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書盟 > 通天小路 > 第一章 蘭若寺

第一章 蘭若寺

    茫茫大山,綿延百里,一峰陡峭,如劍沖天,山腰茂林深處,一處寺廟,房屋、佛殿不少,只是荒廢了大半,破敗不堪。

    寺廟中的庭院里,一胖一瘦兩個和尚坐在石階上,談心、論佛。

    胖和尚,三十多歲年紀,肥頭大耳,滿面油光,一臉富態,瘦和尚約莫十七八歲年紀,生的眉清目秀。

    “說說吧,為什么要還俗啊?”胖和尚道。

    “我想娶媳婦。”

    “看上誰了?師父去給你提親。”

    “最近來燒香的那個小紅。”年輕和尚道。

    “嗯,模樣倒是俊俏,只是已經許配人家了,晚了。”胖和尚道。

    “我想吃肉。”年輕和尚一手抱膝道,一只手拿著根枝條在地上畫著圈圈。

    “什么肉?雞、鴨、魚,豬、牛、羊,煎炒燜炸,清蒸還是紅燒?下午我就給你弄來。”胖和尚道。

    “我要吃狗肉,火鍋。”

    “可以,黃狗、黑狗還是斑點?”

    “我要在大殿里吃,當著佛祖的面。”年輕和尚道。

    “沒問題,我把方丈和你師兄也一塊叫著,有些日子沒吃肉了,大家一邊吃,一邊談談人生。”胖和尚道。

    “夠了!”年輕和尚突然站起來將手里的枝條猛地一扔。“我不想當和尚,不想,不想!”

    他大聲吼著,唾沫星子飛濺,落了胖和尚一臉。

    “凡事得有個理由啊!”胖和尚不急不躁,擦了一把臉道。

    “理由,理由?理由就是這個破寺廟叫什么不好,非叫蘭若寺!”年輕和尚指著身后的寺廟,神情激動。

    “蘭若,意指寂靜之處、清凈之地,佛門本求清凈,有何不妥啊?”胖和尚平靜道。

    “山后有一株大槐樹,得有千年了吧?”年輕和尚指著后面。

    “少說有一千五百年,比蘭若寺還要早數百年。”胖和尚道。

    “一千五百年,你看看那張牙舞爪的樣子,樹腰比一間房子還粗。”年輕和尚激動道。“還有那座山,叫黑山,哪黑了,誰給起的破名?”

    “槐樹千年有余,自然是枝繁葉茂,山名黑山是因為山中有怪石成墨黑色,堅硬愈鐵。”

    “一個千年樹妖,一個黑山老妖。”年輕和尚道。

    “阿彌陀佛,你在哪里聽來的這些個怪異傳聞,放心,有蘭若寺在,山中出不了妖怪。”胖和尚道。

    “蘭若寺?這個名就不吉利,招鬼,再說說你給我起得這個破法號,無生,怎么不叫找死呢?!什么腦子能想出這么個破法號來。”年輕人越說越激動。

    “法號不過是稱呼而已。”胖和尚語重心長道。

    “稱呼,最起碼也得像樣一點,我叫無生,寺里還有一個和尚叫無惱,一個活不久,一個沒腦子,這是什么破法號!還有你,空虛,哈哈哈。”年輕人突然忍不住笑了。

    “對不起,我實在忍不住了。”一提到這個法號,他就想笑。

    得多沒腦子的人想出這樣的法號來。

    “你開心就好。”胖和尚樂呵呵的笑著道。

    “總之我不想在這里當和尚,我要下山了。”年輕和尚轉身就走。

    “等等。”胖和尚突然起身,從口袋里拿出一張紙來,上面有字,還有一個手印。“你看看這是什么?”

    “什么啊?”

