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書盟 > 純陽武神 > 第一百二十八章 熱點,隨我上龍城!

第一百二十八章 熱點,隨我上龍城!

    (求訂閱!)

    簡直就像是被導彈轟炸過后的景象。

    現居于興泰城中的幾位刀主彼此相顧一眼,這就是刀圣層次的交鋒,難怪能夠與核武并稱為兩大核心要素,這種破壞力,比刀主強大了何止十倍。

    到了刀主層次,他們大都身份不凡,能夠接觸到很多常人無法看到的資料或視頻,其中就有一項測試,稱之為圣核試驗。

    圣核試驗,與名稱所表達的意思一樣,就是指關于刀圣及核武的試驗。

    圣核試驗分為兩項,第一項是破壞力,一位刀圣不動用壓箱底的招式,常規出手,所能夠爆發的鋒芒破壞力,以核武當量來計算,最低的,也約莫等同于十噸當量的核武爆炸,殺傷半徑更可達數里,當然,若論對于生物的殺傷力,還是核武更勝一籌,其光輻射與貫穿核輻射,就算是刀圣也遠遠不及。

    至于一位刀圣的破壞力上限,很可惜,哪怕幾人身為刀主,也很難見到這樣的絕密資料。

    而圣核試驗的第二項,則是核爆試驗。

    很直白且危險的試驗,一位刀圣身在核武爆炸的百米核心范圍內,接受一顆百噸當量的核武爆炸,能夠安然無恙,存活下來,就算完成了全部的圣核試驗。

    不過據幾位刀主所知,就算是全世界數十位刀圣,真正完成了所有的圣核試驗的,也不過半數。

    哪一位刀圣降臨?又是哪一位頂尖刀主破境?幾人震動的目光深處,又透出無限渴望,可惜不能窺見全貌,否則對于他們日后的刀道修行,將有著難以估量的好處。

    “錯失機緣!可嘆!可惜!”

    一位刀主嘆一口氣,也不多言,轉身就走。

    另外幾人也都沉默,有時候,獲取機緣也需要足夠的修為實力,他們修為不足,無法近前觀戰,所以錯過了這此生難覓的破境之象。

    鵬欣麗都小區。

    “蘇老師。”

    直到蘇乞年走進屋子,齊蕓菲與花圓方才緩過勁來,尤其是花圓,大口深吸氣,有些語無倫次道:“真是……太,簡直強到變態!”

    “蘇老師去觀戰了嗎?到底是什么人?難道是傳說中的刀圣嗎?”

    齊蕓菲也忍不住接連問道,她太好奇了,刀主的交鋒,在全國聯賽上并不少見,或許并非是刀主中的頂尖人物,但那城郊出手的跡象,哪怕是他們這些初入職業之境的年輕刀客,也能夠分辨出來,絕非是刀主層次的人物交鋒。

    “你想去龍城嗎?”蘇乞年卻答非所問。

    龍城!

    隨著這兩個字在耳邊響起,齊蕓菲忍不住咬住下唇,一下沉默下來,腦海中,一幅幅畫面不可抑止地浮現出來,睡袍下的拳頭漸漸握緊,那是她做夢都想回去的地方,當然,并不是為了那座冰冷的宅子,而是為了……

    “我……”

    她忍不住開口,卻又生生止住,沒有人比她更清楚,龍城里的那座宅子,對于整個大夏的世家門閥,到底意味著什么,蘇老師或許出身不凡,年輕輕輕就已經跨入了刀主之境,但若是碰觸到那座宅子……換句話說,整個大夏,能夠安然無恙的,怕都寥若晨星。

    “你只要回答我,想,還是不想。”

    蘇乞年搖搖頭,直視少女,刀道中正,更無畏,若是連一個念頭都不敢衍生,那么就妄談未來,更不用想能夠走出多遠。

    “想!”

    這一次,齊蕓菲沒有猶豫,她怎么會不想,日思夜想,只要一個人靜下來,諸多思緒就會不可抑止地涌上心頭,那是永遠的痛和傷,無數回憶在那里埋葬,眼下她想要的,不過是取回自己的東西,再回到這座曾經母親生活的小城,至此潛心刀道,那些高門大戶里發生的事,便不再與她有關。

    “一個月后,隨我入龍城。”

    蘇乞年點點頭,轉身走進房間,留下一臉錯愕的少女,還有旁邊若有所思的花圓。

    “圓圓,我……沒有聽錯嗎?”

