,將其退回到了壯漢的手上。

    “哼!老子可是武者,別廢話,快點讓虞娘給我跳一支舞!”壯漢男子的興致被打斷后,不由得有些怒了。

    “客官,今日包場的可是方大公子,你可要考慮清楚啊。”

    “我管他哪家公子,今日就算是天王老子都管不到我!”

    見到這壯碩男子不僅沒有動彈還出言不遜,站在一邊的中年女子的眼神卻是漸漸冷了下來,暗暗向身側打了個手勢。

    下一刻,數位醉紅院的護衛飛撲而至,將這男子給死死地按在地上。

    “呵呵,武者很稀奇嗎?一個區區蛻凡三重的廢物還敢在我醉紅院里做刺頭,妄想打攪方大公子的雅興,簡直就是不知道死字是怎么寫的!”

    “你們幾個,給我把他拖出去,順便打斷一條腿!”

    “是!”

    話音未落,之前還出言不遜的壯碩男子當即便被幾個護衛拖了出去。

    見到麻煩事處理干凈了,中年女子轉過身子,一臉親和地看向了依舊站在圓臺上的虞婉。

    “小婉,方家公子用不了多久就到了,你也趕緊下去補個妝,免得一會兒接待的時候妝花了,憑白失了禮數。”

    “好。”虞婉臻首微點,準備下臺再好好打扮一番。

    “等等,小婉啊,這次的機會可不一般,你要好好地把握住。”中年女子突然又叫住了虞婉,說的話里滿含深意。

    “姐姐放心,婉兒知道。”聽到這話,虞婉的眼神也是微微閃動,顯然在心里已是有了計較。

    在醉紅院不遠處的一條寬大的石道上,一行人馬正在徐徐而行。

    “阿豹,還有多久路程?”

    只見為首的一位衣著華貴的俊逸青年轉頭看向了一位負責牽馬的仆役,沉聲問道。

    “公子,雖然城內禁止騎馬,但以咱們的腳力,不出一炷香的功夫就可以走到那醉紅院了。”聽到青年問話,牽著馬兒的仆役急忙回應了一句。

    “那就好,不過我這次竟然被那冥水宗的楚鈺給生生擺了一道,不管他是出于什么目的,但這一口惡氣,我方慶說什么也不會咽下的!”

    青年的話語里滿是憤恨和憋屈,似乎自己受到了什么奇恥大辱一般。

    “公子消消氣,您啊今天就是過來享受的,別想那些煩心事。”仆役勸解道。

    聽到雜役的話后,青年原本陰冷的臉色也是為之一緩。

    “你說的對,今天就是過來看看美人的!畢竟要是再不找點樂子發泄發泄的話,本公子怕是得要活活憋死!”

    ps:

    嘿嘿,明天就是國慶了,板面在此首先真誠地祝賀我們的祖國70歲生辰快樂!希望我們的祖國,我們的民族可以越來越強盛,越來越繁華!(????????)?*???

    除此之外,板面還要對接下來《北寒劍帝》10月份的更新做一點說明。

    咳咳,因為板面并不是全職寫手,還是個大四的學生,由于不準備考研的關系,所以板面最近這段時間也一直在找工作,而就在10月份,板面會有不少的求職筆試要去參加,需要整天到處跑的那種。

    所以呢,《北寒劍帝》接下來的10月份的更新會比較不穩定,大概率會兩天一更,甚至三天一更,但絕對不會太監的,畢竟這本書板面也投入了挺多的。

    希望各位讀者大大能夠理解。

    愛你們哦,比心!|?˙??˙)?
重庆时时到底有多假 豌豆财富 理财产品转让会亏本金 股E融配资 北京期货配资 高端制造概念股 与核电有关的股票 股票配资龙强 c18070s股票指数投资策略 qq飞车要什么电脑配资 中国石油股票行情 股票指数行情 东风股份东方财富 2010年茅台股票行情 趣操盘 期货配资教您如何分辨真假盘子 股票指数数字代表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