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書盟 > 通天小路 > 正文 第十一章 難道是因為我帥

正文 第十一章 難道是因為我帥

    呼,無生松了口氣,然后走到了空虛和尚的身旁,仔細的看了看。

    “奇怪,為什么不找你呢?你比我胖,肉應該比我香,汁多味美,而且你這睡夢之中,沒有戒備,更容易對付,難道是因為看著我長得更帥一些?”看著空虛那張胖乎乎的臉,無生似乎找到了合適的原因。

    他在原地呆了好一會,然后躺在地上,望著屋頂外的天空,不知不覺也進入了夢想。

    睡夢之中,他見一人,身披甲胄,兇神惡煞,手持一把刀,刀刃上還滴著血。

    “你想去哪里啊?”

    他怪笑著走了過來,脖頸之上一道血痕,還在不停地滴著血,細看之下,卻是在金華外那處廢棄的莊園之中被殺死的那隊兵士的首領。嘿嘿,他怪笑著,嘴角也有鮮血不停的滴落,拿著刀,慢慢的走進,慢慢的走進,然后手起刀落。

    啊!

    無生一下子從睡夢之中醒來,滿頭大汗。

    屋子里,已經亮了。

    屋子外,光明刺破了黑暗。

    清晨,如期而至。

    一旁,鼾聲依舊。

    呼,無生長舒了口氣,起身活動了一下身體,推開破門,來到了院落之中,看著滿院的雜草,想著昨天夜里發生的事情。

    “到底哪里來的鬼物?”

    什么東西突然落在他的肩膀上,把他嚇了一跳,轉頭一看,卻是空虛和尚。

    “師父,你不要這么悄無聲息的,怪嚇人的。”無生道。

    “我看你的臉色不是很好,昨天晚上沒有休息好?”

    “我昨天晚上遇到鬼了,上次碰到的那個。”無生道。

    “哪有鬼啊,有鬼為什么不找我,偏偏去找你呢?”空虛道。

    “這個我昨天夜里也想過,一來呢,我長得更英俊一些,二來師父你太胖了,太油膩,鬼怪之類或許不喜歡。”無生很認真回答道。

    空虛聽后搖搖頭沒說話。

    “師父,這村子里就沒有什么鬧鬼的傳說嗎?”

    通過這兩次和那只白衣鬼的接觸,他可以肯定,那只鬼絕對不是單純的因為寂寞,想和他聊聊天,談談人生那么簡單,十有**是想要要他的命,而且靠近之后讓人無法動彈的恐懼感,一接觸之后那種刺骨的冰冷,絕對可以輕而易舉的將一個人殺死。這里離著村子又這么近,十幾米之外就是一戶人家,片刻功夫就飄過去了,害人的條件非常的便利成熟,可真村子里居然沒出過事,實在是奇也怪哉。

    “據我所知,寧家村一只非常的安寧。”空虛道。

    安寧,那就是沒事了。

    無生聽后感到非常的疑惑,想了想,本著探索迷霧背后真相的目的,他在半人多高的雜草之中圍著小院轉了一圈,在一處倒塌了大半的院墻底部,他看到了一塊較大的石塊上面有暗紅色的字符,他并不認識,轉一圈之后,他發現這個小院院墻下一共有三處這樣的石頭,每塊石塊上都有暗紅色的字符,而且其中一塊已經開裂了,上面的字符也模糊不清。

    他將空虛和尚叫過來,一一看過。

    “這是?”空虛和尚俯下身子仔細看了看。

    “師父您認識?”

    “嗯,好像是佛門的法咒。”

    “佛門法咒,什么作用?”

    “這個我就不清楚了。”空虛和尚搖搖頭。

    “會不會是這里面有什么不干凈的東西,這些佛門的法咒就是用來鎮壓它的。”無生道,他想到了昨天夜里見到的那個白衣鬼物,也不知是男是女。

    “哪有什么不干凈的東西,或許是路過之人一時興起吧。”

    “一時興起,在墻角旮旯里寫佛門法咒?那是腦子有病!”無生道。

    “走吧,趁著天色尚早,早些走,早些時候回寺廟里。”空虛道。

    “師父我餓了。”無生道。

    昨天晚上又是驚嚇又是念經的,一宿都沒睡好,人覺得給外的困乏,肚子也覺得餓。

    “去化緣,順便買些糧食,寺里也沒食物了。”

    “還去小紅家?”

    “你是不是看上人家了?”空虛和尚盯著無生道。

    “你去別的地方,人家都不搭理你。”

    “不一樣,現在我們有銀子了。”空虛道。

    “嗯,也是,那我們順便買點肉吧?”

    “我們是出家人。”

    “我們下山之前你還跟我說可以吃狗肉火鍋的。”

    “為師想讓你留下,哄你開心的。”

    “師父,出家人不打誑語的。”

    “善意的謊言,佛祖會理解的。”

    ......

    半個時辰之后,他們師徒二人,一人背著一袋子米,一人背著一袋子面從一戶人家出來,他們到村子里用摸尸得來的錢財和村子里的人換了兩袋子糧食,師徒二人一人一袋,背著上路了,朝山山中走去。

    出了村子,還要路過那條河,那座橋,那條河還在靜靜地流淌著,陽光的照射下,波光粼粼,河水清澈,可以看到水草還有一兩條魚兒歡快的游來游去,上了木橋,無生又往橋下河里看了一眼,只有河水、水草還有岸邊不知名的紫色小花隨風搖曳,沒有喊聲,沒有竹排,沒有可愛的姑娘。

    那一日,真的聽錯了,看錯了?

    下了橋,進了山林,路窄了,也崎嶇了,七拐八繞,溝溝坎坎,越來越陡峭,越來越難行,過了一座崗又見一座峰,林木越來越茂盛。

    外面天空艷陽高照,這林間的小道確實陰涼的有些過,只有幾縷陽光能夠透過樹葉間的縫隙照射進來。

    因為兩個人都背著糧食,頗重,因此走一回便要停下來休息一會,走走停停的,到了山中寺廟外的時候已經是過了中午了。

    寺廟外的青石道上長滿了草,臨近廟門是兩排佛塔,落滿了塵土和鳥糞,破敗不堪,門前左右,四位護法金剛,面目猙獰,怒目而視,只是已然龜裂、殘破,彩繪幾乎全部脫落,想必他們也早已對這座寺院失望透頂,如果能走的話早就去了他處,找個香火旺盛的廟宇,也能受些供奉和參拜,哪像在這里,除了這幾個和尚,無個人影,只有鳥獸,而且這幾個和尚似乎也不怎么心誠,否則也不至于讓他們破敗成這個樣子。

    站在廟門外,看著”蘭若寺“這三個遒勁有力的大字,頗有些龍飛鳳舞的味道,可是無生是越看越覺得膈應。

    “師父,商量個事吧?”

    “怎么,又反悔了?”空虛道。
重庆时时到底有多假 盈牛配资 瑞骏配资 000600股票分析 全部股票价格查询 操盘联盟配资 历年上证指数图 股票指数期货是什么意思 申万宏源配资 点石成金配资 中金股票推荐 周口期货配资 股票分析方法分类 2019年上证指数最低点 新三板股票查询 今天的股票行情走势 奥佳华股票股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