    齊蕓菲很忐忑,此時心緒不寧,實在是過往的記憶太深刻了,哪怕埋葬了,也依然隱隱作痛。

    “菲菲,我們只能選擇相信蘇老師。”

    花圓輕輕攬住齊蕓菲的肩膀,對于好友的身世,她隱約知曉一些,但正因為是好友,所以有些時候反而不好過多過問,而對于蘇乞年,他們本來只是敬畏于修為,但今天白天之后,就更多了一種信任,這是任何力量與權勢都換不來的。

    翌日。

    整個興泰城沸沸揚揚,實在是昨夜那一戰太過驚世,淪為了所有人的談資,只要是提到幽藍巨刀,任誰都能夠洋洋灑灑,侃上個半個小時都不用喝水,而往日里少有人煙的城郊荒野,則成了各家媒體、電視臺的采訪與拍攝中心。

    市府大樓,作為市長的老者也忍不住揉了揉眉心,接二連三的變故,在這個五線小城里,實在是令人心驚肉跳,而省府的批示遲遲不來,這其中就有些耐人尋味,不用說,牽扯到了龍城那一家,沒有人愿意做惡人。

    老人感到深深的無奈,底層民眾看到他們人前人后的光鮮亮麗,卻不知道,他們獲得這些,所需要付出和承受的,也是常人難以想象之重,官府的傾軋與站隊,有時候足以改變一個人一生的命運。

    這一天,人們對于幽藍巨刀的關注,更勝過青刀賽決賽,下午三點不到,青刀賽決賽落幕,韓冰、花圓、齊蕓菲三人中,除了韓冰打入了前十,獲得了第九名外,花圓站在了第十九位,齊蕓菲則站在了第二十六位。

    沒落多年的興泰高等武校,三流學府,在青刀賽上取得了這么出眾的成績,甚至逼平了古爾,直追三姜,但沒有人將其歸功于武校高層的重視與決策,人們很清楚,這都是那位來歷神秘的年輕刀主之功。

    轉眼間,一個月過去。

    這一個月里,發生了不少事,首先是興泰城職業刀聯原副會長李常青,因涉嫌瀆職被罷免,但只是被免去了副會長之職,降為理事,并受到了一年的行政監視,也有人提出質疑,但一發布網絡,就被莫名刪帖,第二天更被單位領導找去談心,話里話外都沒有提及半個字,但話里話外都只有一個意思。

    干好本職工作,不要多事。

    至于省府那位齊會長,更是杳無音訊,沒有公布出任何調查信息。

    唯一火了的,就是興泰城郊的幽藍巨刀探秘,引發了大夏全國性的討論,各大媒體轉載報道,發布各自的評論,并邀請大夏職業刀聯的理事,各地刀道名宿進行剖析、講解,以吸引眼球,博得關注。

    這其中比較公認的,就是交手的兩位刀道強者,必有一人為刀圣。

    而大夏五位刀圣,都是豐碑式的人物,定海神針般的存在,位高更權重,即便有一些自持關系網的媒體通過各種渠道打探,也沒有得到任何有用的信息。

    至于直接采訪五位刀圣,除非有人通稟并請示,得到五位刀圣首肯,誰敢輕易冒犯,且五位刀圣常年坐關一地,精研刀道,除非是大夏一些重要慶典,及重要外事活動,通常是不接受訪談的。

    如此一來,到底是五位刀圣中的哪一位降臨興泰城城郊,或者大夏是否誕生了第六位刀圣,就成了這一個月最大的熱點。

    這一天,鵬欣麗都小區。

    看齊蕓菲背著一個足有她半人高的雙肩包,花圓張大了嘴巴,忍不住道:“你們要……徒步上龍城?”(求訂閱!回來了,前兩天領證告別單身,有個小儀式,年底再辦事,耽擱了幾天,大家見諒。)
重庆时时到底有多假