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書盟 > 通天小路 > 第七章 風雨

第七章 風雨

    “想不到你連山下的一個寧家村的人都認不過來,居然對這些朝廷大臣摸得門清。”無生道。

    “略有耳聞,可惜了,朝廷又少了一個忠臣!”空虛和尚嘆道。

    “走吧。”無生道。

    這種事,也只能是發一下感慨而已,他們兩個飯都吃不飽的和尚能做什么。

    師徒二人出了金華,沿著來時的路向回走,天色漸漸暗了下來。

    “師父,得找個地方過夜啊。”無生道。

    “嗯,我記得來的時候,城外是有一處荒廢的宅院的,我們就去那里過夜吧。”空虛和尚道。

    “又是荒廢的古屋。”

    “怎么?”

    “容易鬧鬼啊!”無生道。

    經過那一晚上的事,他可是怕了,心里有陰影了。

    “無生,出家人要六根清凈,靈臺無塵,只要心無欲念,自然是萬邪莫侵。”空虛道。

    “師父,你沒欲念嗎?”

    “當然有,我修行尚淺。”空虛道。

    “我也有,而且不少,還有師父你真的不怕鬼嗎?”

    “哪來的鬼,我說了,是人心不凈。”空虛道。

    “又是這句話,等你見到的時候就不會這么說了。”無生道。

    兩個人沿著大路來到了城外,起初的時候,道路兩旁是開墾出來的稻田,漸漸的變成的荒草和茂林,天色漸漸暗了下來,路上一眼望去,除了他們兩個和尚,看不到一個行人,空蕩蕩的,讓人心慌。

    走了這半天的路,無生感覺很累,想找個地方坐下來休息一下,而且這天色已晚,在這荒郊野外的,前不著村后不著店,連個能遮風擋雨,暫住一晚的地方都沒有。

    “師父,你說的那個庭院在哪啊?”

    “快到了,就在前面,再堅持一會。”

    向前走了沒多遠,拐進了一個岔路,向里走了沒多久就看到幾株大樹,長得枝繁葉茂,后面依稀可見一個破敗的庭院。

    “真有,誰會在這么偏僻的地方建這樣一個庭院呢?”無生嘟囔著。

    走近之后,看到的是斷臂殘垣,荒草滿院,庭院里還有人,不止一個人。

    “什么人?”一聲呵斥。

    兩束火把,四個甲士,四把明晃晃的刀,擋在了他們前面。正是在白天遇到的那一隊兵士。

    “兩個和尚,你們來這里做什么?”

    “阿彌陀佛,幾位施主,天色已黑,我們趕了一天的路,也乏了,想找個地方借宿一宿。”

    “這里不行,去找別的地方。”其中一位甲士道。

    “這方圓十幾里的地界,就只有這么一個廢棄的庭院了,還請幾位施主通融一下吧。”空虛道。

    要不是天色已經晚了,他也不想和這些朝廷的兵士在一個地方過夜,誰知道會發生什么意外。

    “等著。”其中一個人轉身進了庭院,過了一會之后,他便出來。

    “進去吧。”

    “謝謝。”

    師徒二人走進庭院,看到了停在院外一角的囚車,里面的囚徒慘不忍睹,特別是那兩個孩童,天知道他們還能撐多久。

    哎,無生暗自嘆了一口氣。

    庭院里,幾個甲士圍坐在一起,生火做飯,為首一人,眉濃如墨,面色冷硬,見他二人進來,一雙眼睛直直的盯著他,就像打量兩個囚犯一般。

    “幾位施主。”

    “你們去那邊,不能靠近囚車。”為首一人道。

    “好。”空虛點點頭。

    然后他們師徒兩個人進了偏間之中。

    這處庭院不小,三進三出,想必以前也是個大戶人家的宅院,卻不知為何被廢棄了。

    房屋之中,塵土滿地,師徒二人稍稍收拾了一下。

    咕嚕咕嚕,無生的肚子又在叫喚了。

    “來。”空虛從包裹之中拿出中午留下來的饅頭,一人一個。

    啪啦,雨滴落下來,砸在屋頂的青瓦之上,發出清脆的響聲。

    外面下雨了,

    剛開始的時候,細細的,漸漸地就大了起來,一陣風刮過,冷風冷雨,透著冷意。

    無生望著外面,想著囚車之中的那兩個孩子。七八歲的年齡,怎受得了這般風吹雨打,本來就已經疲弱不堪,這一場風雨甚至可能要了他們的命。

    “師父。”

    “在想那兩個孩子?”空虛道。

    “是。”

    “走,去試試。”空虛起身道。

    師徒二人出了殘破的房屋,立即有風雨撲面而來,落在身上,激起一身的雞皮疙瘩。

    這風這雨好涼,

    撐開一把破傘,他們來到院外,只見那囚車之中的囚犯就那樣淋著風雨,無一點的遮擋,那兩個大人做不能坐,就站在那里任憑雨打風吹,不知能熬得幾時,那兩個孩子蜷縮在一起,瑟瑟發抖,太過可憐,他們走到囚車邊,卻被看守的兵士以刀鋒擋住。

    “干什么?”

    “施主,這大雨傾盆,風也大雨也冷,這幾位囚犯無一點遮擋,怕是熬不住的。”

    “和尚管的倒是挺寬,你可憐他們,是不是他們的同黨啊?”持刀的戰士厲聲呵斥道。

    “阿彌陀佛,貧僧乃是出家之人,慈悲為懷,如此這般風吹雨打,只怕他們是熬不到京城,若真是如此,只怕你們也不好交差。”空虛道。

    “和尚想怎樣啊?”

    “貧僧想將這雨傘給那兩個孩子,稍稍擋些風雨。”

    “去吧。”一個士兵擺擺手。

    “多謝施主。”

    無生來到囚車前,將雨傘遞到了囚車之中,那兩個孩子蜷縮在那里,根本不敢伸手,一道雷電閃過,瘦小的身軀上滿是傷痕。他嘆了口氣,默默地將雨傘打開,遮擋在他們頭上,想了想,又解下了身體外面破舊的僧衣,蓋在了他們瘦小的身體上。

    “如果真的有佛,愿他保佑你們。”無生輕聲道。

    空虛和尚脫下自己的僧衣,替那老人擋了擋。

    “多謝大師,只怕會連累你們。”老人的聲音有氣無力。

    “出家人四大皆空,何來的連累啊。”

    “你們兩個和尚心腸不錯啊!”

    一個聲音傳來,一個男子撐著一把雨傘,站在雨中,一雙有些發紅的眼鏡盯著他們師徒二人,正是這隊兵士的首領。

    “說,你們和顧南坡是時什么關系?”

    右手搭在刀把之上,踩著雨水,一步步的朝他們走了過來。
重庆时时到底有多假 最安全的十大理财平台 股票配资推荐 丨找杨方配资开户 股票融资融券操作案例 002349股票分析 点点涨配资 牛掌柜配资 000024股票行情 今日涨停股票推荐 财富牛配资 金元配资 股票分析软件哪个好 炒股的人一生穷 股票融资是什么意思对股票有什么影响 李嘉诚教育儿子理财 股票分析师需要考证吗 9月4日上证指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