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書盟 > 通天小路 > 第八章 劍來

第八章 劍來

    “我們是出家之人,和諸位施主萍水相逢。”空虛道。

    “是嗎,可我就看你們可疑了,我懷疑你們是他們的同黨,來人,給我拿下。”

    他手一揮的甲士聽到號令之后立即圍了過來。

    “周龍,你為了升官發財,真是不擇手段啊,連出家人都不放過!”當中囚車之上的那個男子道。

    “喲,還有力氣說話呢?!”名為周龍的男子轉頭笑道。

    “劉大人可是發話了,你們的同黨,抓一個賞銀五百兩,這可不是個小數目,能抵我數年的俸祿呢。”周龍道。

    “給我拿下,好好審問。”

    “是!”

    一眾甲士,刀出鞘,明晃晃的將兩個和尚圍在中間。

    “哎,好人果然沒好報,師父,我們的佛在哪里?”無生嘆了口氣道。

    不知為何,他現在并不覺得有多么的驚慌,只是有些失望,有些不甘。

    草木一秋,人生一世,不求有多么的風光無限,但也得精彩一些才好,他呢,兩世為人,都是這么的落魄不堪,沒有半點精彩可言。

    “天上地下,風里雨里,無處不在。”空虛和尚道。

    “扯淡!”無生苦笑道。

    一聲嘆息,落在了風雨里。

    咔嚓一道驚雷,劃破了黑夜。

    夜空之中,一道亮光,破空而來,切開了一個甲士的喉嚨,鮮血噴涌,隨風雨灑落,而后那道光又破開了一個甲士的胸膛,那人喊都未喊一聲,直挺挺的倒下,亮光過處,接著一人手臂齊肩斷掉,慘叫不止。亮光飛快,沒入雨夜之中。

    “什么人!?”周龍拔出腰刀,緊張的環顧四周。

    “你看,佛來了。”空虛輕聲道。

    無生吃驚的望著風雨之中,這一刻,他甚至感覺不到冷了。

    嗚,一陣風,卷著雨,淋著人。

    這一眾甲士,如臨大敵,根本顧不上空虛和無生這師徒二人,他們趁機躲到了一旁。

    “武鷹衛奉命押解要犯回京,不知道閣下是什么人,刺殺朝廷官員,這可是殺頭的大罪!”周龍道。

    “哼,你們這幫奸臣的鷹犬,死有余辜。”風雨之中飄來一個女子的聲音。

    “女人?”無生一愣。

    “顧思盈,你是顧南坡的女兒。”周龍道。

    話音剛落,雨中便有一人踏雨而來,她速度極快,起初出現在眾人眼前的時候還在幾十步之外,眨眼的功夫人就到了眼前,一道亮光破開了風雨。

    那是一柄劍,犀利的劍。

    劍光縱橫,鮮血飛濺,哀嚎一片。

    那一眾甲士無人是她一合之敵,不過頃刻的功夫,盡數倒下,為首的周龍,身中數劍,鮮血滿身,半跪在地。

    咔嚓一道雷鳴,一襲黑衣,一柄利劍。

    “你,你,你是修道之人!”周龍滿臉的驚恐。

    “將死之人沒必要知道那么多!”女子冷聲道,一劍封喉。

    沙沙,草叢之中傳來聲音。

    卻是漏掉了一人,上了馬,準備逃跑。

    那女子一甩手中寶劍,破空而去,直飛出去十幾丈,將那人斬落下馬,然后在飛了回來,落入女子手中,風雨之中,寶劍滴血未沾。

    “爹,大哥!”

    女子來到囚車前,幾劍便破開了囚車和枷鎖,將她的父親和大哥還有兩個侄兒放了出來。那老人出了囚車之后,未曾理會身上的傷痕,第一件事情就是忍者痛苦,帶著自己的兒女和孫子孫女來到空虛和無生身旁。

    “多謝兩位大師,給你添麻煩了。”

    “出家人,沒什么麻煩不麻煩的。”空虛雙掌核實道。

    顧思盈又仔細檢查了一遍,確定沒有活口之后,他們一家人進到了庭院之中,留下了滿地的尸體。

    生火之后,借著火光,無生看清楚了這一家人的面目,特別是剛才那風雨之中,劍氣縱橫的女子。

    一身黑衣,身段高挑苗條,青絲束起,熒光如玉,如新月清暈,如花樹堆雪,面容秀麗絕俗,是一個傾城的美人。

    “無生,怎么樣啊?”空虛在一旁問道。

    “好看,真好看,太好看了!”無生道,兩世為人,他還真沒見過這么清麗脫俗的美人。

    “為師是問你剛才有沒有受傷,你卻直勾勾的看著人家姑娘,下巴都要掉下來了!”空虛笑著道。

    “啊,沒有,我沒受傷。”無生道。

    “師父,我能還俗娶媳婦嗎?”

    “還沒當幾天和尚呢就想著還俗,看上那位顧姑娘了?”空虛笑著問道。

    “嗯,太美了。”無生道。

    “你們不過一面之緣。”

    “師父你沒聽過,愛情總是來得突然嗎,我這是一見鐘情。”無生道。

    “師父,你曾經有過一見鐘情的女子嗎?”他轉頭望著一旁的空虛和尚。

    空虛聞言微微有些出神,似乎想起了些什么,然后神色有些晦暗。

    “有過。”

    “啊,后來怎么樣了?”無生道。

    “我當了和尚,她嫁了別人。”空虛道。

    “那你就沒想過她?”

    “想過,只有痛苦和悔恨,不如不想,自古多情空余恨。”空虛和尚道。

    通過這幾天短暫的接觸,無生看得出來,自己的這位師父應該是個很有故事的人。

    “師父你真有學問,說話一套一套的。”無生道。

    “不要想了,做人不能只看外表,而且她是修道之人,你和她不可能的。”空虛道。

    “修道,修什么道?”

    “她剛才殺人用的不是一般的功夫,應該是傳說之中的御劍術,這等本事只能在方外之地學到,方外之地,是那些隱士的門派修行的地方,他們不問世俗之事,一心求道。”空虛道。

    “御劍術?就是那種千里之外御劍殺人的法術,那可是神仙手段,這世間真有這般的人物?!”無生聽后驚訝道。

    他剛才還十分的震驚,那來去縱橫的劍,明明脫手,卻飛出去幾十米之外,然后有折了回來,就像是長了眼睛一般,卻不想是傳說之中的神通。

    “是否能夠在千里之外殺人我不清楚,但是幾十丈之外取人性命我是親眼見過的。”空虛和尚道。

    “啊,師父,你知道的事情還真不少,我們蘭若寺算不算是方外之地啊?”

    “或許曾經是吧。”空虛道。

    庭院之中,另外的一處房間之中。

    “思盈,你不是在峨眉學藝嗎,怎么下山了?”顧南坡道。
重庆时时到底有多假 亿泰智投 今日上证指数是多少新浪 鸿运配资 牛操盘股票配资平台 私募基金配资是什么意思 贵州茅台股票分析 京东股票行情 仙牛网配资 闻喜配资 中承配资 私募基金配资模式 2011年股票推荐 影响股票涨跌的因素 114股票分析 股票配资平台是合法的么 股票分析师资格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