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書盟 > 通天小路 > 第十章 慈悲

第十章 慈悲

    無生小聲念誦《般若波羅蜜多心經》,念誦了十多遍之后,腦海之中那恐怖的畫面變淡了、模糊了,不再那么嚇人了,念誦了二十多遍之后,恐慌的情緒漸漸消除了,心緒平復了,及至念誦三十多遍之后,一片平靜,除了經文,再無它物。

    再次睜眼,天空湛藍,陽光燦爛,望了望外面,然后起身出了庭院,發現空虛和尚正在用一桿斷槍挖坑,再看地上的那些死人,眼睛都已經閉上,傷口的血跡也做了清理,看著滿頭是汗的空虛和尚,陽光照在他的身上,他周身似有一層淡淡的光華,在這一刻,他對這個憑空多出來的師父欽佩非常。

    這些死去的人昨天夜里還用刀槍對著他們,想要囚禁他們,如果沒有顧思盈的出現,等待他們可能是各種的酷刑,屈打成招,生不如死。今日,空虛和尚還為他們收殮尸體,埋葬他們,絕對的以德報怨,這種做法的確是讓人欽佩,換做無生,絕不會如此。

    “師父,您不恨他們嗎?”

    “恨?一群死人,有意義嗎?”空虛聽后笑著道,“那只會折磨自己。”

    “師父您真大度,我辦不到,換做其他人搞不好還會鞭尸泄憤。”無生道。

    換做是他,絕對做不到這一點,這是以德報怨了。

    空虛聽后只是笑了笑。

    “感覺好些了?”

    “好多了,您歇會,我來。”無生跳下土坑道。

    “也好,我也休息一下。”

    空虛就做坐在一旁。

    昨天下了一夜的雨,土地泥濘松軟,挖了一會功夫,無生便覺得手腳酸軟,氣喘吁吁,渾身是汗。

    “累了就歇會。”一旁空虛道。

    “師父,你不怕那些死人嗎?”無生道。

    “活著的時候尚且不怕,人都死了,有什么好怕的。”空虛道。

    “我是說他們死時候那表情,那眼睛。”

    “第一次見到死人的時候,我也像你一樣害怕,甚至還讓不如你,后來見的多了,也不覺得怕了。”空虛道。

    “您見過很多次?”

    “這世道,哪一天不死人啊!”空虛嘆了一聲。

    他們師徒二人足足用了一上午的時間方才挖出一個足夠埋下這些人的大坑,然后講這些死去的士兵抬入土坑之中。

    在看這些死去的士兵,也并不覺得怎么可怕了,只是抬起來覺得沉重異常。

    一個小小的土堆,下面埋葬著十幾個人。

    “阿彌陀佛。”空虛合掌。

    南無阿彌多婆夜哆他伽多夜

    哆地夜他阿彌唎都婆毗

    阿彌唎哆悉耽婆毗

    阿彌唎哆毗迦蘭帝

    ……

    空虛和尚念誦了一段經文。

    “愿你們早入輪回,再無痛苦。”

    “師父剛才念的什么經?”

    “往生咒。”空虛道。

    “超度亡靈的?”

    “是。”

    念完經文之后,無生覺得身上多了一些什么東西,說不清,道不明的。

    埋葬了這些死人之后,他們便繼續上路,天黑的時候趕到了寧家村,找了戶人家化點齋飯填了肚子,不能算飽,只能說是不餓。

    天色這么晚了,不能繼續趕路,得找一個地方過夜。

    “師父,不會還在那個破屋里過夜吧?”無生道。

    “你有更好的地方?”

    “沒有,我寧愿睡大街上。”無生道。

    “入夜之后,涼意頗重,睡在大街上,容易著涼,而且,你看剛剛下過雨,地上到處都是泥濘,如何休息啊?”空虛道。

    “你不要忽悠我了,我決定了,絕不去那間破屋子。”無生道。

    “那好,為師也陪你。”空虛和尚道。

    這兩個和尚在村子里轉了一圈,結果實在是沒找到能夠一處干燥的地方,因為剛剛下過雨,到處都是泥水,無奈之下,只得又來到了那處破屋前。站在外面,看著院子里的荒草,想著那天夜里發生的事情,無生是真的不想進去。

    明知道里面有鬼還要進去,這是一種什么行為?

    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往好了說,是勇敢,是大無畏,往壞了說,那就是作死。

    “無生。”

    “師父,我們去小紅家吧。”無生道。

    “她一個女施主,我們兩個和尚,你覺得合適嗎,被人知道會說閑話的。”空虛道。

    “我們心里又沒鬼,讓他們說去吧。”無生道。

    “心里沒鬼怕什么鬼,再說了,我們不怕閑言碎語,寧施主呢?”空虛道。

    “得,我說不過你,丑話說在前頭,一旦有鬼,我還立即喊你。”

    “好。”空虛道。

    兩個人進了破敗的房屋之中,找了相對干凈些的地方收拾了一下。

    透過屋頂的破洞可以看到外面的天空,云遮半月,夜色朦朧。

    村子里十分的安靜,偶爾有一兩聲犬吠。

    吭,吭,就在無生還在出神的時候,旁邊響起了鼾聲,轉頭一看,空虛和尚已經睡著了。

    這睡眠質量,也沒誰了!

    無生和尚躺在地上,地面很硬,衣衫單薄,能夠感覺到涼意,他一點的睡意都沒有。

    嗚,外面又起風了,嘎吱嘎吱,破門爛窗隨風晃動起來,發出酸澀的響聲。

    聽到這個聲音他猛地坐起來,抬頭望著外面,上次那個白衣鬼出現的時候也是這樣情況。

    不會又來吧?

    等了還一會功夫,那只鬼并沒有出現。

    “怎么沒來?”無生深吸了口氣,起身走到了窗前,望了望外面,月光之下,荒草隨風搖曳,外面靜悄悄的一片。

    沒有?

    就在他準備轉身的時候,背后一股刺骨的寒意,仿佛隆冬臘月室外,凍得人呼吸都困難。

    他的背后,不到一丈的地方,飄著一個“人”,雙腳離地一尺,耷拉著雙臂,白衣長發,遮著臉,只露出一只血紅的眼睛,慢慢的伸出如同雞爪一般干瘦的手指,靠近背對著它的和尚。

    觀自在菩薩,行深般若波羅蜜多時,照見五蘊皆空,度一切苦厄。

    無生并未回頭,念誦經文,身體微微顫抖。

    稍待片刻之后,身后的那股寒意漸漸消散。

    念誦了數十遍,心中的恐懼消散,并無他想,一心念經。

    也不知念誦了多少遍,停住,回頭,入眼的還是這間破屋,空虛和尚鼾聲陣陣,睡得香甜。
重庆时时到底有多假 股票行情分析600622 贝格富配资 股权登记日后股票涨跌 互联网理财平台的优势 惠盈财富配资 基金配资平台 2018上证指数走势图 我国高端制造业有哪些 中融国通股票配资公司 厦门股票配资 丁紫 大盈家配资 周口期货配资 什么股票配资 炒股亏了几十万抑郁了 股票配资平台专业配资就选恒瑞行配资 融丰配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