    “賣身契,還有你的手印,想下山可以,一百兩銀子贖身。”

    “敲詐呢,我什么時候從你這里拿了一百兩銀子?”年輕和尚一愣,然后怒了。

    “不是你,是你昏迷的時候把你送來的那位施主。”空虛和尚道。

    “你別騙我了,你這破廟,前不著村后不著店的,誰會把我送這來,還有就這破寺廟全都賣了有也值不了一百兩銀子,你肯定是蒙我呢!”無生道。

    “你不信的話我們可以去山下的衙門,看看這張契據是不是真的。”胖和尚笑道,“再說最開始的時候你是同意的。”

    “屁,我同意個雞兒啊?我特么的還在昏迷的時候你們就把我的給剃了,還有誰給我剃的頭?給我腦門上割一大口子!”無生氣憤的指著自己的腦門,當中一道已經結痂的疤痕,一指多長。

    “已經不錯,畢竟是第一次,又是用菜刀。”胖和尚笑著道。

    “啊?!”無生一愣,“你特么的用菜刀剃頭?”。

    “不是我,再說當時我問過你,你還點頭了,昏迷著點的頭,可見你是做夢都想入我佛門。”

    “滾犢子吧。”年輕和尚廣袖一揮。

    “那就還錢。”胖和尚不急不惱。

    “沒錢。”

    “那就在這里當和尚。”

    “我不當!”

    “那跟我下山找縣里的衙門做個公斷。”胖和尚道。

    “去就去,誰怕誰啊!”年輕和尚脖子一梗道。

    總之他不會在這里當和尚。

    “那好,我去收拾一下,過了中午我們便下山。”

    正說這話,一道身影從外面竄了進來,繞過了當中的大殿,去了后面,迅捷的像只兔子。

    “那是方丈吧?”年輕和尚道。

    自從來了這個寺廟之后,他就見過那個老和尚一面,六七十歲年紀,干瘦,三縷長須,一雙眼睛賊亮,整天神出鬼沒的,天曉得在做什么。

    “是。”空虛和尚道。

    “一把年紀了,跑的那么快,當心摔著。”無生道。

    “方丈身體好的很,他下山化緣剛剛回來。”

    “下山,化緣?”無生眉頭跳了跳,有一種不怎么好的感覺。

    稍稍收拾了一下,過了中午,他們便出了寺廟。

    從蘭若寺出來,一道石階直通山中,道路兩旁,野草叢生,一人多高,樹林茂密,陽光無法通過樹葉的縫隙落下來,石道上長滿了青苔。有野花在路旁盛開,有蝴蝶在半空之中飛舞,有小鳥在林中歌唱,一派生機盎然的景象。

    嗷噢,突然一聲怪吼從遠處深山之中傳來。

    無生聽后一下子停住了腳步,臉色變得很難看。

    “怎么了,無生?”走在前面的胖和尚停住腳步回過頭來問道。

    “剛才那是狼在叫吧?”

    “應該是,山林茂密,有狼是正常的,不過聽著聲音距離我們還比較遠。”胖和尚道。

    “我們還是走快些吧?”無生道。

    “好。”

    兩個和尚加快了腳步。

    山中的道路溝溝坎坎,高低不平,翻過了一座嶺,又見一座峰,細長的道路仿佛沒有盡頭。他們離開寺廟的時候還是日照當空,當看到炊煙的時候,太陽已經掛在了山腰上,隨時都有可能落下。

    站在山中遠望,山腳下有一個村子,房屋錯落有致,一條河流從村子前流過,裊裊炊煙生氣,寧靜祥和。

    “今晚我們在寧家村過夜,明天再去縣里。”

    “寧家村?”無生一愣。

    “寧采臣?”

    “什么寧采臣?”胖和尚一愣。

    “村子里有沒有一個叫做寧采臣的書生?”

    “這個我倒是不清楚,倒是方丈和村子里的人挺熟的。”空虛和尚道。
重庆时时到底有多假 股票行情实时查询601857 东营股指期货配资 中国配资服务网 股票配资平台ˉ选杨方配资靠谱 海螺水泥股票 000048股票行情 股票行情 鑫发配资 白银怎么卖出 今日股票推荐黑马 17只个股有潜力 免费股票推荐软件 掌柜配资 场外配资合同是什么 钱程策略 淘股吧股票论坛首页 美欣达集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